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爱意宋千渝 已完结

十年的爱意宋千渝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白框凉太子 主角:宋千渝何静何洲

《十年的爱意宋千渝》 第3章 免费试读

《十年的爱意宋千渝》小说介绍

强烈推荐好文《十年的爱意宋千渝》,作者是白框凉太子,该文讲述了宋千渝何静何洲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十年的爱意宋千渝》该小说讲述了:宋千渝和我室友正在接吻。难舍难分,恩爱缠绵。我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心好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明明答应帮他追室友的那一刻,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可真的发生了,还是惊讶,还是难过得一塌糊涂。...

《十年的爱意宋千渝》小说试读

一时间,脑子闪过许多念头和画面。

在这场长达十年的单向奔赴之中,我并非没有动摇过。

我曾亲眼见过宋千渝是如何拒绝那些向他告白的女生,那手段干脆利落,几乎不留一丝情面。

于是我小心怀揣着对他的爱,隐忍不宣,心甘情愿做他温柔体贴的朋友。

可一腔热情得不到丝毫回应,换来的永远是他的冷淡和克制,久而久之,求而不得的痛苦和疲倦几乎要将我压垮。

那时我得知自己没能跟他考上同一所大学,长期积压的情绪更是在那一刻达到了顶峰,我第一次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吃散伙饭那天,他没来。

结束的时候有个男同学跟我表白,我拒绝之后,男同学表现得很失落,但还是不死心地提出送我回家,我想了想,回我家势必会经过宋千渝家,不知怎么,我同意了。

那晚的月色很美,男同学跟我并排走着,想方设法地找话题。

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认真回应,直到那道熟悉的大门撞入我的视线。

我不由顿住脚步,目光往上,看到了站在阳台上冷冷盯着我们的宋千渝。

回到家后,等我洗完澡,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有人录了男同学向我告白的视频发在了班群里,视频里太吵听不清声音,画面的最后是我和他一起离开包厢。那些有事没去的同学纷纷在群里起哄。

而就在这时,我收到了宋千渝发来的消息:

「你想复读吗?」

我立刻领悟到了他话里的另一层意思,他想和我读同一所大学。

即使他什么也没挑明,在我眼里,这就是他要向我传达的讯号。

我心上顿时好像久旱逢甘雨,同时又觉得隐隐作痛。

他似乎总是这样,在我一点点积攒失望后,又给予我希望。

那么到了此刻,在他有了女朋友,并且决心用这顿饭和我撇清关系后,他眼里的讯号又代表什么呢?

想到这里,我呼吸微滞,再想仔细看清楚些他眼里的内容,室友突然侧身遮挡住了我的部分视线,然后牵住了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而宋千渝似乎怔了怔,随即低头看她,眉梢眼角都柔和下来。

那一刻,我蓦然发觉,自己内心深处的最后一点点希望,彻底的被毁灭了。

而奇怪的是,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我垂下眼,收回视线,目光落在对面的男生身上。

男生猝不及防与我对视,更紧张了,竟又把刚才的话磕磕绊绊重复了一遍,「学姐,你,你可以追我吗?」

听到这话,围观的人哄地笑开。

他不明所以。

有个认识他的含笑提醒,「何洲,是你跟人告白,怎么还让人追你啊?」

他呆呆地望着我,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什么似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尖,「我、我......」

「可以。」我打断他。

这一次,我并没有去看宋千渝现在是什么神情。

在一片嘈杂声中,我静静注视着何洲,看见他喉结滚动了一下,耳尖的红色逐渐蔓延到耳根,脖子,我笑了笑,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可以。」

.....

我发现,何洲真的是我见过最喜欢脸红的人。

我说出那句「可以」后,何洲顶着一张红得能滴血的脸,不由分说地拉着我离开,然后带着我来到了一家最近的甜品店,点了好几份甜点摆在我面前。

在我惊诧的目光下,他垂了垂眼睛,手中的勺子也被他攥得紧紧的,隔了一会儿,他终于抬起眼,弯弯唇笑道,

「刚才在火锅店看你没怎么吃东西,他们说,吃甜品会让人心情变好。」

我看着他。

突然意识到,那场我一秒也不想继续待下去的饭局,有这样一个人,在不远处一直默默关注着我。

他看出我无法言说的尴尬和难堪,看出我极力掩饰的落寞和苍凉,所以带我逃离。

我感觉,心仿佛被拨动了一下。

吃了甜品确实会让人心情变好,一整天,我的心情都很不错。

傍晚,我和何洲一起走在操场上,风吹动衣摆,夕阳将云染的火红层层叠在一起,何洲小心翼翼地牵起了我的手。

我歪头看他,只能看到他白净的半边侧脸,和被夕阳染红的耳尖。

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宋千渝给我发了一条微信,问我现在在哪儿。

我没回。

他那边也没再问。

我深深吐出一口气,像是要将这些年来所有的郁气吐出去一样。

我和何洲一直待到很晚才回宿舍,洗漱完我开始改论文,直到将论文彻底改好,又调了遍格式从邮箱发给了导师后,这才打开了手机。

何洲在半夜十一点的时候发微信问我明天有没有空。

犹豫了一下,我回道:「我明天有空的。」

他很快回复:「嗯嗯,晚安。」

我愣了愣,看了眼时间,现在是凌晨三点。

我盯着那条微信看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弯唇笑了。

喝了杯牛奶,我打算睡觉,这才发现室友的床铺空荡荡的,被子整齐地叠着。

今晚,室友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