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簿 连载中

灵异事件簿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刚刚好 主角:风小成黄衍

《灵异事件簿》  第一十七章 护主的王夜临 免费试读

《灵异事件簿》小说介绍

男女主人公是风小成黄衍的小说《灵异事件簿》近段时间正在热推中,作者刚刚好一直保持超高的写作水平。精彩部分试读:风小成,满月之日,狐妖化身大闯入宴席。独眼老道看透世仇,救下风小成,带回山中修炼学艺,待下山之时了结前世宿仇。十年未经世事,风小成无意中救人渡劫,触动了道门中人的利益,同时也被修炼邪术,逆天改命的李氏父子视为眼中钉,多次交手后,彻底与李氏父子结下仇恨。加之狐妖一脉并未就此灭亡,暗中勾结李氏对风小成进行围剿。同时,风小成在多次九死一生后,发现了自己师傅,黄衍的门派之事以及身份背景,都与李氏父子还有邪门一派,包括狐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风小成本想一味躲避李氏和狐妖等人的追击。但发现秘密后,心态大变,誓要将狐妖一脉产除干净,并要消灭邪门之术的李氏父子等人.........

《灵异事件簿》小说试读

第一十七章护主的王夜临

我一听,又是这个刘山金,我这前脚刚走,这家伙又开始对我算计上了。

想到这,我气不打一处来,转身一把将孙大宝的领子薅住,手臂一用力,孙大宝双脚直接离地。

“哎呦呵,敢动我孙哥,你特么的是不想活了吧?”,还没等我说话呢,旋转门出来的几个平头男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

“孙大宝…你......”,我根本就没有将这几个纹着花臂的小混混放在眼里,单手抓着孙大宝,正想发泄一下我心中的不满。

只见其中一个小混混手中突然甩出一把甩棍,对着我就准备砸来。

我刚说了一个“你”字,就感觉煞气铺面,王夜临身形一晃,站在了我的侧面。

“啪”,甩棍结结实实的砸在了王夜临的肩膀之上。

“小......小兔......崽子,给我......滚”,被我薅着领子的孙大宝双手不住的在捂着自己的脖子,双脚离地也在胡乱的蹬着。

即使这样,孙大宝依旧是扯着嗓子骂了出来。

刚才很显然,王夜临替我挨了这一下子,虽然这一下打在我身上对我也构不成多大的伤害。

但是,这举动却让我感到有些意外。

我手臂气力一松,将孙大宝扔在一边,转身看向刚才那几个口吐芬芳的小混混。

“哎呦**,还挺能抗的啊,真牛逼,再来一个我看看”,刚才拿甩棍砸在王夜临山上的小混混叫嚣着又举起了甩棍。

“啪”,又是一下,还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王夜临的身上。

旁边的几个小混混均都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这甩棍看似很细,差不多和手指头粗细一样。

但是,全力的用甩棍一打,即便是大理石也会被敲开碎掉,何况是肉身。

只不过这小混混做梦也想不到,他眼前的可是一具血尸,只要动一动指头,这家伙立马会命丧黄泉。

“大哥,孙总......”,突然,一个小混混对着手拿甩棍的混混喊道。

这一喊,一众小混混飞奔而去,将倒在地上哼哼的孙大宝扶起来。

“哎呦,大师,多谢你手下留情,哎呦......”,孙大宝颤颤悠悠的起身,对着我哼哼唧唧的说道。

“靠,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啪,啪,啪......”,孙大宝说完,抬手就给了身边离得近的几个小混混脸上来了个五指印的嘴巴子。

被打的小混混也是莫名其妙,捂着脸懵逼一样的看着孙大宝。

“主人,你没事吧?”,王夜临抬起头对着我说道。

“我......没,没事,谢谢啊”,此时我的怒气全无,一丝丝欣慰感产生。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帮我,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我看着王夜临严肃冰冷的脸,漏出意思微笑。

“不客气......”,王夜临也嘴角微微一歪,轻声说道。

“孙大宝,你自生自灭吧,别跟着老子了”,我转头看向孙大宝,没好气的说道。

说完,我转身就向台阶下面走去。

至于孙大宝,那见我要走,使劲的将两边扶着他的小混混给推开,抬脚就向我跑来。

可能是刚才摔的那一下子不轻,本就体重超过四百斤,被我双脚离地的向前一扔,这一摔倒,比一般体重的人伤害都大。

所以见我转身离开,这一激动,刚跑了两步,脚脖子一歪,整个人向前扑到。

正好我此时走到了最后一节台阶,孙大宝一个跟头栽下,大头朝下翻滚了下来。

“孙总......”,几个小混混见孙大宝又摔倒了,赶忙再次追了上去。

但是这一次,孙大宝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硕大的脑袋直接磕在了地面之上,哼都没哼一声,昏厥过去。

这一下热闹了,小混混又是打电话又是叫人,一时之间好不热闹。

“主人,咱们走吧”,王夜临低声说道。

“嗯”,我低声应和,迈步向前走去。

不对,我刚走了两步,感觉那里不对劲,回头看去,从夜总会陆陆续续的出来十来个年轻人,穿着打扮和气息跟刚才的几个小混混极为相似。

重点是,这些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在一丝丝的流逝阳气,这和孙大宝的身体一样。

我仔细的看了这一众人,虽然是晚上,但是就能看的出来这些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阴气。

从头顶不时的冒出一丝阳气,阳气泄出的位置应该是命魂......

怎么能是这样?这些人还都称呼孙大宝为孙总,看来他们肯定是熟悉。

还有,孙大宝是受了刘山金的委托,将我带来这里,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刘金山一样也都熟悉,

不行,我不能这么一走了之,这刘金山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听下脚步,转身看向孙大宝的位置,此时孙大宝应该被那几个小混混给折腾醒了,正躺在地上哼哼着。

“你们......你们这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的狗东西,都给我......滚......”,孙大宝有气无力的骂骂咧咧着。

“主人......这里......”,我刚走了几步,王夜临追上,在我身后笑声说道。

“不碍事,能在这中地方的都不是简单的‘人’,他不犯我,我不犯他”,我说这话,已经走到了孙大宝面前。

孙大宝半眯着眼睛哼哼着,突然,瞪大了眼睛,看见是我站在他的身前。

“啊,大师,哎呀,您可不能走,我还指望你呢......”,孙大宝的戏精又上身了,眼泪比他说话还快,话还没说完,眼泪已经掉地上摔八瓣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转头来回看了看一众聚在孙大宝身边的小混混。

孙大宝一见,马上明白了。

“都特么的给我滚回去,谁也不许出来,滚”。

小混混稀里糊涂的挨骂,但谁也没有吭声,灰头土脸的从旋转门进入夜总会内。

“到底怎么回事?”,我看着孙大宝,面无表情的问道。

“啊......大师…我......我......”,正说着话,孙大宝眼睛一翻,双手捂住自己脖子,瞬间青筋暴楼。

“靠,不好”,我急忙一把上前,单手掐诀,点在了孙大宝的两眉正中。

“主人,危险”,王夜临煞气暴增,直奔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