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纹师 连载中

灵纹师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月断星残 主角:林耀刘茂三

《灵纹师》  第四章 神秘的马小宁 免费试读

《灵纹师》小说介绍

《灵纹师》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泪目,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林耀刘茂三,书中精彩段落节选:我叫林耀,从爷爷身上继承了一手给死人纹身的奇诡手艺。此手艺简单来说就是把驱鬼辟邪躲阴的符咒,通过人魂与各种材料融合在一起,纹在人身上。所以我们这行有个名号,叫灵纹师。就是把人灵纹图纹在人身上,以此达到驱鬼的功效。...

《灵纹师》小说试读

第四章神秘的马小宁

出了别墅小区,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打算直接回店里。

出租车司机是个身材健壮的中年,看起来倒是挺和善的,见我坐上车便回头冲着我笑道:“两位,去哪儿?”

“两位?”

我愣了一下,疑惑的对司机说就我一个啊,哪有人?

“小哥,你可真逗,带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咋还说自己一个人?”

司机大叔哈哈大笑,冲着我一脸打趣的说道:“你看,你女朋友都生气了呢。”

说着,还特意指了指我身边。

我傻了,心说老子对象都没谈,哪来的女朋友?

再说了,就我一个人上的车,除了我和司机,旁边哪来的人?

蓦地,我想到了什么,身体顿时僵硬了起来。

今天给李薇晴做的灵纹除了事,而现在司机看到有人跟着我上了车,难道是......

想到这,我背后不禁冒出了冷汗。

一刻也不敢停,我打开车门就跑了出去。

司机满脸古怪,在背后喊我,问我怎么了,我哪里顾得上回应他,赶紧慌忙逃跑。

“草!两个傻子!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玩?!”

司机见状,冲着我远远骂了声,然后挂挡走了。

我没理会他,疯狂的跑着。

可是刚跑出没多远,我忽然听到后面轰的一声巨响。

回头只看去,只见刚才那辆出租车一头撞在马路边的电线杆上,那司机大叔捂着流血的脑袋从车里出来,嘴里骂骂咧咧。

看到这一幕,我头皮愈发的麻了,更是逃也似的飞快离开。

......

晚上9点,我回到了店里。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

我只知道回来的一路上,我都尽可能的往人多的地方走,用我们的行话来说,这是借阳气。

只是当我回到店里,却看到了一个不应该看见的人。

是今天在李薇晴家踹了我一脚的那个女孩。

她正坐在我店门口,像是专门在这儿等我似的。看到她,我气不打一处来,今天要不是她打断了我的灵纹,我又怎么会惹上这些麻烦?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女孩仿佛没有察觉我的愤怒,双手抱胸一脸骄傲。

“你来做什么?”我没好气的说着,却有些奇怪,她怎么知道我的店在这里,又专程找来的?

“我说我是来救你的,你信么?”女孩摊了摊手。

我翻了个白眼,懒得跟她多说什么,关上门就准备把她赶走。

我发誓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个女人,就冲着今天的事我非得废了她不可,哪有心思听她在这里废话。

女孩却不在意,反而说出一句让我倍感震惊的话来,“你今天纹灵中断,被脏东西缠上了吧?”

“什么意思?”我眉头一挑,她知道些什么?

女孩冷笑一声,也不管我是否答应,大摇大摆的走进店里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下,然后看着我说道:“我说过,我是来救你的,今天如果不是我打断了你,说不定你纹了那阴灵以后,命恐怕也没了。”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眯起眼睛,“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难道没有发现,今天用的颜料有些奇怪吗?如果我没猜错,你这次用的是一个怨念极强的阴灵吧?”

女孩淡淡说道。

没等我震惊,她便站起身来,似笑非笑的朝我伸出手,“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马小宁,我可以帮你解决那个阴灵。”

我满心惊疑的和他握手,说了林耀两个字。

马小宁却笑了笑,说她知道我的名字。

这更让我感到疑惑,算上今天在李薇晴家里,我只是第二次见到她,可她却仿佛对我的事情都很了解。

“你刚才说,可以帮我解决那个阴灵,有什么办法?”我问道。

“很简单,那阴灵是因为你纹灵失败才无处安魂,你要想摆脱她,只有找到她的骨灰重新安葬,超度她。”

马小宁道:“不过这阴灵怨气这么强,想来生前遭到什么冤屈,就算要安葬她,也必须由那个让她产生仇怨的那个人来做,这样才能消除她的怨气。”

我想到昨天的原料是刘茂三给我的,要查清事情的缘由,恐怕还得找到他。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好自为之。”马小宁说完,起身往外走了出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紧皱着,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说的话。

“对了。”

就在这时,马小宁又停了下来,说道:“有的人你认为可以信任,却未必是真,有时候你更应该相信自己看到的。”

“这话什么意思?”我一挑眉,有心追问。

可马小宁说完,人却已经消失在夜色中,我追出去,怎么也找不到她的身影。

我有些阴沉的回到店里。

马小宁说我应该相信自己看到的,指的是什么?

我又该不该相信她说的话?

想了一会儿,我给刘茂三打去电话。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一切都了解清楚。

整件事细细想来,我愈发觉得不对劲,先是昨天在殡仪馆见到李薇晴的遗照,再到今天纹灵的中断,然后马小宁又莫名出现在这里,一切好像都透着一股看不见的诡异。

也许只有从刘茂三这里才能找到答案。

电话打了几次都没有接通。

我心想这老小子该不会是故意躲着我,于是我接着拨号过去。

过了许久,刘茂三终于接电话了。

听见刘茂三没好气的骂道:“我说林耀,你小子真是一刻都不让哥哥我消停啊,怎么滴,是不是我给你那颜料效果太好,事主要给你加钱啊!”

刘茂三说话的声音时重时轻。

“老刘,你给我介绍的那个客户,到底是什么人?”我开门见山的问他。

“客户?哪个客户?”

电话里,刘茂三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李薇晴啊,她就是个制药公司的老总啊,我昨儿不都告诉你了嘛!咋了?出什么事了?”

我赶紧把今天发生的事和他说了。

电话那头的刘茂三闻言,一个惊诧大叫:“什么?你灵纹到了一半断了?”

不等我说话,刘茂三又骂道:“**可知道纹灵半途而废可大忌!行了,啥也别说了,我这就回去,你赶紧来殡仪馆找我!”

刘茂三说完挂了电话。

我沉吟了一会儿,下了卷帘门,就从抽屉里取出一把锈迹斑斑的匕首。

这匕首可有来历,曾用黑狗血浸泡过七七四十九天,又涂过尸油和尸血,是驱邪镇魂的利器,曾经是爷爷的随身物,后来传给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