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非要追我 连载中

离婚后,前夫非要追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西凉女王 主角:温悦顾遇

主角名叫温悦顾遇的小说

《离婚后,前夫非要追我》小说介绍

男女主角是温悦顾遇的小说名称是《离婚后,前夫非要追我》,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温悦从来不知道,顾遇的人生里还有个前任。直到那一天,那个女孩儿喊他爸爸,她才知道,自己三年的婚姻,过成了一个笑话!...

《离婚后,前夫非要追我》小说试读

她勾起唇角,黑色的车子离开。

秦笙匆匆从他的**版超跑中下来,推开蛋糕店的门就愣住了。

黎明珠正在扇温悦的耳光,平素优雅高贵的顾夫人,保养得宜的脸上全无了往日的矜持贵气,怒气横生。

“伯母!”

秦笙赶紧喊了一声。

他是顾遇的朋友,和温悦也是极熟络的,只是这些年也着实没脸见她,要不是顾遇嘱咐,他真没脸来。

黎明珠扬起的胳膊明显一僵,脸上已是不悦,“秦少这是来和温悦叙旧的吗?”

秦笙俊脸上的神色僵硬了一下,这些年,顾夫人有多恨温悦,他是知道的。

“怎么也朋友一场,小店开张,我来送两个花篮。”

秦笙脸上笑容不变。

黎明珠哼了一声,回头对温悦凛声道:“别再招惹阿遇,不然下次我没这么容易饶了你!”

黎明珠带着一行人走了,秦笙看着温悦皱眉,过来便要扶她,“我送你去医院吧!”

温悦躲开了,她两面脸颊都肿着,鼻子和嘴角都在淌血,但却露出明显的厌恶情绪。

“谢谢秦少,不必了。”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顾遇和宋芝的事,就如宋芝说的,顾先生顾太太都知道,他的朋友们也都知道。

只有她,像个傻子。

“额,要不然我把医生叫过来,你看起来伤的不轻。”

秦笙是真心实意想要帮助温悦的,他说着就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温悦忽的回头,漂亮的眼睛里冰冰凉凉的,一片冷意,“秦少,众人皆知,只瞒着我一个傻子好玩吗?”

秦笙……

“额,咳咳。”

他很尴尬,毕竟当初,他也是一声声小悦悦喊着她,逗着她。

那么多朋友里,只有他和靳志先,顾遇,是个铁三角,靳志先英年早逝,剩下他和顾遇两个。

他是不婚主义,却见证了温悦和顾遇两人从恋爱到婚姻整个过程。

讲真,顾遇和宋芝的事他都知道,包括顾遇接顾珊珊回国治病,就住在顾氏医院。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已经分手了,顾遇还要吃回头草。

关键那棵草还不怎么好吃。

“温悦,过去的事情我确实有不对,但我叫你去看医生总不会有坏心对不对?”他在试图说服温月。

但是,他低估了温悦对顾遇所有相关一切的抵触,包括他的朋友,“谢了,我自己会去看!”

她不再理会秦笙,转身收拾地上被砸的七零八落的东西。

秦笙没法只得出去,也同时拨打顾遇的手机。

“你叫你的医生过去!”顾遇马上要飞法国,那边有一个半月前定下的手术,“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帮她把伤处理好!”

秦笙:“我试试看,不过她不一定接受我的安排。”

事实证明,温悦排斥和顾遇相关的一切,排斥的非常彻底。

她拒绝了他的医生,在小麻雀的陪伴下,去了附近的私人诊所。

蛋糕店暂时是没法营业了,黎明珠叫人砸坏了里面所有的东西,包括烤箱。

温悦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清理现场,把烤箱送修。

开业当天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吓走了准备买糕点的人,一连数天蛋糕店门前,门可罗雀。

所幸还有网上接的几个单子。

新店,没有任何信誉评分,顾客不是很相信她能把蛋糕做到图片那样,温悦便答应验货付款。

没错,温悦的蛋糕实体店主打的是传统蛋糕,诸如槽子糕,网店,却是极富艺术气息的西式古风蛋糕。

做工精致的糕点,配上精心刻画的古风人物,或小桥流水,高山叠嶂,满满的艺术气息,见之便沉醉其中。

温悦的母亲,生前是一位隐世的画家,她继承了她母亲的聪慧,和超高的领悟力,美术功底也是非常好的。

整整三个小时,她将那个蛋糕完工,按照订单留下的地址,来到东方明珠。

只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订蛋糕的人竟然是……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温小姐,不会把我当成什么洪水猛兽了吧?”

卡座里的曲文川微微往前探了探身形,一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睛透着玩味。

温悦嘴角抽了抽,“曲少说笑了,这蛋糕您看看满意的话,给个好评把款付了,谢谢。”

曲文川向着那蛋糕睐了一眼,醉卧牡丹花中的美艳女人,眉眼刻画的惟妙惟肖,冰肌玉骨,红裙如媚,“啧啧,不错。”

曲文川忍不住赞叹。

事实上他并不在意这是个什么款式的蛋糕,也不在意蛋糕的质量,他在意的只是眼前这个女人。

活了二十八年还没有哪个女人能让他如此感兴趣过。

刀捅前夫,揪着头发把挑衅的女人按在桌子上。

曲文川想起数天前在金顶王宫看到的那一幕,便勾了唇角。

他喜欢有性格的女人。

尤其这个女人,她还是顾遇的曾经。

“微信码!”

曲文川拿出手机。

温悦调出自己的收款码,手机屏向着曲文川,滴的一声,到账提示音响起。

温悦看着那一串数字怔了怔,蛋糕的标价五百八十块,他却给了她五万八。

见她一脸的诧异,曲文川便笑着开了口,“小爷对女人一向大方,不用找了。”

温悦蹙了眉,“曲少,我不是你的那些女人,把收款码给我,我还给你!”

曲文川是京城少爷圈里出了名的风流成性,喜怒无常。

她不认为自己招惹上这个男人是什么好事。

曲文川微的拧眉,他就站了起来,温悦眼前一暗,那人高大身形已经欺过来。

曲文川捏住了她的下颌,帅气的脸透着几分危险,“怎么,敬酒不吃吃罚酒?”

温悦笑了,“曲少,您大概不知道,顾遇当年是怎么进医院的吧?他背着我在外面有人,隔一个月就去美国,却骗我去美国只是出差。他说只爱我一个,没有别的女人,可事实上他跟人家连女儿都有了,我一刀捅进他的心脏,他差点死了。”

“曲少真的想要接近我这样的女人?”

曲文川嘴角有些抽搐,低头,就见一把水果刀正坻在他腹部,隔着衬衣薄薄的衣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