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连载中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草莓啵啵 主角:荆慕谣萧野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第10章 :分还是不分 免费试读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小说介绍

网络红文作者“草莓啵啵”带着最新的作品,这部《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内容十分丰富,文中出场的主人公是荆慕谣萧野,主要讲述的是:二十一世纪著名警花荆慕谣穿成古代棺中女,还带着一个弟弟。父母双亡就算了,大伯还不仁,大伯娘惦记着她的彩礼钱,要把她嫁给无颜之人。荆慕谣撸起袖子收拾他们,顺便把救命恩人拽来合作成亲。萧野:你我成亲,我替你解决彩礼钱的麻烦,你把你的所学教我。荆慕谣:成交!后来——萧野:夫人,这亲成都成了,不如我们把名分坐实了,一起共看这天下盛世。荆慕谣手抚着显怀的肚子,气恼地瞪了萧野一眼:你给我往那跪着去!...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小说试读

“哟,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说不会分给我,这会儿怎么突然将最好的猪蹄给了我,自己留下了那些根本不能吃的?”萧野看了看荆慕谣递到面前来的猪蹄,又看了看那边剩下的。

荆慕谣唇角一抽,果断将递出去的猪蹄收回,“你说的对,这猪蹄这么好,的确不该给你。”

“送出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萧野反射性地伸手要将荆慕谣手里的猪蹄给抢过来,他就是嘴上过一把打荆慕谣脸的瘾,可没想真不要猪蹄。

荆慕谣也就象征性地躲了躲,就让萧野夺走了她手上的猪蹄,权当是回报他方才替她出头。

“带着属于你的猪蹄,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吧。”荆慕谣摆了摆手,正好,她不用麻烦了。

萧野皱眉,总觉得这猪蹄到手过于轻松,自己好像被摆了一道?

“不是让你走?你还杵在这里不动干什么?”荆慕谣指挥着荆慕霖把装在盆里比较好拿的猪下水往茅屋搬,回头见萧野还没走,顿时怀疑萧野是不是改变主意,又想留下来了。

萧野脸色一黑,她这幅警惕的样子是怎么的?他没走,于她而言就那么嫌弃吗?

“这么想让我走,我偏不走,看你能耐我何!”言罢,不给荆慕谣反应的机会,径直便提着猪蹄往荆慕霖方才所去的方向走。

荆慕谣瞪眼看着萧野的背影,气笑了,怎么就让她遇上这种人了呢?

两手抱起猪头,抬脚追了上去。

一前一后到了茅草屋,先到的萧野有些嫌弃眼前的屋子,这一看就不怎么样,但凡是来一场的大风,它就得倒了。

“赔上大半只野猪,就换来了这不禁风不禁雨的屋子,真亏。”

“短时间内能有这么个屋子已经算是不错的了,难不成你想让我跟小霖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吗?”荆慕谣没好气地白了萧野一眼。

她可从未说过要带着弟弟一直住在这个茅草屋里,这只不过是他们暂时应急的地方罢了。

“既然这么嫌弃,你跟过来干什么?”

“哼!”萧野扭头就踏进茅草屋,不请自入,嫌弃是一回事儿,顺着荆慕谣的意离开,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说白了,就是凭什么他要听荆慕谣的,说走就走。

人已经进去了,荆慕谣也没办法将人给叫出来,只好无奈地跟了进去。

原主父母留下的这片地挺大的,几个帮忙搭建茅草屋的叔伯考虑到荆慕谣姐弟俩以后可能会想要种一些东西,就在搭建茅草屋时,给姐弟俩留出了不小的空地。

是以,茅草屋其实并不算大,只能说堪堪能容下姐弟俩,还有一些生活必须品之类的东西。

当然,眼下这个茅草屋除了姐弟俩,萧野以及剩下的猪之外,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你们似乎还缺了床榻。”萧野撇了撇嘴,更嫌弃了,说是要搭建茅草屋,那些人还真就只搭建了茅草屋,连个床板板都不给人姐弟俩打两张。

这难道要他们直接睡在地上吗?

“你会不会打床板?”荆慕谣眸光闪了闪,没床确实是一个大问题,若是萧野会做,她可以勉为其难地在处理自己的那一部分猪时顺便帮他处理了猪蹄。

萧野给了荆慕谣一记白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哦,看来你是不愿意,那滚吧,猪蹄给本姑娘留下。”荆慕谣说罢,趁萧野不注意,伸手飞速从他的手中夺回了猪蹄。

萧野气笑了,“你要不要脸?”

“脸是什么东西,能吃吗?”荆慕谣眸底飞快地划过一丝笑意,某些时候,是可以不要任何脸面的。

“你!”萧野脸色一绿,她怎么能这么的不要脸?

荆慕霖看了看姐姐,又看了看萧野,忍不住弱声弱气地问:“我们不止是没有床,还没有锅碗瓢盆,这野猪肉怎么办?”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荆慕谣脸色僵了僵,她怎么把这茬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方才信誓旦旦问我是留下猪蹄还是带着猪蹄离开,结果手里却是连个锅都没有,这真是我今年以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萧野反应过来后,立即忍不住嘲笑。

荆慕谣突然觉得手有点痒,非常地想要盘点东西,比如,眼前这个笑得极为嘲讽的男人的头。

“你觉得很好笑?”荆慕谣看萧野的目光逐渐危险。

萧野笑声戛然而止,甚至下意识警觉地往后退了两步,拉开自己跟荆慕谣之间的距离,虽然她应该不至于对他暴打出手,但他还是小心一点儿的好。

“难道你不觉得好笑?本来都做好了要大展拳脚的打算,结果临了了,没有锅,哈哈哈!”说着,萧野忍不住又笑了。

荆慕谣向来信奉忍无可忍的时候就可以不用忍了,所以萧野再度笑出声,明显就触动了她的底线,她也就没什么好接着忍的,将手上的猪蹄随手搭在猪头上,便摩拳擦掌地向萧野逼近。

“站住!”萧野心头一跳,又往后退了两步,荆慕谣一个姑娘家,不至于真因为他笑了,就要揍他吧?

几个柳家的壮汉都不是荆慕谣对手,他一个人就更不可能是荆慕谣对手了。

“我让你站住,你耳聋了没听见是不是?”

“呵,你有本事笑,有本事别怂啊!”荆慕谣动作不停。

荆慕霖更是气鼓鼓地瞪着萧野,虽然他们没有锅碗瓢盆这些是事实,但萧野不能嘲笑他们!

眼见着后路即将无可退,萧野正考虑要不要拼一把,先下手为强时,茅草屋外传来了齐翠儿由远及近的声音——

“阿谣,我跟你村长叔突然想到你这新搭起来的茅草屋里什么都没有,就给你挑了些旧的但还能用的锅碗瓢盆过来,希望你不要嫌弃。”

话音落,手里拎着东西的齐翠儿就到了跟前,目光奇异地打量着两人。

好家伙,这是在干什么呢?

萧野看着齐翠儿手上的东西语塞,这下好了,该有的有人眼巴巴地送来了,脸疼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