当神级大佬成了炮灰女配 连载中

当神级大佬成了炮灰女配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知铭 主角:段锦宁裴墨

【知乎】《当神级大佬成了炮灰女配》段锦宁裴墨完结版免费阅读

《当神级大佬成了炮灰女配》小说介绍

主角是段锦宁裴墨的书名叫《当神级大佬成了炮灰女配》,是作者知铭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总裁,夫人被人赶出家门三年了。”“她可知错了?”“没有,她已经收购了您的公司,并让我通知您,您被开除了!”;“二小姐,大小姐已经被您扔下悬崖三年了。”“找到她的尸骨了?”“没有,她活着回来了,并把您的四个大佬爹都干掉了。现在,她让我把您扔进狼窟。”“陛下,娘娘被您打入冷宫三年了。”“她可知错了?”......

《当神级大佬成了炮灰女配》小说试读

第1章

“真是没想到,她这么歹毒!”

“什么S城的天之娇女、冰清玉洁、高贵无双,我呸!这都是她自己托人刷出来的声誉吧?”

“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简直太恶心了!哼,这种恶毒的女人就该被关进监狱一辈子,别让她再出来祸害我们普通人了!”

嘈杂的声音像苍蝇一样灌进了锦宁的耳朵,她皱了皱眉,发现脖子也很不舒服。

头......还有点疼,眼前被红色的阴影遮蔽住了。

她瞬间就嗅出,那是鲜血的味道。

她瞬间睁开了眼睛,眸间划过冷厉的光芒。

只是被额前的碎发和鲜血遮盖住了,无人发现这锋芒。

眼前,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一双鹰眸锐利冰寒如冰刃。

他,正掐着她的脖子:“段锦宁,你该死!”

话落,他的大手也越攥越紧,窒息的感觉瞬间溢满了胸腔。

窒息的感觉和无数辱骂的污言秽语让锦宁迷茫的心情渐渐变得浮躁,浮躁最后转为了暴躁,她周身杀气浮动,一脚踹出......

裴墨没想到她会突然偷袭,更没想到她堂堂一个大家闺秀会偷袭男人的下半身,猝不及防的中了招,一张俊脸瞬间胀的通红,额上青筋直暴。

却,碍于颜面没有痛呼出声。

锦宁趁机挣脱了他的钳制,后退到了两面墙的夹角处,只把正面留给了敌人,同时飞快梳理起了脑海中的信息。

她本体死后,残魂被一个叫系统的东西收录了进去。系统说,只要她完成系统任务,就能兑换修复神魂的药物。

她当时的状态太过于虚弱,如果不答应的话,可能连一天都支撑不了就会烟消云散,便答应了下来。

而眼下,就是第一个任务的执行现场。

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段锦宁,是S城最受人尊敬的段教授的独女,美艳动人又富有才情,尤其是一首钢琴弹得极好,在国际上获得了不少知名的奖项。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天之娇女,居然被一个平凡的丫头抢走了未婚夫,她因此沦为了整个S城的笑柄。

甚至因为这个平凡丫头,原主顺遂的人生开始水逆,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境况急转直下,最后父母双亡,原主本人也被心爱的男人丢进了男人堆里。

眼下的境况,是那个平凡丫头白欢欢被人设计险些失身,原主只是恰巧经过,就被当成了谋害白欢欢的罪魁祸首,被她心爱的男人一巴掌甩飞,头撞到了墙上,险些一命呜呼。

她打量了一翻周围的环境,只见靠窗的床上,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子正脸色惨白地坐着。

她那张俏脸清纯无辜,两只眼睛湿漉漉的,宛如刚刚承受了天大的委屈。

裴墨已经平复了痛楚,正满眼含煞地朝锦宁逼近。

房间外围满了看戏的人,她最开始听到的唾弃她的声音,就是这些人说的。

她本就神魂虚弱,这具身体此时受了伤,她就更是无法发挥实力。

白欢欢看到房间外围了不少看戏的人,踉跄着走到了裴墨身边,一脸哀戚地开口道:“裴墨,算了吧,我也没有怎么样......”

要是裴墨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或者伤了人,肯定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而她越是表现的贴心懂事,裴墨就越是心疼和愤怒,他眸中杀意更甚:“欢欢这么善良,你怎么忍心伤害她!?”

“我没有。”锦宁的随手拿起身旁的茶杯当作防身工具,冷冷说道。

裴墨根本不信:“不是你还能有谁?欢欢这么善良,只有你会讨厌她!也只有你有理由害她!”

白欢欢也一脸委屈道:“段小姐,我和裴总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我的上司而已。你......你真的大可不必。”

锦宁压了压眉心:“我说了,我没有!”

这时,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扑了进来,冲到锦宁身边,夸张地控诉道:“段小姐,没想到你还是做了这样的事情!我那天看到你买药就觉得不对了,但因为一直相信你的为人,也就没有往太坏的方向想,没想到你......”

“果然!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裴墨更加愤怒,快步冲向了锦宁,如墨的深邃眸底是恨意与狠毒。

白欢欢身体一个趔趄,不可置信地望向锦宁:“段小姐,你果真......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

锦宁脑仁嗡嗡的,真心为原主感到不值。

感情上值不值的先不说,关键是这群人都是智障,而且是只针对原主降智的那种。别人说什么他们都信,原主说什么他们都觉得她是在撒谎!

她握紧了手中的茶杯,冷淡地开口:“没想到,堂堂的裴氏集团的总裁、可以操纵一切的裴墨,居然是智障。”

白欢欢大声反驳:“段小姐,我知道你对我不满,但你陷害了我是事实,你不道歉就算了,怎么还骂裴墨!?你太过分了!”

她像是说到了什么伤心的地方:“我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明明我只是应聘了一个秘书的职位而已啊!我在裴氏这种高素质人才密集的地方兢兢业业地工作,每天都顶着很大的压力,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出了错就会给裴墨丢人,给他惹来麻烦。而且,我从来没有伤害过段小姐,你为什么要害我?”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裴墨心疼极了,怒气更盛,房间里的气压也跟着变低了好几个档次:“段锦宁,你该死!”

锦宁冷笑一声:“裴墨你好歹也是堂堂的裴氏总裁,怎么一遇到跟这女人有关的事情就强行降智?你说我害她,你是看到我买药了还是看到我下药了?我连她今天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都不知道,如果早知道她也会来这个酒店,我一定躲得远远的,因为我看到她就想起你们俩的事情,我觉得恶心!”

白欢欢哭的更凶更可怜了。

“不许你侮辱欢欢!”裴墨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又要对锦宁动手。

锦宁握紧了手中的茶杯,却不打算现在就战斗。

这具身体太弱了,受伤之后就更是弱小的可怜,强行动手没有胜算。

她突然伸出了手,指着之前突然冲进来的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真正下药的人是她,关媚儿!你如果不信,尽管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