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簿 连载中

灵异事件簿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刚刚好 主角:风小成黄衍

《灵异事件簿》  第一十四章 命魂离体 免费试读

《灵异事件簿》小说介绍

悬疑灵异小说《灵异事件簿》,由网文大咖“刚刚好”创作编写,小说以风小成黄衍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风小成,满月之日,狐妖化身大闯入宴席。独眼老道看透世仇,救下风小成,带回山中修炼学艺,待下山之时了结前世宿仇。十年未经世事,风小成无意中救人渡劫,触动了道门中人的利益,同时也被修炼邪术,逆天改命的李氏父子视为眼中钉,多次交手后,彻底与李氏父子结下仇恨。加之狐妖一脉并未就此灭亡,暗中勾结李氏对风小成进行围剿。同时,风小成在多次九死一生后,发现了自己师傅,黄衍的门派之事以及身份背景,都与李氏父子还有邪门一派,包括狐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风小成本想一味躲避李氏和狐妖等人的追击。但发现秘密后,心态大变,誓要将狐妖一脉产除干净,并要消灭邪门之术的李氏父子等人.........

《灵异事件簿》小说试读

第一十四章命魂离体

好吧,我承认,我对于这血尸变成了王夜临,属实有点点极度,因为这家伙实在是太帅了,和我走在一起,我基本上可以直接扔了......

“你......这......内个”,如果我是女生,估计一下子都会爱上这家伙,即便我是男的,现在也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实在是联想不出来这就是昨晚上暴虐凶猛的血尸。

“行吧,你跟我来吧”,反正我体内的酒精已经代谢干净了,随时可以出手将他收拾了。

血尸王夜临没有说话,而是对着我略微的点了一下头,然后迈开步伐向我走来。

这种从容和淡定反而让我觉得有些不得劲了,看样子这家伙倒是很懂事,不过这样也好,我倒是生科很多事。

“嘿嘿,大师,您看这老刘的事情......”,刚一回到房间,孙大宝救舔着一张大连迎了上来。

“这位是......?”,孙大宝一撇眼睛,看到了我身边的王夜临,有些惊愕的看着问道。

我一个人去的总统套,回来时候两个人,孙大宝和刘山金两人眼珠一转,好似想到了什么。

“该你问的你问,不该你问的少问”,我眉头一皱,撇了一眼孙大宝没好气的说道。

“你们先出去,半小时后分钟后,酒店门口见,你......”,我指了指表情怪异的刘山金说道。

“啊,您说,大西”。

“半小时内,最好将酒店门口的区域清理一下,也就是不要有人打扰我,然后......对了,你洗个澡”,我说完,转身从我的背包里开始往外拿东西。

两人听完,对视了一眼,然后连连点头说好,转身离开房间。

一会下楼,按照之前我的计划,要将刘山金的命魂抽离出来,在酒店门口的风水阵里面进行泄阳。

命魂一旦离体,刘金山的身体也就基本成了无脑之主,类似植物人一样,这时候,也最为容易让邪祟之物侵占身体。

所以,我要准备一些纸符。

这些年,和师傅倒是学会了不少本领,但这还是第一次实际操作,难免还是有些紧张。

掏出纸符,取出朱砂,毛笔抽出,笔尖插入口中,唾沫一湿,直接沾着朱砂刷刷几笔,纸符已经写好。

对了,这血尸现在和正常人一样,而且身上的阴气很轻,煞气更是让我几乎察觉不到。

虽然现在这家伙变现的很是正常,但是我还是得做一些提防的准备。

“一会我要去楼下处理一些事情,你......”,我本想说让他在房间里等着我,但是转念一想,这家伙万一再出点什么问题,我可负担不起。

“你......跟我下楼,不许轻举妄动,知道不?”,我学着师傅的口气和王夜临说道。

“知道,请主人放心”,说完,王夜临微微低下头。

主人......,这个称呼有些不得劲,虽然我自己听着还挺有成就感,但是到了外面要是这么叫,肯定会让别人另眼相看。

“嗯…有外人在的时候,你就别喊我主人了,就喊我......小成兄弟就行了”。

“呃......好”,王夜临略有由于后,点头说好。

我准备妥当,带着王夜临下楼。

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五分钟到半小时。

可是这刘山金的力度确实在这二十五分钟内表现的极为强悍,我只说不想有人打扰到我。

而这个家伙干脆将酒店前面的大路给封死,照了好几台房车直接横在路上,两边还用警戒线给拦上了。

这还不算完,我让刘山金洗个澡,这货可好,直接穿着汗蒸服坐在水池假山前面......

“大西呀,这样子阔以不?”,刘山金见我到来,立马拖拉这一双大拖鞋向我一溜小跑而来。

“嗯嗯,可以…”。

不待我说完,刘山金紧接着说道:“大西,快点开洗吧”。

望着刘山金的滑稽样,我差点当场笑出声来......

大公路已经封死,没有社会往来车辆和行人,公路后面就是带着假山的水池,水池里的是依旧是在流淌。

而假山水池后面是一面巨大的水晶镜子,抬头看了一眼睛,天空中的太阳,此时正直上午十点。

距离阳气最浓重的正午时分还有一段时间,此时正好。

我将一脸等待的刘山金拉到了假山水池和水晶镜子的中间,掏出一张纸符,此纸符是定魂符。

“王夜临,你保持离我三丈远即可”,我回身看着一脸严肃的王夜临说道。

三丈的距离,十米,这个距离是我能做出第一时间反映的最短距离,也是我能感知到王夜临阴气和煞气的最远距离。

因为王夜临身上散发出的阴气和煞气实在是太弱了,要是太远,我基本上感知不到他的动向。

王夜临听完,略微点头,转身向后走去,走了大概十米的距离,原地站立双手交叉背对着我,好似一个敬业的保镖一般。

呵呵,这家伙好像很专业的样子啊。

“呼呼呼......”,我一回头,坐在椅子上的刘山金居然打起鼾来。

这样也好,我趁着刘山金没有反映的时候,将手中的定魂符一掌拍在了起额头上。

这纸符一落在刘山金脑门上,其整个身体略微的一颤,双手自然下垂,刚才紧宁在一起的眉毛舒展开了,紧闭的嘴巴也松弛下来,口水顺着嘴角低落在了地上。

我左手掐诀,右手轻轻的按在刘山金的额头中间。

刘山金的身体在我右手触碰到其脑门的瞬间,一股炙热之气从其脑顶冲出。

我左手掐诀完毕,赶忙从上身口袋抽出一张黄纸,黄纸上画的是一个小人儿。

虽然跟师傅学了十年,各种纸符,哪怕是很复杂的咒符我都能画的精准完美,唯独这画画我真是来不了。

好在这玩应对画的想不想没有太大的要求,形似即可。

我右手的炙热感越来越重,白色的热浪也越来越浓。

“给我出”,我低吼一声,右手向上一拽,同时左手拿着的小人儿黄纸一下子赛在了刘山金的嘴巴里。

“呼呼呼......”,刘山金深吸一口气,嘴里继续发出刚才的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