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纹师 连载中

灵纹师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月断星残 主角:林耀刘茂三

《灵纹师》  第一章给死人纹的纹身 免费试读

《灵纹师》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灵纹师》由月断星残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耀刘茂三,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林耀,从爷爷身上继承了一手给死人纹身的奇诡手艺。此手艺简单来说就是把驱鬼辟邪躲阴的符咒,通过人魂与各种材料融合在一起,纹在人身上。所以我们这行有个名号,叫灵纹师。就是把人灵纹图纹在人身上,以此达到驱鬼的功效。...

《灵纹师》小说试读

第一章给死人纹的纹身

很长时间以来,人们对纹身师这个职业都有很大的误解,认为只有身家不清不楚的社会人才会纹身。

但这只是世人的偏见,民间的纹身,另有着不为人知的秘闻。

比如什么“手腕纹鸟头,必定是扒手;男人纹朵花,必定是个渣。”

还有什么闭眼关公、下山虎,该纹什么都是另有学问的。

稍有差池,或是纹错了纹身,便有可能从此身负业障,不得善终。

而我做的纹身,与平常所见的全然不同。

因为,我所纹的东西,不止是给活人纹。

......

我叫林耀,今年25岁,我的纹身店开在一个文创产业园。

干我这行的有个名号,叫做灵纹师。

**这个也是祖传,我的父母很早就失踪了,我和妹妹从小就靠着爷爷拉扯大。

爷爷就是一名灵纹师,一手鬼门针在圈里很有名气。

所谓灵纹,便是以尸血、骨粉、尸油等作为颜料,再配合鬼门针以特殊的手法纹成阴魂图,从而达到镇邪安魂的效果。

而且是越冤越惨的阴魂,越有效力。

上门来找爷爷灵纹的人不计其数,其中甚至不乏一些身价过亿的富豪。

由于灵纹传男不传女,爷爷便把这门手艺传给了我。

可是就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爷爷亲手用他的鬼门针,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我和妹妹对此很不解,爷爷却没有告诉我们原因,并严肃的告诫我,让我从此不得给人灵纹。

爷爷是个有本事的人,他这么做,自有其道理。所以对他的告诫,我也一直紧守着。

可是就在最近,我不得不违背爷爷的嘱咐,破了这个例。

妹妹林青确诊了白血病,需要换骨髓才能活下去,医院里虽然已经找到了匹配的骨髓,但手术费最少三十万。

面对这笔巨款,除了灵纹,我别无选择。

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当我枉顾爷爷的告诫,拿起鬼门针的那一刻起,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

那天晚上已近凌晨,我正准备把店关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时至盛夏,**穿着清凉,超短的牛仔裤下显露出一双大白腿,脚下踩着鱼嘴高跟鞋,身材简直无可挑剔。

从她的穿着打扮来看,就知道她是个挺有身家的人。

可是当她进来那一刻,我却有些惊讶,因为我发现在她的手臂上纹着一条青眼碧蛇。

蛇腹下生有三足。

这是罕见的三足青碧。

非龙,非蛟,且剧毒,在纹身界的意寓意绝非善类。

这种东西普通人可不敢纹的,这说明**来头不简单。

不过我也没太在意,开店做生意,就总有不三不四的人上店里来。

张口要纹睁眼关公、点睛金龙的,我一律回绝。

关公睁眼欲杀人,画龙点睛必横祸,这些纹身,一般人根本背不动。

能让我动手的,必定是那些邪性事儿。

而且,我做灵纹的生意多半是靠着圈里的道士、大德介绍来的。

就好像有些糯米铺子一定只做赶尸人的生意。

我当即对**说道:“本店已经打烊了,您请回吧。”

爷爷从小就告诫我,午夜不出针,这也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

现在距离虽然十二点还有一段时间,但这**身上的三足青碧看起来可没那么简单,这活儿我打心底不想接。

**没有走的意思,笑道:“怎么,送上门的生意却不要啊!”

干我们这行,做熟不做生。

我正想找个借口把送客,**接下来的话却让我有些吃惊了。

“你能灵纹吧?”

她抿着嘴笑吟吟的说:“刘茂三介绍我来的。”

闻听她说到刘茂三,我算明白了。

这个刘茂三是一个殡仪馆负责人,以前我爷爷做灵纹的时候,颜料就是他提供的,现在也是我的合作人。

殡仪馆本来是国营的,2000年前后叫刘茂三个人给承包了。

白事儿本就是个水深的行业,花多少钱都可以,就看主家的意愿。

刘茂三就靠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骗得许多家属往里不断加钱。

而这刘茂三是唯一一个知道我重做灵纹的人,我很多顾客,也通过他介绍的。

妹妹的手术费如今我只筹了一半不到,这**既然是刘茂三介绍过来的,那我当然不能拒绝。

我当即点点头说:“既然您是老刘介绍过来的,您这活儿我倒是能接,不过干我们这行,午夜之后是绝对不能出针的,您要是真想做灵纹,可以明天再来。”

“现在距离十二点可还差一个小时呢。”**一脸的不在意,指了指墙上的挂钟。

的确,现在只是刚过了十一点。

我皱了皱眉头,既然她这么固执,我索性给她倒了杯茶,把她迎进来。

“小哥哥,我要给我自己个纹个身,别让我那死鬼老公再缠着我了!”**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忽然变得凝重了几分,求助似的看着我。

闻言,我有些诧异,连忙问道:“怎么,您先生已经过身了?他是怎么死的?又为什么缠着你?”

**一挑眉毛,反问我:“要说那么细致吗?”

“当然。”

灵纹不是普通纹身,我必须知道前因后果,方能对症下针,选择适合的纹身图。

**犹豫了一阵才叹了口气,说道:“我老公走了有几年了,我一个女人家的,总不能这么无依无靠的,所以就有了再婚的想法。”

“最近我也新谈了个男朋友,可是我两刚交往上,那死鬼就来找上我了!每天晚上,我总是梦见他!”

她忽地压低了声音又道:“有一两次,我跟我这现任那啥的时候,我就看见我两后面啊,站着那死鬼!”

我闻言瞅着**,实在没想到对方还挺开放。

关键是我脑补了下画面,忽然发现是**看见了她前任丈夫站在他两身后。

不过我能感觉到她说这话时的惊恐,而谈话过程中,我知道她叫李薇晴,这件事几乎已经成了她的噩梦。

“怎么样啊,小哥哥,刘茂三可是说你绝对信得过我才来的!”

“只要你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我给你这个数。”

**伸出三根手指。

“三千?”

我皱了皱眉头,这个价钱可有点少,可是为了妹妹的手术费,我还是会接。

“三十万。”**肯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