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爷,你家夫人又掉马了 连载中

四爷,你家夫人又掉马了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小小清 主角:苏轻宁秦寒墨

四爷,你家夫人又掉马了小说

《四爷,你家夫人又掉马了》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四爷,你家夫人又掉马了》是小小清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主角苏轻宁秦寒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性格古怪的四爷娶了一个乡下娇妻?残废配乡下小丫头,简直绝配啊!不料,被看不起的乡下丫头拍拍打脸!不仅唱歌跳舞样样精通,还是隐藏医术大佬,有名黑客等!四爷看着怀中的小娇妻,“看来,这波买卖不亏啊!”某女:“......”...

《四爷,你家夫人又掉马了》小说试读

第10章

苏轻宁表情很认真,看不出来像是故意一些宽慰谁,老太太的担忧之色缓解了一些,“宁宁,你说的都是真的?”

苏轻宁点了点头,“奶奶,你放心吧!我在秦家过的真的还好,虽然我和秦寒墨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这种东西向来都是可以培养的,夫妻两人相敬如宾就已经很不错了。”

虽然她和秦寒墨之间的确存在一场交易,不过这些事情就没有必要让老太太知道了。

老太太放下心来,“只要你过得开心就好了,我都一把老骨头了,好与不好也无所谓了,你爸爸并非我亲生,他怎么对我都好,可是我没有想到你是他的亲生女儿,他居然也能如此薄情。”

每每一想到这件事情,老太太就痛心疾首,同样都是自己带大的孩子,怎么就这样天差地别,一个成了白眼狼,而另一个却被她所连累。

苏轻宁知道老太太忧心这些事情,干脆转移了话题,趁着老太太调香的功夫,又想起了秦寒墨的病。

“奶奶,有没有什么香料能够安抚神经,静气养神?”

苏老太太看了过来,苏轻宁连忙解释,“是秦寒墨,外界传言他性格暴躁,可实则他是有狂躁症,病因所致并非是他本性。我想,除了药物压制之外,相了应该也会起到一定的作用。奶奶精通香料,应该会有个一知半解的。”

老太太放下心来,“你们两个人在一起才短短几天,你这样在意他,想来他应该对你是真的不错,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毕竟苏轻宁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什么样的脾气她心里最了解,就算是上学的时候,都是报喜不报忧,现在结了婚更是如此。

可是,苏轻宁对秦寒墨这样上心,想来夫妻两个人是将心比心的。

虽然婚前他们并没有见过,谈不上什么有感情,可是老一辈结婚,哪个不是这样?

这样想一想,老太太心里倒是也豁达了不少。

“有倒是有,不过有些香料是相冲的,这样,你把他的详细情况和奶奶说一说,奶奶好对症下药。”

苏老太太虽然并不太懂得医学,可是在用香这一方面,绝对算得上是大师级别的。

香料有的时候可以比药更能发挥优势。

“我也不太好说,不过那天晚上他脉象比较紊乱,应该不是时常会发生的,狂躁症本来就不是可以人为控制的,大概太过劳累,或者是受到某种**会被激发出来。”

老太太心里了然,“你去把我的珍珠琥珀柏子拿来,再拿一下薰衣草和白芷,还有苍术。”

苏轻宁一一照做,老太太洗了手,把这些苍术碾碎又用破壁机打成了粉末,撒在了薰衣草和白芷上,又把珍珠琥珀柏子也放进了香囊里。

“这个香囊,你让他带在身上,大概半个月左右香味就会淡掉,到时候你再换新的香料进去。禅香也能静气养神,不过要等他熟睡之后才能点上。”

苏轻宁收下了老太太做的香包,“知道了,谢谢奶奶。”

“你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可是懂事的孩子没糖吃,秦家也好,与你而言,说不准也是一个庇护,你不用时时刻刻的牵挂着我,你爸爸不敢把我怎么样。”

就算苏伟东再没有良心,他也不敢让她在后院里就这样饿死。

苏轻宁鼻子有些发酸,“奶奶,我一定会接你出去的。”

老太太摇了摇头,拿着扇子轻轻的扇了扇风,她身上各种香料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却不难闻,“好孩子,我不能连累你,我哪里都不去,你得了空常回来看看就好。”

秦家是什么样的地方?未必见得就比苏家干净,她一把老骨头了,也不愿意给苏轻宁带来任何麻烦。

眼看着就要到了晌午,周云不发话,老太太也不能单独留下苏轻宁吃饭,“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儿回去给寒墨做了饭送到公司里,女孩子,还是要懂得怎样去示弱。”

虽然她不愿意让苏轻宁受委屈,可是如何懂得生存之道才是大计。

“奶奶中午要吃什么?我帮你做好了饭再离开。”

老太太拒绝,“不用了,我腿脚还利索,想吃什么自己能做。更何况,前院里也不至于叫我在这里饿死。”

苏伟东纵使不是东西,可是在吃的这一方面,到底也没有苛待她,平常都是前院里做好了什么都会让人端过来。

苏轻宁执拗不过,只好妥协,“那奶奶你照顾好自己,以后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老太太应下,“去吧。”

出租车上,苏轻宁回头看了一眼苏家的方向,老太太没把她送出门,这个家,让她觉得陌生的很。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在发愣的苏轻宁,调整了方向盘,开口询问,“姑娘要去哪里?”

苏轻宁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老太太给她的香包,“秦氏。”

司机又确定的看了一眼苏轻宁,启动了发动机。

秦氏门口,苏轻宁犯了难。

“不好意思女士,请问您有提前预约吗?”

苏轻宁刚要进去,前台的小姐礼貌的喊住了她。

苏轻宁顿住脚步,摇了摇头,“我找秦寒墨。”

前台脸上是很标准的微笑,“见秦总必须要预约的。”

苏轻宁茫然,“家属也不可以吗?”

前台接待大脑短路了一刻,家属?秦家好像的确是有一位千金,“原来是秦小姐,您跟我来吧。”

秦家的人,当然要走总裁专用电梯的。

苏轻宁跟在她身后,更正她的称呼,“我姓苏。”

前台小姐变了脸色,不是秦家人,这......

“苏小姐?”

苏轻宁点头。

“那您是......”

“秦寒墨的太太。”

前台有一颗的震惊,不过又很快恢复,到底是见过形形**的人的,面对突**况也还算淡定。

“那苏小姐可以给秦总打电话确认一下。”

秦寒墨结婚的消息公司里几乎没人知道,这年头自称是秦家夫人的多了去了,可大多数也都是以未婚妻自居,到了苏轻宁这里,倒是直接成了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