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沸腾 连载中

恐怖沸腾

分类:游戏竞技 作者:邢二狗 主角:陈阳周丽雅

《恐怖沸腾》  第十四章 汉东困境 免费试读

《恐怖沸腾》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恐怖沸腾》是邢二狗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竞技风格的小说,主角陈阳周丽雅,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场以生命为赌注的游戏,赢得是命,输的也是命。它的规则中,没有是非曲直,没有正义和对错,想要活下去,必须抛弃良知,尔虞我诈,利用一切所能。为了胜利,我......别无选择。...

《恐怖沸腾》小说试读

第十四章汉东困境

陈阳猜想,这场试炼根本就是无利益可图。

‘诡秘’公司把这些人召集而来,想方设法玩些千奇百怪的恐怖游戏。

甚至还试图夺取他们的生命,这无非就是某个变态举办的人性游戏。

陈阳看于汉东不悦,尝试着安慰道:

“其实夏欣柔身上也没有多余的电池了,你想想,你面对死亡,肯定拿出所有的资本来换取一线生机。”

“她的手环电量也即将见底,接下来的十多个小时能不能活着,还要看老天给不给她这个机会了。”

话虽狠,但他还是希望恶霸也能活下来,这样自己也不会因为拿了她电池而愧疚,心里也会好受一点。

“没错!恶人终有恶报,好人会有好报。”

周丽雅附和着,她也不喜欢恶霸夏欣柔,但她对陈阳的善良,却是格外赞赏,相信他们会有好的回报的。

三人这时才想起看手环的电量。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陈阳仅剩1%的电量,红光提醒着他半只脚已经迈进了危险地带。

差点因没看手环而要进行惩罚游戏,他火速更换电池,这才放下心来。

顺便打开了**提醒,之前为了省电,大多功能都手动关闭了,这个还是有必要打开的,小心使得万年船。

再看看周丽雅,36%,安全且“健康”。

最后看看于汉东的,7%,挺危险的。

“于兄弟,也换一下电池吧,你电量都快见底了。”

“避免等一下忘记了,而且,换完后这7%电量的电池也不要丢,保命用!”

于汉东不以为然,明显小脾气上头,“不用,没啥必要,7%就够了,我会盯紧手环。”

陈阳倔不过他,也就放着他不管了。

此时他们三人只剩下周丽雅没有搜自己身上的东西。

她开始翻找起来,最终寻出了一把医院的钥匙,上面贴着放射室的标签。

他们三人匆匆忙忙赶到相应的地点。

此处是照CT,也就是四楼的核磁共振房间,看起来还没人来过。

带有金属防辐射的加厚大门紧闭,钥匙**去之后也没有反应。

奇怪?看来还要手动打开才行。

于汉东正有脾气没处使劲,自告奋勇要上前拉门。

结果靠着自己的蛮力怎么拉也拉不开,有点尴尬难堪。

“看我的!用这个!”周丽雅从身后掏出一根熟悉的铁棍。

“你这哪里来的武器?”陈阳不解。

“我从刚刚夏欣柔那个注射房捡来的,防身!”

“就你聪明!”于汉东有点阴阳怪气的,周丽雅嘟着小嘴不想理会。

陈阳接过铁棍,插在门栓上,利用巧劲一撬,门“嘭”的一声慢慢打开了一条小道,小得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的身板。

于汉东心里只想着找到更多的电池,完全不怕里面有什么陷阱啥的,一股脑冲了进去。

不料,在他后脚跨进去的时候,门也随之自动关上了。

“咔嚓咔嚓”的机关声,大门紧锁,任凭陈阳用铁棍怎么撬,也不能打开。

于汉东在里面拍打着门,与外头的两人失去了联系,被迫隔开来。

他手腕上的手环发出了电量低的警告,然而电池都在陈阳的手上。

一拍自己的脑瓜子,为什么当初不听陈阳的把电池换上,为什么要闹小脾气?为什么要自告奋勇逞能?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于是他索性在漆黑的房间里搜寻,看看有没有电池的下落。

不巧,真的没有任何电池的身影。

于汉东意识到这是官方设置的陷阱,算计他要他接受惩罚游戏。

他内心很是害怕,一个人在房间里不由得崩溃起来,疯狂敲打着大门。

“咣咣咣”的砸门声引得门外的人十分担心,尤其是陈阳,一边安慰,一边思考着对策。

核磁共振的大门像堵巨大的墙面拦在眼前,隔开了里外两个世界。

陈阳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尝试着各种开门方法。

这种门很确定就是得拉开。

他呼唤里头的于汉东用推的方法,然后自己试着拉,这样形成一股同向的力量,也许可以打开。

实行之后,门像被焊死一样,丝毫不动,可能也是两人的力气不够大。

“会不会有机关按钮?”周丽雅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这种大门不可能只有从外面拉开这么简单,如果有人意外被关在里面,肯定留有后路出来。

她拍打着门,叮嘱于汉东找找看里边有没有隐藏按钮。

陈阳也在外头仔细摸索。

着急的情绪作祟,里头的人根本无法静下心来找寻。

慌慌张张看了一圈,啥都没见到,他又哭喊着砸起了门。

外面则是真的没有备用开关,唯有一个复杂的控制面板,但线路缠绕,各种颜色的电线交错,明显已经损坏,而且大楼也没有电源,这块面板也相当于摆设。

他学的专业不属于这个领域,作为理科生的他也看不懂,只好放弃了这一个想法。

可是也想不出别的法子,陈阳陷入了沉默。

周丽雅帮不上忙,拎起铁棍在外面“咣当咣当”地砸门。

里外应和,犹如一首杂乱的曲子,在这压抑的四楼飘扬。

许多路过的人投来了不解的目光,没人过来帮忙,瞅了一眼就继续寻找电池去了。

这也正常,大多社会人的心早已不单纯,遇见老人在大马路上倒地都没人敢扶起来。

都怕,怕被骗,怕被讹钱,只敢看,只敢围观,等待其他人去救。

外面如此,在这栋人的本性尽数暴露的废弃大楼里,更是如此,也就见怪不怪了。

陈阳没了法子,半跪在门前,像在赎罪,没有把电池及时分给兄弟的罪。

沮丧感席卷开来,他内心郁闷万分。

周丽雅砸不动了,大门屹立不倒,没有一丝一毫被砸坏的迹象。

房间内的声音也逐渐变慢,变小。

于汉东双腿一软,瘫坐着背靠大门。

手环不停地发出闪烁,提示着电量的耗尽,他没有办法,一字一句的提醒,只会让他的心情更加崩溃,更加烦躁。

索性什么都不想,静静等待惩罚游戏的到来。

门里一声动静也没有,于汉东的沉默仿佛是鞭策,陈阳内心压抑的痛苦终究是爆发了出来。

“于汉东,我对不起你!”

一声道歉,回荡在整个楼层,回荡在于汉东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