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簿 连载中

灵异事件簿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刚刚好 主角:风小成黄衍

《灵异事件簿》  第一十五章 准备启程 免费试读

《灵异事件簿》小说介绍

《灵异事件簿》是近期点击量颇高的小说,作者是著名作家“刚刚好”,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风小成黄衍,小说讲述:风小成,满月之日,狐妖化身大闯入宴席。独眼老道看透世仇,救下风小成,带回山中修炼学艺,待下山之时了结前世宿仇。十年未经世事,风小成无意中救人渡劫,触动了道门中人的利益,同时也被修炼邪术,逆天改命的李氏父子视为眼中钉,多次交手后,彻底与李氏父子结下仇恨。加之狐妖一脉并未就此灭亡,暗中勾结李氏对风小成进行围剿。同时,风小成在多次九死一生后,发现了自己师傅,黄衍的门派之事以及身份背景,都与李氏父子还有邪门一派,包括狐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风小成本想一味躲避李氏和狐妖等人的追击。但发现秘密后,心态大变,誓要将狐妖一脉产除干净,并要消灭邪门之术的李氏父子等人.........

《灵异事件簿》小说试读

第一十五章准备启程

我右手手感觉像是握着一个刚煮熟的鸡蛋一样,而且这个鸡蛋还在不断地向外挣扎着想要重开我的手掌。

此时我手中这鸡蛋一样大小,散发着幽幽寒光的光团就是刘山金的命魂。

我缓缓将手张开,这命魂在我的手掌中颤抖着。

还不错,这家伙的命还真挺好,看命魂的状态,这货虽然生的五短身材,但是命魂上来看,应该是一个长寿的命。

哎,这也就是遇到我了,真是命里该着如此啊。

命魂此时已经彻底的从体内抽离出来,而刘山金嘴中画着小人儿的黄纸,其上也有一个“命魂”。

只不过这个“命魂”是假的,是我用道法将自己的童子之血画于上面。

因为有着比较强的阳气,所以在身体被抽离命魂的一瞬间,我将黄纸塞入口中,让身体误以为命魂还在体内。

命魂只要在,七魄则无碍,七魄无碍,周身生理功能则正常运行,所以,刘山金继续打着鼾声。

但是,命魂不能离开本体时间太长,时间长了,命魂归体后,命魂会有所损伤,记忆和意识也会受到损伤。

我右手握着刘山金的命魂,快步来到后方的水晶镜子面前。

此时上午十点多,太阳光越来越足,这面镜子吸收的阳气也越来越多,而我要做得就是将这面镜子弄碎。

我将脚抬起,稍微活动了一下,伸腿量了一下距离,丹田蓄力,猛地一个摆腿,一脚揣在了水晶镜子面上。

“卡”。

我去,竟然之时裂了一个口子。

而我的脚却被这水晶镜子震的有些发麻。

真是舍得用料啊,我用了八成的力道,竟然之时裂开一道口子。

虽然我心里有所准备,这能在外面摆放的水晶镜子肯定要结实一些,可是我这十年的外加工工夫也不是白给的。

看来,要使十成的力道了。

我深吸一口气,气运丹田,这一次,我将右手稍微的向后移了移。

“给我......破”,我猛地一发力,右脚划过一道弧线,正中刚才裂纹的那个地方。

“哗啦......”,水晶镜子好似倒塌的砖块一样,噼里啪啦的碎成了一地残骸。

声音惊动了王夜临,一股煞气瞬间传来。

我一回头,王夜临正警觉的看着我......

“没事”,我对着王夜临喊道。

王夜临见我之时踹碎了一面镜子,看了我一眼,缓缓的将头转回去,煞气也跟着消散。

我看着和王夜临,心里对这个血尸更加的感兴趣了,这可是师傅没有告诉过我的。

等这个事情处理完了,得好好的和这血尸聊聊。

干正事,我手握刘山金的命魂,原地站在镜子残骸内。

此时风水阵内聚阳的地方已经被我破坏掉,而我手中刘山金的命魂却是阳气实足。

我将手臂高举,然后缓缓将手掌摊开,漏出命魂。

这一瞬间,命魂内的阳气源源不断的被抽离出去。

好,使劲的向外泄吧,按照这个速度,估计永不了几分钟,命魂内的阳气就悉数被吸干净了。

一分钟......两分钟......

时间来到了地三分钟,命魂的本来幽幽的泛着的光泽已然失去,此时的命魂好似一个缺钙的鸡蛋一样,软踏踏的摊在我的手掌中。

时机已到,我迅速将手掌握起,转身来到刘山金的面前,此时这家伙鼾声如雷,看样子睡的很是舒服。

我左手食指和拇指伸进刘金山的嘴中,一下捏住那张画着小人的黄纸,右手迅速拍向刘山金的挠门。

拍在挠门的同时,左手猛地从其嘴里一拽,将黄纸一把拽出。

紧接着,我将刘山金挠门的那张定魂符摘下,塞入怀中。

嘿嘿,一切顺利,根本就没有师傅说道的那么吓人。

做完这一切,我拍拍手,转头看了看三丈开外的王夜临,背对着我,不断地环视着眼前。

而整条路北封了半个多小时,远处已经有很多的车堵在那里,就连行人都已经集了不下数百人之多。

“孙大宝…省下的交给你了啊”,我喊了一声坐在车里偷偷观察的孙大宝。

孙大宝应该是看到我在喊他,立刻开门下车。

“大师,这就完事了?”,孙大宝好似意犹未尽的看着我问道。

“你没看够,那你去坐那里,我来给你弄一遍好了”,说这话,我抬手准备去按孙大宝的脑袋。

“啊啊不不,看够了,看够了,省下的交给我,交给我,您回酒店休息”,孙大宝连连摆手。

按照我的交代,被打碎的镜子可以重新在竖一块,但是不要弄得太高太大,有之前的三分之一足以。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正算着回家的时间,昨天下午到现在,过去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

估计我爸妈在家等的已经迫不及待了,所以,接下来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止我回家。

“大西,大西......类真是觉对滴大西啊”,人未到,声音已经到了。

刘山金穿着笔挺的西装进屋就要下跪,我一把将其扶起,毕竟我才十七岁,这家伙没有五十估计也差不多了。

“孙大宝,还是你给我翻译吧”,我看着刘金山身后的孙大宝说道。

因为觉得听刘山金说话实在是一种折磨。

“这个......这个是给您的报酬,听说您准备回家看望父母,这是老刘为了报答您,给您的父母买一些礼物......”,孙大宝说这话,将一个支票本递给了我。

我望着崭新的没有写上数字的支票本有些发懵,这家伙是不是忘了写数字就给我了?

估计是孙大宝看出了我的疑虑,赶忙上前笑呵呵的说道:“大师啊,是这样,这个支票本子,您随便写,想花钱了,就自己写数儿”,孙大宝说完,看了看一边的刘山金。

而刘山金正瞪着眼睛看着我灿烂的边笑边点头。

啊,原来是这样啊,这老小子这回可是大出血了啊,这么豪爽。

“这样......好么?”,我缓缓的结果孙大宝塞过来的支票本子假惺惺的说道。

“没系啊,没系啊,好好”,刘金山一个劲的点头。

那就只能恭敬不如聪明了。

接下来,我回家的进程就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