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妃遮天:重生辣手王妃 连载中

嫡妃遮天:重生辣手王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桃花扇 主角:宁萱芷秦褚瑞王

(爆款)宁萱芷秦褚瑞王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嫡妃遮天:重生辣手王妃》小说介绍

熬夜必看小说《嫡妃遮天:重生辣手王妃》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是桃花扇的经典之作,小说内容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宁萱芷秦褚瑞王的小说讲述了:重生一世,她终于明白,除了自己谁也靠不住,既然如此,那就为自己争取锦绣芳华。嫡姐谋害,拔掉你的羽翼,看你拿什么与我争。嫡母阴毒,铲平你的靠山,让你落入万劫不复。父亲利用,撕掉你的伪装,斩你朝堂之路希望。且看,她裙幅华转,如何斗恶姐,斗毒母,斗狠父,左手指笔点江山,右手旖旎画红墙。那个男人你站住,先前可是你不要我的,现在,怎么像个麻糖一样,甩也甩不开……...

《嫡妃遮天:重生辣手王妃》小说试读

“放开我!救命!”

宁萱芷拼尽全身上下的力气挣扎着,然而身后的手臂却像一只巨大的蟒蛇一般缠上了她的腰身。

她的外衫被粗暴地扯开,露出了她欺霜赛雪的皮肤,耳旁所传来的粗喘的男人呼吸让她心里万分恶心。

“小娘子,我劝你还是乖乖从了吧!”男人的声音伴随着粗喘传到宁萱芷的耳畔,混着汗湿让她感觉到无比的恶心。

“你可是你娘亲口吩咐交给我的,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宁萱芷仍然在不停地挣扎着。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郁郁寡欢,上月选秀时,她意外被指给了瑞亲王,虽然只是侧妃,但一介庶女,反而成了亲王侧妃,这几乎是高攀了!

可是没等她高兴几天,就传来了瑞王拒不接受,反而向皇上请求退婚的消息!

她当时感觉天都塌了,赐婚旨意已下,当事人却百般不愿,甚至宁愿抗旨也不娶她,这对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子来说,该是多大的耻辱!

府中因为这件事顿时间流言纷纷,她一介庶女,从小又少了娘亲,本就不受府里人待见,而今退婚一事更是让她丢尽了脸,府里人无不以她为耻。

她看在眼里,听在耳中,心中更是难受无比,索性躲在芳芜阁中避不露面,每日里自怜自伤。

可她却没想到身在深宅大院之中,重重防护之下,自己毫无防备地熟睡之时……竟然会遇到这种事!

“我求求你,你就把我放了吧!我从小就没有娘亲,你一定是认错了人!你放心,只要你放了我,我一定不会把今日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的!”

宁萱芷的声音哽咽,可是更多的是颤抖。

她从来都没有如此无助过,甚至都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

她只是在拼命得摇头,无尽地挣扎。身上所有的力气都几乎用在了这里,然而,她如此瘦弱的身躯又怎能抵挡得住身后的壮汉?

宁萱芷只觉自己的指尖传来一阵刺痛,她的身体已经向后倾斜。

她死死地抓住自己身上的衣衫,男人粗糙的手臂已经在她的面前展现出来。

“撕拉”一声,她的衣衫已经被粗暴扯开!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宁萱芷已经快要完全绝望的时候,宁恒远暴怒的声音忽然传来。

身上的壮汉一愣,宁萱芷抓住机会猛然用力,立刻推开了眼前的陌生壮汉,她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脱口而出,“爹!”

她抓住自己的衣衫,朝着宁恒远奔去,“爹,女儿……”

“啪!”

话还未说完,她已经被宁恒远打了响亮的一巴掌。

宁萱芷错愕地看着宁恒远,左脸颊已经浮肿,可她却感受不到一丝的痛意,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沉重而压抑。

“爹……”

“闭嘴!我没你这样**的女儿!馨婉,如果不是你来告诉我,我还真的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

馨婉?这不是大夫人的闺名吗?

“老爷,我都说了,芷儿一定是一时糊涂,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从宁恒远的身后,缓缓走出来了一位美貌夫人,她语气温和,眼里却闪过一丝得意的阴狠。

林馨婉拉了拉身边的宁恒远,“你小声些吧,总归女儿家还要点名声,总不好太闹。”

“父亲!”宁萱芷感激地看了大夫人一眼,拼命点头,泪水涟涟地膝行至宁恒远身前,想要抱住他的大腿求恳,却被他狠狠一脚踢开!

“名声?她自己都不顾及名声了!”宁恒远勃然大怒,指着衣衫残破不整的宁萱芷,毫不心疼地道:“私通外男,不守妇道。这样的女儿,我要来何用!”

“来人!”他不但没有消弭声息,反而提高了嗓音。

“人呢?院子里的人呢?都是死的吗!”

一时间,黑灯瞎火的宅子里蓦然灯火通明。

原本充满希望的眼睛顿时间黯淡了下去,看着急急忙忙赶到房间,脸上几乎遮不住惊诧和鄙夷仆人们,宁萱芷清楚地知道,她完了。

宁恒远既沉痛又愤怒地深吸了一口气,“你大娘和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还真是一点不相信,可是,我竟然在你的房中发现了外男信物!你简直不知廉耻!怪不得瑞王爷会抗旨退婚!”

宁萱芷瞪大了眼睛看着宁恒远,仿佛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看着她的眼光厌恶鄙夷的男子,是她那个不久前还对她温言以对,笑着让她笼络住瑞王的心,给她无数银钱和珍宝首饰的“好爹爹”。

不过信物?什么信物?

她何曾私赠过外男信物!

“我没有!”宁萱芷摇头崩溃道,“我没有给过别人信物!是那个人、是那个人强行闯进来的!”

“那你看这是什么!”宁恒远劈头甩给了宁萱芷一样物事,恰好砸在了她的脸上。“这荷包难道不是你的?”

“若不是你私相授受,里应外合。堂堂尚书府,会让女儿家私物外泄,会让不明身份的外男深夜闯入?事到如今,你还矢口否认,非但不知廉耻,竟连为人行事的品格也不顾了!”

宁萱芷拾起那件东西,是一件暗红色的湘绣荷包。

这确实是她的绣艺,只是……这不是她绣了送给大姐姐的么!大夫人也知晓的呀!

“大夫人!这是我绣了送给雅娴姐姐的呀!您当时不是也在场么,还夸我绣艺又精进了呢,不是么?”

宁萱芷顿时如找到救星般,死死抓住了林馨婉的衣袖,苦苦哀求。

女子失贞是大事!她怎么可以让自己蒙受不白冤屈?

大夫人对她一直都是那么温柔,她一定会帮自己的解释的!

然而——

林馨婉迅速抽开了自己的衣袖,对着宁萱芷冷笑道,“芷儿,你怎么能让我来替你说谎呢?我一向都视你为己出,可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感到非常心痛。”

宁萱芷的手指蓦然僵住,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大夫人。

怎么会……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她所说的明明都是事实!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相信她呢!

她眼前一片模糊的看着大夫人,分明是一样的眉眼,可是给她所带来的感受却是如此不同。比起宁恒远的那一巴掌,大夫人的这一段话,更让她沉痛!

“老爷,你打算怎么处置她?”大夫人看也没看宁萱芷,走到了宁恒远的身边。

“家法处置!”宁恒远几乎没有犹豫。

宁萱芷的眼神彻底空洞了。

家法规定,家中女子,无论婢女闺秀,若私通外男,皆需杖刑一百板。

一百板,连身壮骨健的粗使婢女们都熬不住,遑论她堂堂的闺阁小姐!

父亲这是要把她往死路上逼啊!

“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宁恒远说完,便大步离开了。

“是。”大夫人柔顺应承,走到了宁萱芷的面前,“这样的丑事应该立即处置。既然老爷说,要用家法,那么就在这里好了。”

话音刚落,几个家丁就已经到了宁萱芷的身边。

宁萱芷仍然眼神空洞,看不清楚任何表情。

“宁萱芷,你也别怪大娘所做的这一切,谁让你生得如此碍眼。而且……只要有你在,我的娴儿要嫁给瑞王,就没办法名正言顺了。”林馨婉俯下身子,凑近宁萱芷身边,小声阴冷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宁萱芷赫然回神,惊恐地看向了大夫人。

“意思就是……我的娴儿,你的嫡姐,才是真真正正配得上瑞王的人!”

“怪就怪你这张脸碍事,一介庶女,居然被选为瑞王的侧妃?真是笑话!我的娴儿才是真正能配得上他的人!”

“可是你还活着一天,娴儿就不能嫁给瑞王,哪有嫡姐在庶妹还活着的情况下,眼巴巴地嫁给刚退过庶妹婚事的男人?”

“所以,也只有请你早点上路了!”

林馨婉说完,直起身来背过了身子,再也不愿多看宁萱芷一眼,“家法伺候,千万不要手软,这样的人,若是死在尚书府,恐怕也是晦气得很。”

“是!”

宁萱芷双手握拳,看着林馨婉的背影,绝望如同一只大手紧紧缠住了她的喉咙。

她知道了!她知道了!

“大夫人!是你做的对不对!都是你安排好的对不对!爹不会容忍你这样对我的!爹他要是知道了我是无辜的,一定会保护我的!他答应了我娘,会保我一世平安的!”

“哈哈,你娘?哦对了,你若不说,我还忘记提醒你了。”

“你娘她根本就不是病死,而是我在她的食物中放了慢性毒药。哈哈,那个跟你一样身份卑贱的女人,还想要跟我抢男人?”

“若不是为了在你爹面前维持我贤妻良母的形象,我早就弄死你了!”

“宁萱芷,我留你这么多年,你也该知足了!”

林馨婉说完便给下人们使了一个眼神,下人们顿时间扬起棍子狠狠地朝着宁萱芷打了下去。

“轰!”宁萱芷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原来娘亲不是病死的……原来她是被人害死的!

“林馨婉,我不会放过你的!”

身上已经皮开肉绽,可是宁萱芷却一点儿都没有感到疼痛,她的心已经被撕裂成碎片,所有的疼痛跟心裂比起来已经微不足道了。

“是吗?只怕你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说完,一个粗壮大汉扬起手中的板子,朝着宁萱芷狠狠打了下去。

不能死,一定不能死……宁萱芷的最后一滴眼泪流了下来。

她要报仇,为自己,更为娘亲!

她们所带给她的,她有朝一日,定要数倍奉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