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簿 连载中

灵异事件簿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刚刚好 主角:风小成黄衍

《灵异事件簿》  第四章 下山 免费试读

《灵异事件簿》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风小成黄衍的书名叫《灵异事件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刚刚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风小成,满月之日,狐妖化身大闯入宴席。独眼老道看透世仇,救下风小成,带回山中修炼学艺,待下山之时了结前世宿仇。十年未经世事,风小成无意中救人渡劫,触动了道门中人的利益,同时也被修炼邪术,逆天改命的李氏父子视为眼中钉,多次交手后,彻底与李氏父子结下仇恨。加之狐妖一脉并未就此灭亡,暗中勾结李氏对风小成进行围剿。同时,风小成在多次九死一生后,发现了自己师傅,黄衍的门派之事以及身份背景,都与李氏父子还有邪门一派,包括狐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风小成本想一味躲避李氏和狐妖等人的追击。但发现秘密后,心态大变,誓要将狐妖一脉产除干净,并要消灭邪门之术的李氏父子等人.........

《灵异事件簿》小说试读

第四章下山

山中的十年时光很快过去,我也从一个孩童成长成了一个青壮年,而师傅的身体却每况日下。

“咳咳......成子,十年期满,你可以下山了,咳咳”,师傅捋着胡子眯起眼睛慢悠悠的说道。

“师傅,您的身体,要不我陪您下山看大夫吧?”,看着师傅消瘦的身体我有些不忍,虽然我知道下山的日子就要到了。

但此时我却没有了那时候下山的冲动。

“傻孩子,我的身体你觉得一般大夫能医治的好么?咳咳”,师傅看了我一眼后,微微一笑,然后继续捋着自己已经全白的山羊胡。

师傅说的也是,那晚上的事情我记忆犹新,尤其是我记得师傅那时候吐出来的鲜血内有针尖大小的虫子。

这也是此时师傅身体快速衰败的原因。

那狐妖中了师傅的纸符,受伤不轻,但同时,师傅也收到了那黑红色烟雾的侵体。

只可惜,师傅身上只有两颗正阳丸,而我的父母也中了噬魂虫的毒。

权衡之下,师傅将这两颗正阳丸给了我的父母,他自己全凭自己的道法修为压制着体内的噬魂虫。

以师傅的道行,能一直压制着体内的噬魂虫,可是,在我来到山上之前,也就是那晚上,师傅抚摸我的头,我意识消失的时候。

师傅将体内的真气传给了我,能保我十年不被那狐妖发现,并能让我修炼道法更加事半功倍。

如今十年已到,那狐妖的伤势也基本修炼完成,而我,将要代替师傅去了解这前世的恩仇。

我也问过许多次师傅,究竟是什么世仇大恨,这狐妖追到了我们村子,而且是在我满月的时候。

可是师傅总是笑而不答,什么说了就是泄露天机之类的话,弄得我也渐渐失去了兴趣。

但是我总感觉,师傅的缺失的一只眼睛绝对和这件事有一丝丝关系,之时我不敢当面问而已。

“成子啊,以你的修为道行,不论是干什么,养活自己应该不是问题,咳咳”,师傅看着我缓缓说道。

“还有,回村后,你们村那个傻货村长,哎......当年不听我劝,算了不说了,你这次回去,咳咳,是那狐妖的要祸害的人”,师傅说完,缓缓闭上眼睛吐纳呼吸。

半晌过后,睁开眼睛继续说道:“切记,此事了解后,切勿显露你道家之法,除非,除非你遇到道门败类......切记切记”。

“师傅......您......”,我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师傅好像是在说着临终遗言一般。

“嘿嘿,你师傅也算够本了,不碍事的,莫要伤心......”,师傅说完,吃力的抬手捋了捋胡子。

......

三天后,师傅微笑中羽化,按照师傅的意愿,山中一把火,师傅连同其困扰十年的噬魂虫,一同烟消云散。

山中十年学艺,伴随着师傅的去世,我也正式踏入下山的道路。

虽然十年未曾下山,但山下事情尽知。

背上行囊,踏上了十年未曾踏过的下山之路......

家在北方,而我深处南方,要火车客车日夜兼程两天两夜才能道家。

看了一下时间,距离八月十五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怎么也够用了。

和山中的安逸安静不同,熙熙攘攘的城市让我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

站在宽阔的马路,虽然我也知道来来往往的汽车都是什么牌子的,甚至知道这些车的性能参数。

但,那毕竟是在书籍或者网络上得知,对,山中已经与时俱进,有网络和电脑,毕竟师傅也是有学识的人。

“滴滴滴......”,这一阵急促响亮的喇叭声从身后传来,我本能的向边上一闪,险之又险的和一台奥迪A8擦身而过。

“你不要命了,长点眼睛,下次撞死你个衰仔!”,车内窗户降下,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冲着喊道。

借着车窗落下,我紧盯车内的胖子看去,我根本就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而是他的面色让我预感到了一些东西。

“大哥,你面色昏暗,怨气冲顶,随时都可能......”。

“你个衰仔,我顶你个肺啊,给我滚一边去......”,胖子嘴喷口水,车窗升起,车子低吼一声向前窜出。

不好,这人不出一分钟,准要有一劫难,九死一生的劫难,我不能不管。

也不知道我哪来的正义感,将背包向后一甩,迈步向前追去。

十年内功修炼和外家功的练习,别说A8了,就算是兰博基尼,在起步阶段,我照样能追的上。

“大哥停车”,我加速冲过A8,猛地出现在车前。

“咯吱......”,A8稳稳的停住了。

“大哥你先听我说,一分钟,不,三十秒,你在这等三十秒,再走”,我不等那胖子骂我,对着落了一半的车窗内大声喊道。

这一个急刹车,引的后面也跟着刹车,一时间,后面一连串的车都停了下来,在接下来,不光是胖子想骂我,后面的车里已经传出来对我的污言碎语了。

“**祖宗的,你特娘的有病吧,我这着急谈合同,你个衰仔耽误的起么?”,胖子如约而至的骂了过来。

我微笑的看着胖子,以我对对他面色的分析,躲过这一劫难,这家伙属于必有后福之意。

所以我不能说,只是微笑着看着车里喷着口水的胖子。

三十秒......

“大哥,你可以走了”,我看了一下手表,再去看胖子的面色,怨气已开始消散。

“我靠,真特么的有病”,胖子见我挪开车前,猛踩了一脚油门,A8好似猛兽一般咆哮着冲了出去。

“今天这是怎么了,真特么倒霉,本来就完了,这合同估计是特么的要黄了......哎呦,啊......”。

“轰隆…”,一声巨响,十几米场的塔吊举架掉落在A8车前,几乎是擦着前保险杠掉落。

柏油马路被砸成了地震现场......

“呃......我擦,早一秒,就砸我车了,我......哎呀......大师啊”,胖子嚎叫着推开车门向后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