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娇妻:冷酷相公宠不停 连载中

农家小娇妻:冷酷相公宠不停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绕指柔 主角:谢喜雨蒋平戎

《农家小娇妻:冷酷相公宠不停》  第4章 免费试读

《农家小娇妻:冷酷相公宠不停》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谢喜雨蒋平戎的小说叫《农家小娇妻:冷酷相公宠不停》,本小说的作者是绕指柔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她被人污辱,含恨去世,幸得上苍怜悯,重活一世。什么狗屁婚姻,什么三从四德。不如跟着穿越爹爹找寻自己的生活与爱情。可前世看她不过几眼的蒋平戎,怎么突然跟在她的身后追妻?而她脑子里冒出来的系统又是什么情况?攻略任务获得好感?可这任务做着做着怎么有点不太对劲。蒋平戎你不要过来呀!!...

《农家小娇妻:冷酷相公宠不停》小说试读

第4章

提起当年的事来,一群女人的母性都被激发了出来。

“那时候你才出生没几天,饿的张着嘴嗷嗷叫。你爹一个大小伙子,急的没办法,手忙脚乱地问我们讨一点羊奶......”

牛婶子回忆起当年的情状来,摇着头叹息:“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少爷,穿着打扮跟我们这些乡下人都不一样。大家都说是遭了难——喜雨,这么些年了,你爹一个字儿都不跟你说?”

“没有。”

喜雨闷闷地回答。

她心里也是有些不平的。

前世那么多年过去,谢灵甫一个字儿都没有跟她吐露过。

上辈子她嫁给蒋平戎没多久,谢灵甫给她留了一封信,就不辞而别。村里人都以为谢灵甫是死了,只有喜雨知道,她爹是出去云游了。

谢灵甫一走,蒋平戎又去参了军,喜雨在村里就更没了依靠。

被四个婆婆来回揉,捏,喜雨是受够了那暗无天日的日子。

这辈子,说什么她都不会再跟那四个疯女人打交道了。

要是她爹能跟她说说当年的事......

要是谢灵甫能真正当起女儿的靠山......

说不定喜雨上辈子也不会那么惨。

反正她是都看透了。

什么名声啊、什么贞,洁啊,这些都是假的!

只有自己的命才最重要。命没了,那一切都没了。后人再惋惜,也是没有一点儿用处的。

庞大娘看喜雨神情低落,赶紧安慰她:“哎,也不是多大事儿,都这么十几年了,你爹他心里八成是有苦楚的。当年那可真是不容易啊,你爹奶也不会喂,衣裳也不会洗,也没有人伺候着......大家瞧你们爷俩可怜,也都帮衬着。这一晃,喜雨都成大姑娘了,马上都要说婆家了......”

喜雨若有所思地拎着洗好的衣服回家。

或许有必要跟爹谈一谈?

谢灵甫在镇上的书院里当先生,喜雨在家等谢灵甫,可等到天黑,谢灵甫也没有回家。

她有些焦躁地点了一盏油灯,就着油灯开始翻书。

谢家的书,有很大部分是谢灵甫自己默写下来的。

就比如这首《春夜喜雨》,谢灵甫告诉过喜雨,这首诗是一个叫做“杜甫”的大诗人写的。正是因为谢灵甫最喜爱这首诗,所以才用“喜雨”给她取了名儿。

说来也奇怪,后来喜雨读了很多书,问了很多人,可没有一个人知道“杜甫”究竟是哪里人。

喜雨翻看了几本书,耳边忽传来敲门声。

她赶紧掌着灯去开门,迎来的却不是谢灵甫,而是面色憔悴的李琴。

“李琴?你怎么了?怎么这幅样子?”

喜雨吓了一跳。

李琴面色苍白,嘴唇泛青,眼眶红着,一看就是大哭了一场,连人都在止不住地发抖。

系统忽地在喜雨耳边提示。

“警告,目标人物情绪波动反常,建议远离。”

喜雨警觉地往后一撤,想要关门,可李琴木着脸,直接发狠地朝喜雨扑了过来。

“谢喜雨,你骗我!蒋大哥他不要我!”

后脑猛地撞到地上,喜雨一阵头晕目眩,觉得自己可能又得死上一回了。

李琴做惯了农活,身子结实,力气也大。

“咳咳,李琴......你、你放手!”

喜雨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

可李琴不要命地掐着喜雨的脖子,眼神偏执而又疯狂。

“谢喜雨,你知道蒋大哥对我说什么吗?他让我自重!”

“我那么爱慕他!我抛弃了身为女孩子的矜持,我去跟他说,我愿意嫁给他。可是,谢喜雨,蒋大哥说,他不会娶我!他不会娶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

李琴越说越激动,手上也越发用力。

喜雨拼命推着李琴,她觉得自己陷入窒息中,甚至隐隐约约又看到了死亡的模样,又回到了前世最痛苦、最不堪、最无力的那天......

“检测到宿主有生命危险,是否支付大业银锭一百两化解本次危机?”

喜雨疯狂在心里点头,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嘶鸣。

李琴是存心要她的命!

可是她现在一穷二白,仅有的五两积蓄也没了......

喜雨有点儿绝望。

新生活还没开始,就又要结束了吗?

“请支付。”

没钱,能赊账吗?

喜雨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检测到宿主已完成部分谢灵甫支线任务,是否支取奖励?”

绝处逢生!

喜雨喜极而泣。

“商城模块已开启......”

“推荐宿主购买物品:大力金刚丸,是否立即服用?”

一枚药丸在喜雨的嘴里融化,她忽地感觉四肢百骸中,似乎有热,流涌动。

李琴似乎一下子变弱了,喜雨猛地一抬手,将李琴掀翻在地。

神了!竟真的有这么大的力气!

喜雨和李琴同时呆了。

一个是惊讶于系统商城里的“大力金刚丸”,竟真的存在这种东西。

而李琴,她更是满头问号。

喜雨不是弱得很么?

不是整天读书,连拧干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么?

怎么就能一下子把她给掀翻了?

喜雨回过神来,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再去看李琴,喜雨油然而生了一种蔑视的情绪。

“你要是脑子不好使,就趁早去治!要是治不好,就趁早跟你爹娘说,去找人给你挖坟!”

喜雨冷冰冰,地开口,目光锐利地看着李琴。

“蒋平戎跟你说什么,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对蒋平戎纠缠不放了,还是对你百般嘲讽了?”

喜雨越说越激动:“李琴,你到底长没长脑子?强扭的瓜不甜,你自己不想办法抓住男人的心,反而找我这无辜的人撒气?他说要娶我,我就非得嫁给他了?这世上没有其他男人了?”

李琴张了张嘴,忽地觉得自己可笑至极,索性豁出去了,咬着牙开口:“喜雨,我用不着你在这里假惺惺地装好心!你打的什么算盘?你不就是想让我去受侮辱吗?你非得让我被蒋大哥拒绝,你好看笑话,是不是?你这叫占着茅坑不拉屎!”

喜雨怒极而笑,连声音都冷了下来:“你满脑子除了男人,还有没有其他东西?我告诉你,我不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