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徒强者 连载中

法徒强者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不聊生 主角:段远王瑾雯

《法徒强者》 第20章 良言难劝该死鬼 免费试读

《法徒强者》小说介绍

《法徒强者》是一本十分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小说主要描写了:地球三十年后,灵气复苏,凡人皆能修炼,大地光怪陆离,修者之间刀光剑影。前世菜鸟战死之后,重回三十年前,凭借三十年后的未来记忆,能否问鼎巅峰?...

《法徒强者》小说试读

“请大师救我女儿。”吕崇山连忙说道。

“去取黄酒一斤,米酒一斤,还要九个水煮鸡蛋!”黄大师说道。

段远眨了眨眼睛。

这是在闹哪样?

要不是黄大师身上有着明显的灵气溢出,段远早就将他纳入神棍的行列,但现在要来的这些东西,即便是以段远来自三十年后的强大知识体系,也完全摸不着头脑。

吕崇山可没想那么多,连忙命人将黄大师需要的东西给准备好了。

拿到东西,黄大师首先是将糯米放到了吕秋双腿之间,倒上黄酒,又将九个鸡蛋分别放在了吕秋身体的周围,最后才是从自己的包袱之中取出了一个玉如意。

当看到这个玉如意的时候,段远目光猛地一缩。

成灵之物!

这种成灵之物,以段远的灵阴阳三眼术本该立即发现,但黄大师身上的灵气溢出实在是太严重了,导致遮盖了这玉如意的光芒。

成灵之物,可以克制魔性。

段远眯着眼睛,他想看看这吕秋身上的魔性在遇上灵物的时候,会是一种怎样的表现。

可就在这时,黄大师却又是拿出了一枚刀形的古钱币来。

“我艹!”段远忍不住骂出声来。

那是成魔之物!

这黄大师是想干什么!?

这一声骂,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段远。

“住手,收起你那成魔刀币!”段远呵斥道,吕秋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这时候再将成魔的古钱币放到他身边,定然是雪上加霜。

那些瞎搞的事情段远可以不管,但这成魔之物可是会害死人的。

“你说什么!?”黄大师胡子一吹,不满地看向了吕崇山。

“段远,别乱说话。”吕娜柔用斥责的口吻说道:“黄大师在施法救助吕秋……”

“滚出去!”吕崇山显然就没那么好说话了,他爱女心切,一看到段远捣乱,当即间火冒三丈。

“他是谁?”黄大师皱眉道。

“一个朋友的儿子,小孩子心性,胡言乱语,大师不要见怪。”吕娜柔连忙说道,这个黄大师是性情中人,帮人不求财,这是性情中人,万一惹恼了对方,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黄毛小子。”黄大师冷哼了一声。

“我不是再跟你开玩笑,你要是平时把刀币和玉如意一起放那就没事,可现在吕秋的情况魔煞入体,你再用另外的魔物去**,根本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事情!”段远咬牙道。

若不是觉得这黄大师没有害人之心,段远早就直接施法攻击了,哪里会跟他废话。

黄大师不坏,只是蠢。

但在术法上,有时候蠢能够造成的杀伤,比坏更大。

“无知!”黄大师面露不悦,看着吕崇山道:“我施法不能被打扰,还是让闲杂人等出去吧。”

“段远!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你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然不要怪我不给你爸面子!”吕崇山双目通红,宛如愤怒的野兽在咆哮,只要段远再敢多说一句,他就要不顾段凯东的颜面,直接上前将段远打出去。

“段远,你还是先出去吧,这种事不是你能插嘴的。”吕娜柔也是柳眉紧皱。

段远一个富二代,从小就在江南市长大,怎么可能会什么驱魔道术?

下意识的,吕娜柔和吕崇山两兄妹都认为段远在胡闹捣乱。

“你把刀币放过去,不仅是在害她,还是在害你自己!”段远抬手指向黄大师。

“好笑!”黄大师冷笑一声:“老夫修道多年,难道还比不上你一个黄毛小子?”

“你还不滚,我就叫保安了!”吕崇山猛地踏前一步,怒气汹汹。

“姓黄的,你这驼背可不是从前就有吧?”段远扫了黄大师一眼:“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应该是两个月前开始的。”

黄大师闻言,脸色猛地一变。

他的背部发痛,难以伸直的情况确实是两个月前才出现的,但他不愿意相信段远是真的有本事。

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年轻人,又怎么可能懂修道?

他可是自幼跟着师父修行的,而且一直进展缓慢,直到几个月前才摸到了修炼的门槛。

“这算什么,只要有心打听,自然能够知道我身体的情况。”黄大师冷哼道:“就凭这个,你又想说明什么?”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这些天,一直在日夜交替的时间吐纳修炼吧?”段远自信一笑:“日出之时,日落之时,交替进行,我说错了没有?”

黄大师咬牙不语。

段远又说中了。

“日夜交替时期灵气最为在浓郁,但却也最为混杂,根本不适合修炼,你不仅吐纳呼吸方法有误,连修炼的时机都抓不准,灵气斑驳杂乱,还乱用成魔成灵之物,你这不是在渡人,你是在害人害己!”段远说道。

黄大师脸色难看:“竖子!你胡言乱语!日升日落,是天定循环之礼,这时候修炼,上应天数,下顺人道,这是我师门传下来的规矩,老夫修炼数十年,难道还比不上你?”

“吕先生,如果你们相信他,便留他下来吧。”黄大师深吸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如果你们愿意相信老夫,就将他赶出去!”

吕崇山和吕娜柔本来就不相信段远,听到黄大师这么说,当即间就准备叫人。

“不用!”段远冷笑一声:“良言难劝该死鬼,慈悲不度自绝人,一会出了事,你们也不用来求我。”

说罢,段远拂袖而去。

他出于恻隐之心提醒,没想到却受到这样的羞辱。

这个黄大师不学无术,却极其的傲慢,原本只要试一试,就可以判断真假,但那种傲慢的情绪,却让他直接想都不想,就认定段远是在胡说八道。

“不送!”吕崇山冷然道。

“黄大师,还是开始施法吧。”吕娜柔担忧道。

“好。”黄大师点点头,将手中的刀币放到了吕秋的双脚之间,当即间,一股普通人肉眼不可见的黑色气流,顿时缠绕而上,钻入了吕秋的鼻间。

吕秋猛地睁开了眼,两个眼珠瞪得滚圆,就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