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簿 连载中

灵异事件簿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刚刚好 主角:风小成黄衍

《灵异事件簿》  第一章 宴席上的狐狸 免费试读

《灵异事件簿》小说介绍

《灵异事件簿》小说是刚刚好的倾情力作,主人公是风小成黄衍,《灵异事件簿》这本小说讲述了:风小成,满月之日,狐妖化身大闯入宴席。独眼老道看透世仇,救下风小成,带回山中修炼学艺,待下山之时了结前世宿仇。十年未经世事,风小成无意中救人渡劫,触动了道门中人的利益,同时也被修炼邪术,逆天改命的李氏父子视为眼中钉,多次交手后,彻底与李氏父子结下仇恨。加之狐妖一脉并未就此灭亡,暗中勾结李氏对风小成进行围剿。同时,风小成在多次九死一生后,发现了自己师傅,黄衍的门派之事以及身份背景,都与李氏父子还有邪门一派,包括狐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风小成本想一味躲避李氏和狐妖等人的追击。但发现秘密后,心态大变,誓要将狐妖一脉产除干净,并要消灭邪门之术的李氏父子等人.........

《灵异事件簿》小说试读

第一章宴席上的狐狸

中原北方,一个偏远的小乡村,我一家世代生活在这里。

我的出生也和村子里其他孩子一样,满月的时候我爹依照村里规矩,请的厨子和亲朋好友,在自己家院子里宴请大家。

可是,宴席刚开始没多久,一只狐狸从院子外面飞奔而来,速度之快一头飞撞在了父亲和村长的酒桌之上,然后蹬了蹬腿儿,一命呜呼。

再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哎呀,这是......这是狐狸寻仇来了,不是好兆头,不是好兆头......”,和父亲同桌的一个独眼老头捋着胡子摇头说道。

说话这位,是村里的会计,姓黄,叫黄衍,据说是能掐会算,但是后山村是精神文明建设试点村,所以村里谁也不敢找他“看事”。

今天这情景,所有人的目光都从那莫名其妙的狐狸尸体转移到了黄衍的身上。

“不得了,你家孩子…恐怕将来要…要带来…”。

“你特娘的别在这瞎放屁,咱村是精神文明村,你给我滚”,村长嚯的站起身,红着眼睛摇晃着身体呵斥道。

同时,村长一把拎起狐狸......

“哈哈,这特娘的是被谁给了一枪子儿,看…枪眼儿在这呢,去,哪特么那么多封建迷信,去,厨子,给我们这桌加个菜......”,村长的话基本上就是圣旨,随后全院的人一阵欢呼。

黄衍摇摇头默默站起身,谁也没有注意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恐和无奈,摇着头走了。

后来没几天,黄衍就“告老还乡”,提前退休回南方老家了,而这件事也慢慢被人遗忘,至于那狐狸,真的被村长给做成了“菜”。

随后的日子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又那么的井井有条,父亲每天起早贪黑的忙活着家里的田地,母亲在家洗衣服做饭照顾着爷俩的饮食起居。

但,我上学第一天,出事了......

我竟然跟着同班的一个小女孩进了女厕所,然后高年级的女生薅着耳朵给直接拽回了班级,被老师这顿给拧…因为是女老师…

晚上放学班主任直接全程VIP的待遇带我回到村里。

“请问是风小成家么?”老师推开院子的门对着院里的房子喊道......

可想而知,老师把今天我去女厕所的事一五一十同时又把事情的可预见严重性都告诉了母亲。

送走了老师,没一会爸爸也从地里干活回来了。

再然后就是父亲暴躁如雷的大吼:“这小瘪犊子,这么小就胆子这么大?不给他揍瘸了长大还了得?”

对于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民,这种原则底线的“流氓”行径,简直无法接受。

“兔崽子,你给我滚过来”父亲暴躁的吼到同时起身寻摸揍我的东西同时将屋门反锁上。

“妈问你,今天怎么回事?老师说的到底咋回事?”母亲喘着粗气说到,显然是拦着成子爸着实费点劲。

我拖拉着书包走到门口停下了,看了眼父亲,又看了眼妈妈说道:“他不让我说”

“**这个小兔崽子,我......我打断你腿”,父亲显然以为我去女厕所还有同伙,瞬间脑袋要爆炸,这对于老实巴交一辈子农民来说这要传出去儿子爬女厕所简直是奇耻大辱!

“那个老头不让我说”,我从未见过父亲如此生气,赶忙抬头说道。

“老头?”,父亲和母亲瞪大了眼珠对视着。

几秒钟过后,父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似有颤抖的问道:“小成,到底怎么回事?”。

我接下来认真的陈述起来......

班里一个穿橙色裙子的女孩,从一进教室我就看到她肩膀上蹲着一个小人儿,这小人儿好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本就一脸的褶子又长了满脸的胡子,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

在问了周围几个小伙伴后,我确定只有我能看到,似乎这个小老头也知道只有我能看到,还一个劲的冲我比划。

我看明白他的意思了,让我跟他走,同时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玩具,好似他自己的一个迷你版人偶。

这人偶被掏出来还一个劲的手舞足蹈,这一下勾起了我的兴趣。

就这么的我一路看着他摆弄手中的人偶,跟着进了女厕所,

我被高年级女生薅出来的时候,那女孩肩膀上的小老头还冲我坏笑......

“完了完了......他娘,你还记得他满月摆席的时候......”父亲看着母亲满眼不安的问道。

“啊!那只狐…黄会计......”,母亲想起了什么,但欲言又止。

父亲看着母亲轻轻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轰”,本就安静的房间门外突然一声巨响。

“啊!”。

这突如其来的巨响让我们三人心脏差点蹦出来,但这还没完,巨响过后就是一阵密集且无规律的撞门声。

确切的说像猫狗刨门一样的声音,这声音听在耳中,心中却异常难受。

“他爸…这是怎么了?”,母亲一把将我护住,哆嗦着看向父亲说道。

父亲没有说话,而是将我和母亲一把搂住向屋内走去,顺势,母亲一把将我抱起放在炕上,同时拎起被子将我盖起。

屋外的挠门声越来越大,而且还伴随着猫叫秧子和犬科动物的嘶吼声。

“喀嚓”,本就反锁的木门断裂,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啊…啊”,我蒙着被子听到父亲和母亲惊恐的大叫声。

挠门声,嘶吼声,窸窣声,还有好似打雷一般的轰隆声瞬间透过被子缝隙钻进我耳中。

父亲母亲全身上下布满了黑色爬虫,惊恐声已经变成了惨叫声,我张大嘴巴全身发抖,因为那黑色爬虫已经密密麻麻的本我而来。

“前世之怨,何必仇上加仇?”,一声暴喝,残缺的房门被踹开,一个白胡子老头手中浮尘一扫,黑色爬虫瞬间停滞下来。

紧接着,老头口中一阵复杂难懂的咒决,双手猛地拍向父母。

“咯咯咯啪啪…”,黑色爬虫发出渗人的爆裂声悉数掉落。

“爹,娘”,我撩开被子冲了过去,因为我看到,父亲和母亲全身鲜血淋漓摊到在地上。

“哎,孩子,以后跟我走吧”,白胡子老头叹了口气说道。

我哭着抬头看了一眼老头......

眼前的老头等着一只眼睛,捋着胡子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