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连载中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草莓啵啵 主角:荆慕谣萧野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第4章 :分家 免费试读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荆慕谣萧野的小说叫做《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本小说的作者是草莓啵啵所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二十一世纪著名警花荆慕谣穿成古代棺中女,还带着一个弟弟。父母双亡就算了,大伯还不仁,大伯娘惦记着她的彩礼钱,要把她嫁给无颜之人。荆慕谣撸起袖子收拾他们,顺便把救命恩人拽来合作成亲。萧野:你我成亲,我替你解决彩礼钱的麻烦,你把你的所学教我。荆慕谣:成交!后来——萧野:夫人,这亲成都成了,不如我们把名分坐实了,一起共看这天下盛世。荆慕谣手抚着显怀的肚子,气恼地瞪了萧野一眼:你给我往那跪着去!...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小说试读

那一眼里头,仿若是在说,如果不是你动的手脚,那为何他跟姐姐喝完了她做的汤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似的。

柳盼脸色一僵,这要怎么解释?荆慕霖这个小兔崽子是怎么回事?年纪这般小,记忆力倒是挺好,她做了什么都还记得!

“柳盼,你倒是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齐翠儿听到此时,多少能揣摩出来柳盼那般做的心思,无非就是想摆脱了荆慕谣姐弟二人,好让他们自己过得更好罢了,脸上当即毫不掩饰的露出几分不屑。

她向来瞧不起柳盼的为人,如今猜到了柳盼可能那般做的心思,心中登时更加瞧不起柳盼了。

柳盼呐呐半晌,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来,只好耍无赖道:“反正我什么都没做,给你们做补汤,那也是为了要给你们补身体罢了,你们喝出事儿来怎么能怪我?”

“是不能怪大伯母,毕竟大伯家五个孩子,都快要揭不开锅了,大伯母会想着将我姐弟二人给除了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不是?”荆慕谣一副‘我理解,我不怪你’的脸色。

柳盼一口气哽在喉间,上不去,下不来,偏偏荆慕谣说得还有道理,她根本就找不出话来驳斥回去。

“柳盼啊,你这样就不对了!”苟富贵总算是从自家婆娘莫名瞪自己的那一眼里头,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儿了,他满脸不赞同地看了柳盼一眼。

柳盼脸色变了变,想都不想便道:“村长家中富裕,自是不懂我们这穷人的心酸!您觉得我做得不对,那是您没养过那么多孩子!”

“有本事,村长自此以后负担他们姐弟二人的生活,别来找我啊!”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苟富贵黑了脸,这荆慕谣是荆家的人,怎么能他们家来负担呢?“荆成,你是当家人,也不管管你婆娘?”

柳盼冷哼了一声,抢了荆成的话头,“人话,村长难道听不懂吗?您也别找我们家阿成,我什么态度,阿成就是什么态度!”

既然人没死,那他们也不管,这姐弟俩是死是活都跟他们没关系。

“你们……阿谣阿霖可是荆海唯一的孩子,你们作为大伯大伯母怎么能这么对他们呢?荆海的那份地儿,也没见你们说不要啊,他的孩子你们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齐翠儿实在是看不过去了。

这人活要脸,树活要水,柳盼不想养荆海的儿女,却想占着荆海的那份地儿,她脸怎么那么大呢?

柳盼老脸被说得一红,话没过脑便出口道:“就荆海那点地儿,我还不想要呢,种什么没什么的!”

“既然大伯母不想要,那就将它还给我们姐弟二人吧,总归您与大伯也不想继续养着我们姐弟二人,那就将我父亲的那份地还给我们,我们自己生活。”荆慕谣一开始打的主意就是拿回原身父亲的那份地。

届时,即便是没人管,她相信自己也能养活自己跟弟弟。

柳盼眉头一皱,突然又不乐意了,虽说那地儿吧种什么没什么,但好歹还是块地儿啊,以后他们要是有银子了,在那上头盖个房子什么的也是极好的事情,就这么还给了荆慕谣,她这心里怎么就这么不得劲呢?

“怎么?大伯母不愿意?那也行,我与弟弟以后就还要再劳烦大伯母照看了。”等了许久不见柳盼开口,荆慕谣眉峰一挑,当即撂下狠话。

柳盼一想到继续养着这两姐弟的开销,这以后哪还有什么银子盖房子,瞬间就摈弃了对荆海留下来的那块地儿的不舍。

“还给你就还给你,当谁很稀罕似的!”

“村长,你可都听见了啊,我把荆海的那块地儿还给他们姐弟俩,他们日后是死是活可就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比起继续养着不是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孩子,她宁愿舍弃一块没什么用处的地儿。

苟富贵皱眉就想反对,一块儿地儿而已,哪能让现在什么都没有的荆慕谣带着弟弟活下去?

“村长,就这样吧,阿谣也不想给大伯家增添麻烦。”荆慕谣看出了苟富贵想反对,当即抢在他开口之前一锤定音,可不能让他坏了自个儿的事儿。

苟富贵未能出口的话就这般死了,人都已经如此说了,他还能如何?只能是点头:“也罢,那就如此吧。”

“你们要是缺什么,可以暂时找人借着,日后再还。”齐翠儿笑了笑,说了句没什么意义的场面话。

荆慕谣压根没听进去,仅仅只是面上与之虚与委蛇了一番,之后她根本就没去求任何人!

原身父亲留下的那块地儿,处于木溪村背靠着的那座山的山脚下,因着地势过高,水引不上去,只能种些不需过多浇水的东西。

那地里原先还种了些东西,但在柳盼要将这块地交还给荆慕谣之前,她愣是硬生生将那地里种的东西全给薅了,半点没给姐弟两留下。

荆慕谣牵着弟弟的手,放眼看这块什么都没留下的地儿,脸色忍不住一冷,不愧是能狠下心来将两个孩子毒死的人,这还真什么都没留下。

“姐姐,什么都没有,我们吃什么?晚上睡哪?”荆慕霖担忧地皱起了小眉头,他虽然也不喜欢大伯家,但在大伯家,至少他跟姐姐还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屋顶,这里就天跟地,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荆慕谣敛起了脸上的冷色,方才转眸看向弟弟,抬手在弟弟的脑袋上揉了一把,笑着反问道:“阿霖相不相信姐姐的本事?”

“相信,可是……”荆慕霖毫不犹豫点头,但眼中担忧却是半点没减少。

荆慕谣很满意便宜弟弟对自己的信任,唇边所挂之笑容更盛了几分,“没有可是,阿霖相信姐姐就行,你呢,现在去村长家好好待着,等姐姐去接你。”

“姐姐要去哪?”荆慕霖不愿意地撇了撇嘴,“我可以跟着姐姐,保证不给姐姐添麻烦。”

荆慕谣仍旧还在笑,可笑容里却满是不容拒绝,“不行,阿霖要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