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生前总拿我的头发喂鸡 已完结

爷爷生前总拿我的头发喂鸡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润田 主角:水雷润土孙雪娥

《爷爷生前总拿我的头发喂鸡》 第二章 掘坟,拼命 免费试读

《爷爷生前总拿我的头发喂鸡》小说介绍

《爷爷生前总拿我的头发喂鸡》水雷润土孙雪娥在线阅读,由作者润田倾心创作,是目前非常受欢迎的小说,精彩好文不容错过。小说故事梗概:我天生缺阴,为救我爷爷给我娶了鬼媳妇……爷爷说,等我到三十岁才能学他的相术,不然会麻烦缠身。可我不去招惹它们,它们却主动来招惹我……...

《爷爷生前总拿我的头发喂鸡》小说试读

我忽然想到了爷爷给我的那块玉,我一把抓住了玉。

猛然间,我的脑袋一阵清醒!

我发现,我居然还趴在地上,根本没爬起来跑!

我身上的汗水已经浸透了我的衣衫,那声音凑到了我的耳边……

这一次我冷静了下来,我没有转头,我也不敢转头。

我想到了一个秘方。

于是,我狠狠咬了一口舌尖,整个人一激灵,思绪变得彻底清醒了。

我朝着前面喷了口血雾,再次爬起来狂奔。

这一次,我一口气跑到了家里,正好看到爷爷骑车回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敢隐瞒,连忙把发生的事情和爷爷说了一遍。

爷爷听后,一拍大腿,指着我急道:“真是不省心啊!你说你们这些孩子,怎么就这么胆大妄为啊?”

“爷爷,我知道错了,现在救人要紧,您赶紧想办法救救他们吧。”

我担心二狗子他们,我都差点被害死,他们肯定更危险。

爷爷是个心善之人,他立刻跑进屋子,拿上手电筒,带着我去找二狗子,胖子,还有强子的父母,让他们带上一些吃喝的东西,赶紧去救人。

我带着大家急匆匆的赶到邻村。

可到了地方一看,一点灯光也没有,之前看到的那些灯笼和房子什么的全都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杂草和荒坟。

爷爷似乎看到了什么,连忙让大家放下吃得喝的,点上烧纸,对着一座座荒坟,语气激动的大声说道:“诸位长辈,老少爷们,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啊!你们可不能这样对待几个不懂事的孩子啊!现在我们把好酒好菜都送来了,你们高抬贵手,赶紧把人给放了吧。”

爷爷刚刚说完,荒坟深处的草丛里面就有人发出了呕吐的声音。

“是强子,我家的强子!”

强子的爸妈,一听动静,顿时坐不住了,连忙朝着荒坟冲了过去。

二狗和胖子的爸妈,也连忙冲了过去。

我和爷爷也跟了过去。

我看到,胖子,二狗,还有强子,他们的肚子圆滚滚的,都在呕吐,吐出来的东西不是泥土就是青草,看得我一阵阵害怕。

胖子的老妈急了,她对着荒坟哭着发火道:“你们这些老长辈也太不像话了,我家孩子怎么招惹你们了?你们倒是出来说说啊!今天这事,你们要是不给个说法,我明天就到城隍老爷那里去告你们!”

“哎呀,他二婶,你就少说两句吧,孩子没事就好。”

我爷爷上前相劝。

谁知,胖子的老妈立刻调转矛头,指了指我,对着我爷爷大叫:“老水叔,你还是好好管管你家的宝贝孙子吧,他不回来没事,一回来就招惹出这么大的事,还险些害了我们家孩子。谁不知道你家娶了个鬼媳妇,告诉你,你们家水雷要是再祸害我家胖子,我就拿刀跟你们爷俩拼命!”

胖子的老妈,还真是火爆脾气。

不过,这特么能怨我吗?

“爷爷,这事他不怪我,这是二狗子非要出来打野鸡的。”我连忙辩解,总不能让大家都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吧。

“大雷,别说话。”爷爷让我闭嘴,回头劝道:“他二婶,现在这时候你就别叫了!孩子没事之后你问问清楚再叫也不迟。再说了,这是吵架的地方吗?赶紧带着孩子回去吧!”

“别吵了,要不是老水叔,孩子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胖子他爸终于开口说了句公道话。

他们不再说话,纷纷扶起各家的孩子往回走。

爷爷并没有着急离开,他拿着手电筒,拉着我的手,在坟地里寻找起了什么。

忽然,我们发现草丛里有一个棺材盖。

“不好,大雷,快跟我来……”

爷爷突然紧张了起来。

他带着我来到不远处的一座土坟前,我看到土坟被人挖开了,棺材都被抬了出来。

看到棺材里面是空的,爷爷又连忙翻开一旁的墓碑。

墓碑上写着孙雪娥之墓。

爷爷一拍大腿,气急败坏的大骂道:“日你个祖宗,遭天杀的东西,居然干出了这种缺德事,就不怕断子绝孙遭报应啊?”

我从小到大,从未见爷爷骂过人。

这次,爷爷真的是怒到了极点。

“爷爷,孙雪娥是谁?”

我隐隐怀疑,这孙雪娥该不会是我那个鬼媳妇吧?

爷爷注视着四周,没有回应我。

忽然,一阵阵阴风骤起,阴风卷得野草起伏不定,很是吓人。

爷爷噗通跪在了地上,“各位长辈,父老乡亲,大家有知情的,麻烦回头给我托个梦,我老水头不是小气人,等完事之后,一定重谢。”

说完这话,爷爷拉着我磕了四个头,然后带着我直接回家。

路上,爷爷一句话也没说。

到家之后,爷爷关起房门,点起了煤油灯。

我很诧异,家里电灯开着,爷爷干嘛还点煤油灯呢?

点好了灯之后,爷爷拉着我坐到床边,对着我小声说道,“大雷,那孙雪娥就是你的鬼媳妇。现在,有人挖了你鬼媳妇的坟。可以肯定,这个人绝对是冲着你来的,他肯定是想在你十八岁生日之前把你给害死。”

我一下子惊呆了,这些年我一直在学校念书,没招惹过什么人啊!

爷爷顿了下,“这样,你从现在开始待在这个屋子里面一步也不许出去,就在这守着这盏煤油灯。如果有人来咱们家,煤油灯的火苗没反应,那这个人就是正常人。但如果火苗不停的闪,或是灭了,那来得这个人就算不是恶鬼,那肯定也是个妖精。”

爷爷说着话,从床底下拿出一瓶药酒,又打开箱子,把压箱底的一把深紫色的尺子交给了我,“拿着它,不管来得人是谁,只要他有问题,你先喝一口药酒含在嘴里,然后给我把他往死里打!”

听爷爷这话,他好像要出去。

我接过尺子,很沉重,好像不是木头的,但也不像铁的。

我忙问,“爷爷,你不在家陪着我吗?”

“不行,现在是特殊时刻,我必须去村东头老祖宗的坟上看看,万一老祖宗的坟被人动了手脚,那麻烦可就大了。”

爷爷穿上皮衣,拿上烧火棍,又嘱咐了我两句,就急匆匆的出去了。

我跑到门口,看着爷爷的背影消失在黑幕之中,心里一阵阵发慌,连忙把门拴好。

坐在床上,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煤油灯,心里七上八下,一阵阵莫名的恐惧。

到底是谁想害我?

也太狠了,居然挖了我鬼媳妇的坟。

可是,我爷爷一直是个和事佬,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啊!

难道,难道是妖魔鬼怪……

“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

忽然,外面传来了狗叫声,紧接着全村的狗都叫了起来。

靠,难道是妖怪来找我了?

这几天我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总是阴森的发慌,一直也没睡好觉,加上又出了今晚上这档子事,我的状态更加不好了。

感觉身体又开始一阵阵发冷。

我连忙翻出爷爷的军大衣披在身上。

“雷子,开门,我是爷爷,手电筒没电了,我回来换个手电筒。”

爷爷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可紧接着,煤油灯的火苗大幅度的摇拽了几下。

我心里一咯噔,不会吧,难道妖怪变成了爷爷?还是妖怪他附了爷爷的身?

火苗摇拽了几下后,又慢慢恢复了正常。

“哦,来了。”

我觉得是我想太多了,哪有妖怪这么大本事。

我拿着尺子跑去开门。

门一开,一股阴气迎面扑来,冷得我一哆嗦,连连后退。

同时我发现,爷爷眼睛黑漆漆的,他的嘴角还带着一股怪异的笑意,看起来就仿佛是大灰狼看到了小绵羊。

“今晚上好冷啊!”爷爷转身栓房门。

我心里再次一咯噔,爷爷不是说换手电筒的吗,那他现在关门干什么?

我随意转了一下头,却猛地发现,煤油灯居然熄灭了……

我吓得连忙拿起药酒,快速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口。

这是高度烈酒,含在嘴里舌头都被辣的发麻了,不过酒里的药香味却是特别提神。

然后,我紧紧攥着尺子退到床边,警惕的看着爷爷……

爷爷关好门,看到我这般,忽然笑了,“大雷,看把你吓得,我是你爷爷啊!哈哈,别怕,快把尺子放下,帮爷爷去找找手电筒。”

他朝着内屋挥了挥手。

他肯定不是我爷爷,因为我爷爷摆放东西非常讲究,所有工具全部放在小屋工具箱里面,是不可能把手电筒乱放在内屋的。

见我不去,他一转头看到了床头柜上的煤油灯,表情猛地一下子僵住了。

拼了!

我认定他是妖怪,一把抓起药酒瓶将药酒撒向他。

他反应贼快,上蹦下窜,左躲右闪……这反映,怎么可能是我爷爷?

我把心一横,拿着尺子直接猛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