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纹师 连载中

灵纹师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月断星残 主角:林耀刘茂三

《灵纹师》  第十三章 悲鸣 免费试读

《灵纹师》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灵纹师》是月断星残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主角林耀刘茂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叫林耀,从爷爷身上继承了一手给死人纹身的奇诡手艺。此手艺简单来说就是把驱鬼辟邪躲阴的符咒,通过人魂与各种材料融合在一起,纹在人身上。所以我们这行有个名号,叫灵纹师。就是把人灵纹图纹在人身上,以此达到驱鬼的功效。...

《灵纹师》小说试读

第十三章悲鸣

来到车站,我习惯性的看了看臂上的表,两点五十五分,刚刚好。

我熟练地过了安检,毕竟从小就跟爷爷奔波于多个城市之中,过安检自然就是融会贯通。

马小宁惊讶地看着我,道:“这么熟练?你从小就一直奔波于各个城市之中了?”

我点了点头,道:“嗯!我爷爷从我小时候开始就频繁接单,怕我们不在他身边受到威胁,经常都会随身带着我们奔波各个城市之中。”

“自然过安检的这简单的一个步骤就融会贯通了,不过你能通过我动作的熟练看出我曾常常奔波中,你也很聪明嘛?”

马小宁摸了摸头发,反驳道:“本姑娘本来就很聪明,只是你的眼睛现在才激发,真是一个超级大猪头,走了。”

趁我们说话的这段时间,那些带给爷爷的礼物也通通通过了安检,我大步向前,拎起礼物,朝等候室走去。

一到等候室,我就立马跑到售票机旁,拿出手机,扫了扫码,一阵蓝光闪过,售票机下面出现两张崭新的车票。

我拿出这张车票,将其中一张交给马小宁,道:“千万别弄丢了,等会要验好几次票的,我常常坐车,比你熟悉的多,听我的就对了。”

正当我说完之时,提示声也随之响起。

“请xx8列车的客户前往所属车厢到位,列车即将开动,若五分钟内没到则视为无效,请各位乘客及时上车。”

听到提示声,我将车票塞进口袋,提起补品,带着马小宁朝车厢内走去。

验了票后,我和马小宁来到坐的位置,这是双人座,所以我和马小宁一放完行李就开始对视了起来。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提示声再次响起。

“xx8列车即将开动,请乘客们注意安全,并握好自己的车票。”

我听到提示声,顿时趴在桌子上,闭上眼睛,休息着。

一早上的忙碌使我四肢十分酸痛,似乎就是如被人捶打后的感觉一般,十分的难受。

现在,我只想好好的睡会儿,直到列车到站......

“xx8列车已到达目的地,请乘客们有序下车。”

提示声响起,我被惊醒,整个人差点摔下座位,我连忙扶住桌子,稳住身形。

此时的马小宁还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我来到她身边,朝她耳朵里喊道:“起床啦!”

马小宁顿时整个人受到惊吓,连忙跳了起来,打喊了起来。

周围人都把目光聚集到我们这里,我连忙解释道:“请各位不要在意,我朋友她很嗜睡,并且一受到惊吓就会大叫,抱歉啊。”

此时,马小宁一边拿下行李一边瞪着我,细声道:“我才不是那种人,我最近几天熬夜了,所以才睡那么沉,不要瞎说!”

最后一句简直是以威胁的语气来说的,我不得不听从,帮她拿下剩余的行李。

走下车,回到熟悉的老家,我不禁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呼出气来,满意道:“还是老家好啊!没有城市里的纷争,要是能回老家安稳的生活就好了。”

说完,我带着马小宁往前走去。

走了一会儿,还是没到达目的地,马小宁看着我,疑惑道:“怎么还没到?你不会记错了吧?”

我摇了摇头,道:“不会的,我家确实离车站挺远,而且乡下也没有出租车一类的,再走会儿吧!快到了。”

又走了一会儿,终于到家了。

站在家门前,我不禁心情愉悦,还是原来的家好,不想在城市里的那个家,狭窄又让人没有安全感。

老家的家是一个大院,有六个房间,爷爷一般自己住一个房间,我找出家中的钥匙,插上去,推开大门。

大院里有几片落叶,不过其他地方被清理的很干净,可是十分安静,安静的可怕。

看到这种反常的景象,我不禁暗自疑惑,就算是爷爷那种瞎了的老人家也应该能听到开门声啊!

我每一次归家,爷爷都会很热情的欢迎我,或者给我做一顿大餐吃,每一次都很愉悦。

可是现在没有那熟悉的:“耀,回来了?怎么样,生活的还好吗?”也没有那熟悉的老人了。

我不禁一阵疑惑,心中不禁产生一种不详的感觉。

我放下东西,不顾一切的冲进爷爷的房间,打开房门,嫣然没有爷爷的身影。

我呆呆地愣在原地,脸上竟是惊恐之色,爷爷肯定出事了!

爷爷一般都不会出门,都是待在大院里乘凉或者躺在床上睡觉,可今天不同,今天爷爷并有在大院乘凉,也没有在床上躺着。

此时,门外走进一个人,正是我多年来的邻居。

我发疯般的冲向他,抓住他的肩膀,问道:“我爷爷呢?我爷爷呢!我爷爷去哪了!快告诉我!你肯定知道他的去向的,快说啊。”

邻居此时看到我,也是十分惊讶,但脸上也是一脸的不忍之色。

我看着他的这番模样,心中的惊恐越来越强,连话都说不出来。

邻居看着惊恐的我,不忍道:“你爷爷在两天前走了,睡梦里走的,走的很安详…”

我听到这个消息,犹如天打雷劈一般,后退几步,不可思议地看着邻居。

我顿时拉着邻居的衣领,道:“不可能,不可能,爷爷不会死的,不会的!你在骗我是不是!”

邻居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是真的,没有骗你,老人家确实是在前两天走的,而且走的很安详,尸体已经放进棺材了,正准备通知你回来了,没想到你已经回来了。”

听着邻居这口气,确实是真话,我眼中闪出泪花,顿时跪倒在地,朝天大吼道:“阎王!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啊!先是让我爸爸妈妈早逝,再是让我妹妹患上白血病,又让我爷爷去世,你是什么意思啊!我都没做过亏欠与你的事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为什么啊!”

邻居拍了拍我的肩膀,叹气道:“已经无法改变了,你爷爷的死已经是注定,准备一下葬礼吧!让老人家走的安详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