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督的掌中娇 已完结

厂督的掌中娇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是糖 主角:穆青棠顾青如

厂督的掌中娇穆青棠顾青如大结局在线阅读

《厂督的掌中娇》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厂督的掌中娇》由是糖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穆青棠顾青如,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顾青如缉拿有功的赏赐,青棠成为千古第一,也是唯一一个文臣之女下嫁东厂厂督的人。世人都说,顾青如杀人不眨眼,就算是圣上赐婚,穆家女也活不过三年。大婚当日,他身着喜服,放下了身段,心甘情愿背她下花轿。他是别人口中的督主,是千千万万人之上的九千岁。却捧她于万人之上。他说:生死不离,你穆青棠一辈子都是我顾青如的妻子。从前青棠一直觉得,她不过是顾青如手里的玩意儿,是生是死都在他一念之间……后来......

《厂督的掌中娇》小说试读

翌日,督主府。

顾青如立在窗前,阳光透过海棠树落到他身上影影绰绰的。

他着了件靛青色衣裳,眉目清俊,不做声时很有书生意味。

自刘昭赐婚后,薄薄的几页宣纸书尽穆家大小事。

前两日忙于审讯东平伯,大半光景在牢狱里混过,今日得空又想起这桩小事。

“还算聪明。”

可再聪明也不及她姐姐,她跪下时她姐姐那扇子样的睫毛颤颤,还是上回的伎俩。

顾青如冷眼撂下,那双眼睛宛若照不见光的幽潭,没有一丝暖意。

“怀玉。”

“督主。”候在门口的怀玉等着顾青如吩咐。

“去库房取对翡翠镯子。”

送谁自然不言而喻,怀玉正要告退去做,又听得顾青如轻轻扣了扣桌案,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就见记着穆家大小事的几张纸如雪花般纷扬落下。

顾青如背光而立,适才的书生意味现下了无痕迹,一身靛青的衣裳暗处如同沾血玄衣。

怀玉喏喏应是,干爽的后背已被冷汗浸湿,如今的督主越来越捉摸不透了。

他拿袖子擦了擦脸,不敢议论慌忙去办。

丫头们收拾完散落的宣纸,摸着顾青如的意思将其放在一侧,略候了会儿又换上盏热茶这才合上书房门,侍在外头。

怀玉动作向来快,不几时便取了镯子复命。

顾青如取了个瞧,还算满意:“走吧。”

去哪儿?

给他夫人罪受的人,一点警告。

和阔派的督主府比,穆家的宅院就显得有些小意。

顾青如坐在主人位扣着桌案,似笑非笑的看向下头弯下脊背的穆时平:“穆大人,我夫人呢?”

穆时平擦擦额头汗,不敢耽搁又拿不清他上门要哪个女儿:“督主大人稍等,这就去请。”慌忙叫把漓月与青棠叫来。

“多谢。”

这谢道的极为敷衍,看也不看,也不让穆时平落座,明明是别人家偏生比别人还像个大爷。

穆时平哪敢承他的谢,只做没听见,蒙混过去。

两个女儿来的一样快,不一样的是,向来喜欢俏皮颜色的漓月今日穿了身大白色,周身上下素净的快和奔丧一样。

青棠照旧历,选了身青色,倒是没想到同顾青如撞了。

两人还没站定,顾青如闲闲一眼,略有些哭啼的漓月瞬间噤声,顾青如满意的点头,踱到青棠跟前,牵着她的手:“夫人。”

自他离得近起,青棠就开始颤抖,脑子里全是那日他周身染血的模样。

特别是当那双手触及时,青棠没忍住仔细瞧了瞧他,若不是眼前立着个活生生的人,她都要怀疑这是个死人了。

竟比她的手还要凉几分。

“督主。”她有些哆嗦,又不敢使劲儿收回手,跟着顾青如到前头坐下。

“你再抖我就把你姐姐手剁了。”

青棠欲哭无泪,给自己做了那样久的心理建设荡然无存,她带着哭腔:“督主你手好凉,我怕冷。”

漓月屏息凝神,那颗因为顾青如牵走青棠的心,又悬在半空。

若不是这人是顾青如,漓月定要说上两句,可那是顾青如,她连瞧一眼的胆色也无。

顾青如看她怕成这样有些好笑:“你是我夫人。”招来怀玉,让他把匣子放在青棠跟前。

也不晓得是不是被顾青如这句话安慰到了,青棠定了心思问:“这是?”

“送你的,瞧瞧。”

开了匣子里头是对碧莹莹的翡翠镯子,不知怎么,她想起那对被漓月抢去的镯子,她抿抿嘴角,望向顾青如。

她这样子,跟只怯怯的猫似的,顾青如想逗她,余光里扫到穆时平,脸色倏然沉下。

“穆大人还是安分些。”

他挑挑眉:“咱家有个夫人,可没有岳丈。”

穆时平低声应是,不再言语。

青棠没忍住,吸了口凉气,又怕顾青如怪罪,小心翼翼的瞧了他脸色,以为他不知道,这才端起茶喝了口。

顾青如将她的这些小动作尽收眼底,脸上隐约些笑意复又敛起,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漓月。

虽说家中父母偏疼姐姐,却也没短她什么,青棠看出顾青如的意思,没忍住拉了拉他的衣角。

“督主。”她深深吸口气,想起身却被顾青如牵着手,没了法子,她只能凑的近些。

“嗯?”

“督主什么时候娶我过门?”话说的俏皮,底气却不怎么足,怯生生的,哪像有圣上赐婚的模样。

顾青如眉头一挑,松开牵着青棠的手,捏住她的下颌,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

青棠不经意间与他视线对上一瞬,她打了个寒噤匆忙移开视线,不敢瞧他的眼睛,

拽着的衣角也从手里溜走。

“看着。”他手上用力,说话也不客气,周身和颜悦色退了个干净。

青棠被他捏的有些疼,眼里不自觉的带上雾气,整个人都紧凑起来,僵硬得像块石头。

“祖宗。”她声音含糊,怕自己口水不慎落到他手上,“我疼。”

她学着那日的模样去对他卖乖,顾青如这回全做没看到,冷哼一声,这才松手。

真真如传闻所说,阴晴不定。

青棠揉着脸,轻轻蹙蹙眉,感叹这样一句又想着她要嫁与他不禁悲从中来,眼里雾气更甚几近落下。

“咱家婚事简单,这两日过了就来迎你。”

看她脸上留下的指印,顾青如不大自在,伸手过去时没忘记着青棠微微放大的瞳孔。

他难得示弱:“别怕,你是我夫人。”

又是这句话,青棠信了才会有鬼,但她自知惹不起,人命在他眼里还不如路边野草来的长久。

她低眉顺眼,应了句:“是。”

一旁的怀玉尽收眼底。

督主啊督主,你就快把夫人吓死了。

哪有不准人怕,说要剁了别人姐姐的手,不敢看你就生拉硬拽的。

感怀的同时,怀玉也很意外,督主对夫人上心远超表象。他心下琢磨两下,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青棠,复又垂下眼候着。

一时半会儿扭不过来,顾青如也不强求,他动不了他夫人,自有人能与他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