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的穿越小福妻 连载中

将军的穿越小福妻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草莓啵啵 主角:荆慕谣萧野

《将军的穿越小福妻》 第16章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免费试读

《将军的穿越小福妻》小说介绍

《将军的穿越小福妻》由草莓啵啵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荆慕谣萧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二十一世纪著名警花荆慕谣穿成古代棺中女,还带着一个弟弟。父母双亡就算了,大伯还不仁,大伯娘惦记着她的彩礼钱,要把她嫁给无颜之人。荆慕谣撸起袖子收拾他们,顺便把救命恩人拽来合作成亲。萧野:你我成亲,我替你解决彩礼钱的麻烦,你把你的所学教我。荆慕谣:成交!后来——萧野:夫人,这亲成都成了,不如我们把名分坐实了,一起共看这天下盛世。荆慕谣手抚着显怀的肚子,气恼地瞪了萧野一眼:你给我往那跪着去!...

《将军的穿越小福妻》小说试读

“嘿!你别不识好人心,我好心好意给你找媒婆,你不说感激也就算了,居然还让我滚?”柳盼气笑了,登时忘了荆慕谣之前的凶狠,上前指着荆慕谣的鼻子。

“如果你不是荆家的女儿,你看我管不管你,不识好歹的死丫头!”

荆慕谣冷着脸抬手抓住柳盼指着她鼻子的手,尔后在柳盼还没来得及挣扎之际,将柳盼那根手指反向狠狠地掰了下去。

“长这么大,难道没人告诉你,拿手指着别人的鼻子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吗?”

“啊!疼疼疼,放开,你放开我!荆成你是死的吗?没见她对对我动手是不是!?”柳盼疼得五官扭曲,却偏偏没法从荆慕谣的手中挣脱,心中开始感觉到后怕了起来。

她后悔了,明知道这个死丫头没什么尊长辈的心思,她就不该靠近这死丫头!

荆成不高兴地拧眉看荆慕谣,“阿谣,这是你大伯娘,你怎么能对她动手呢?再说了,我们也是一片好心,你带着你弟弟,身边怎么能没有一个男人帮衬着?”

“我看,你们不是好心替我着想,而是想借此来谋取我身上仅剩下的那点价值吧?”荆慕谣要不知道这两人究竟在想什么,她雷厉风行破案的那些年就白过了。

“先前害不死我们姐弟,现在就想着随便将我配了人,好收一笔彩礼钱,来给你们的生活增添个好,你们当谁是傻子看不明白你们的意图呢?”

“胡说八道!我们要真想将你随便配人,怎么可能请动五月这个在做媒方面极为有名的媒婆,来给你相看人家?”两人被荆慕谣一语道破心思,脸色不约而同地沉了沉。

荆慕谣冷嗤了一声,用力将柳盼给甩了出去,目光冰冷地斜睨着三人,“你们究竟是怎么想的,我没兴趣知道。”

“我的婚事,父母在世时由父母做主,父母不在由我自己做主,轮不到你们来插手。”

“别想仗着你们的长辈之名硬逼我低头,我孑然一身,真被逼急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言罢不再搭理三人,荆慕谣转身就去牛车上将东西给卸下来,搬进他们的茅草屋。

荆慕霖抱着自己能拿得动的,倒腾小短腿跟上姐姐,在经过三人面前时,如狼崽子般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等他长大了,绝对会将他们对他们姐弟所做的一切悉数奉还!

“这孩子什么眼神?一点儿礼数都不懂,依我看,再让他跟着阿谣,他迟早得长歪!”柳盼被荆慕霖的眼神吓到,忍不住开口诋毁。

许继看不下去了,他没好气地白了柳盼一眼,“依我看,阿霖要是跟着你,才是迟早得长歪。”

“我们荆家的事儿,跟你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柳盼不屑地上下扫了许继一眼,“莫非你也惦记阿谣了不成?”

“不是我说,你这样你婆娘知道吗?”

“柳盼!你别血口喷人!”许继脸色一绿,他的年纪都够得上阿谣的阿爹了,柳盼能说出那样恶臭的话来,可见她那张嘴有多么的毒。

柳盼不以为然,“你要不是有这个心思,为什么要为阿谣说话?别说什么你看不过,我才不信,你就是想纳一房小妾了才为阿谣说话!”

“你!”许继气得跳下牛车,撸着袖子就要冲上去跟柳盼好好算账。

不想,身后有人速度比他还快,他才刚跳下牛车,就觉得身边有什么东西跑了过去,等他定睛一看,发现是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没走的萧野,骑着马儿直奔着柳盼而去了!

那么高大一匹马直奔自己而来,柳盼三人脸色瞬间大变,想也不想地就要给这马避让。

可,马背上的男人像是故意的似的,不管他们往哪里避让,他都要赶着马儿追着他们,几次下来,狼狈避让的三人脸色越发难看。

“这事儿没法办了,告辞!”五月看重钱,但更看重自己的小命,瞧着萧野一副要惩治他们的架势,她当机立断地决定撤。

说完就跌跌撞撞地往来时的路跑,速度之快,活像是背后有恶犬在撵着她跑似的。

柳盼在五月身后大喊:“你跑什么!给我回来,让你做的媒你还没做成呢!”

五月头也不回地跑得更快了,给荆慕谣做媒就要丧命于马蹄之下,傻子才要继续呢!

“哼!”见柳盼还没死心,萧野眸光一冷,驾着马再度朝柳盼进发。

柳盼瞳孔一缩,再多的话也没办法说出口了,只能拼尽全力避让,再这样下去,她就算是不被马踩死,也要被累死了。

“阿谣!这是你朋友吧?你再不管管他,就要出人命了,难道你想让你朋友进大狱走一遭吗!?”荆成实在是没办法,只好寄希望于阿谣不会让她朋友背上人命。

萧野冷笑,“放心,就你们这两个恶心的玩意儿,我才不会让自己背上你们的命,最多也就是好好教训你们一番罢了。”

“都听到了?他有分寸,你们不会死。”荆慕谣歇了让萧野住蹄的心思,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是心里有数,不会真的搞出人命。

荆成绝望,这人的马蹄就差往他们身上踩了,阿谣居然还说他有分寸?

这算是哪门子的有分寸?

“停停停!我们是给我们荆家的闺女说亲,跟你有什么关系?”柳盼受不了了,瞪眼瞧着萧野,他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她就拼了这条小命,往他的马蹄下躺!

到时候,她倒要看看他敢不敢让他的马下马蹄。

萧野看了荆慕谣一眼,不答反问:“我是她的救命恩人,你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救了她的命,她没什么可给我的,自然就只能将她自己赔给我了,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你们没听过吗?”

柳盼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被堵得语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驳斥回去,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吧,他们只是阿谣的伯父跟伯娘,根本站不住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