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泽曹操小说阅读

穿越重生 2021-10-14 04:39:02 主角:韩泽曹操 作者:扶摇九万里
三国:咸鱼赘婿,被曹操偷听心声 连载中

三国:咸鱼赘婿,被曹操偷听心声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扶摇九万里 主角:韩泽曹操

韩泽曹操小说阅读

《三国:咸鱼赘婿,被曹操偷听心声》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韩泽曹操的小说是《三国:咸鱼赘婿,被曹操偷听心声》,是作者扶摇九万里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韩泽来到了东汉末年,成为了曹老板的赘婿,入赘三国第一豪门。咸鱼系统觉醒,只要苟住低调,就会永生不朽。于是乎,韩泽将自己伪装的很好,开开心心的当一个赘婿。然而,万万没有让韩泽想到的是,曹操竟然可以听见他的心声!“主公不愧是天下雄主,剑指宛城!”【完了,典韦完了,曹昂完了,曹安民完了】“主公奇思妙想,铁索连舟,比不过比不过,真厉害。”【完了,人家一把火几十万全烧没了。】曹操:“......”曹操:“有话不能直接说吗?”久而久之,郭誉在多年平淡的生活后,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曹魏第一功臣!...

《三国:咸鱼赘婿,被曹操偷听心声》小说试读

第4章

曹操也不解释:“哈哈哈,公达且看几日再说。”

原来这便是慷他人之慨吗,爽!

曹操看似疑问,实际已经自问自答,且对答案十分笃定。

荀攸十分不解,平日主公从未如此笃定一场战役。似乎昨晚主公便有些不同。

荀攸虽然跟在曹操身边不久,但他最近一直在观察,自昨晚开始主公便对某些猜测十分笃定,难道因为他。

荀攸不自觉的看向韩泽,见他仍旧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摇摇头,荀攸不觉得如曹操这样的雄主,能被这么个迷糊的人影响。

难道主公得到了什么秘密情报?可这种级别的情报,自己这个军师肯定会知道,主公怎会在这事上隐瞒。

他怎么都想不到,曹操的所有改变,都源于多了一项“技能”。

想不到便不想,荀攸不再纠结这件事,或许主公的到的情报不太准确。

就在曹操大军向宛城进发时,宛城中人已经侦查到了这边的动向,正一筹莫展。

“消息可有回执?”一名身着军甲的将军从府外走进,向书案前一名葛衣文士询问。

那文士见将军回府,放下手中书卷起身回道:“回将军还没有,想来刘表此人当不敢与曹孟德为敌,我军恐孤立无援。”

张绣放下脱下甲胄,一身素衣坐于书案另一侧。

“先生之前曾说,我军依为刘表屏障,若东方有敌犯境,他刘表定会出兵救援。此乃唇亡齿寒之理。”

“为何如今我们受到曹军威胁,他却不为所动,难道不怕曹孟德攻破屏障一路北去,将他的荆州也收入囊中。”

贾诩落寂的摇摇头:“如今形式已不如当初,此时吕布占据徐州,刘备被驱逐小沛。”

“许都东侧可以说,已经毫无阻碍,如果吕布执意侵扰简直可长驱许都。此时曹孟德哪还敢继续往前,收取刘表的荆州。”

“唉......”张绣长长的叹了口气。

“难道我们没办法逼迫刘表出兵吗?”

贾诩摇摇头:“荆州兵精粮广,若我们将曹操引向那边,刘表只会坚守不出,待我军粮草耗光自然败走,而那时曹操应已掌握宛城,我等只能西向洛阳。”

张绣在桌案上重重的锤了一下,后悔的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时先生为何不拦下我。”

贾诩心中更苦,谁知道你这么冲动,要入许都劫皇上!你都要跑去曹操家里抢人家镇家宝了,人家还不跟你急。

贾诩当然不会和张绣抬杠,默默认下自己的锅,不再说话。

张绣顿了一下,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心中失落。转移话题问起粮食。

“先生可知我们还有多少存粮?”

贾诩翻了翻书简,默默计算了一下说道:“大概还能支撑两百日有余。”

张绣头上隐隐有青筋暴起,盯着贾诩再次确认。

“城中仅余两百日之粮?”

贾诩硬着头皮点头:“前日您叔父攻击南阳兵败,导致部分粮草失落。余部收拢后未能寻回,这才导致粮草紧张。若没有此次争端当可制成到秋收。”

唉,张绣再次叹气,他也不知道今天怎么这么多气可叹。

“城中粮商百姓自有余粮,可若强征定会失落人心民望,不到万一不可用。”

张绣当然也知道此理,心中更加失落。

“将军,我倒有一方,或可保全基业。”

张绣眼前忽然闪出希望的光,目光灼灼的贾诩。

贾诩此人能谋闪断,多次施计救他与危难,他对贾诩的信任无以复加。

在张绣的期盼中,贾诩犹豫了一下说道:“献城投降。”

“什么!”张绣大惊。

他甚至怀疑贾诩已经被曹操买通,只是此时尚需依仗他,才没有把这句话问出来。

但他惊异的神情却已经清晰的传达了自己的意思。

“将军别慌,听我细细道来。”

“曹操以何缘由来攻我宛城?”

“自然是因犯阙夺驾之事。”张绣有些不解的回答。

“没错,吾等这件事错了,陛下天威岂可轻犯,那么我们便向天子认错,并表示降服。”

“如此便是与曹操同殿称臣,曹操若是有心便会将主公授于麾下,介时即便不让你继续守护宛城,也必定安置一城。”

“天下大乱将至,我等先寻一庇护,再缓缓图之。”

张绣闻言心中不断翻腾,细细思量贾诩之言。似乎除了名声外,自己并无什么损失,而且并不是没有再次崛起的希望。

但终归是寄人篱下,听人号令,总归不如自己做主萧遥。

见张绣仔细思量,贾诩又加了一把火。

“主公,我们城中可战之兵只有四万,曹军......十五万。”

张绣自然知道曹军号称十五万,虽然未必真的有十五万,但至少十万是有的。

数倍于几的兵力,再加上曹军中的谋臣勇将,张绣的面色渐渐变白。

“主公若尚有不甘,可令斥堠详探。”

张绣点点头,:“且再探探,怎么也要见到曹操才好递交降书,总不能望风而降吧。”

定下计策,张绣将宛城中的所有斥堠都派出侦查曹军动向。

几天后,先锋夏侯惇的三万兵马已经行至淯水,下寨后隐隐威胁几里外的宛城。

千余宛城斥堠全部发出,往淯水而来,可还没等他们靠近,就遭遇了虎豹骑的先锋斥堠。

在这只天下少有的特种作战部队前,宛城的一千斥堠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只溅出了些许水花便被完全吞没,仅几个精英逃回宛城报信。

淯水前的那片树林,如同一只张开巨口的饕餮巨兽,吞噬者进入的一切。

那几名将消息带回宛城,张绣便升起吊桥紧闭城门,再没有一人从中离开。

看着斥堠的折损文书,张绣不断念叨:“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这场小规模的交锋,抽空了他最后一丝希望,让他真正认识到了曹操的强大。

“降了吧,准备文书。介时劳烦先生往曹军一行,递上文书。”

张绣失魂落魄的说了这句,便离开文署,留下贾诩一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