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连载中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草莓啵啵 主角:荆慕谣萧野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第11章 :雪中送炭 免费试读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小说介绍

作者“草莓啵啵”编写的《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主要人物是荆慕谣萧野。全文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全文主要讲述了:二十一世纪著名警花荆慕谣穿成古代棺中女,还带着一个弟弟。父母双亡就算了,大伯还不仁,大伯娘惦记着她的彩礼钱,要把她嫁给无颜之人。荆慕谣撸起袖子收拾他们,顺便把救命恩人拽来合作成亲。萧野:你我成亲,我替你解决彩礼钱的麻烦,你把你的所学教我。荆慕谣:成交!后来——萧野:夫人,这亲成都成了,不如我们把名分坐实了,一起共看这天下盛世。荆慕谣手抚着显怀的肚子,气恼地瞪了萧野一眼:你给我往那跪着去!...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小说试读

齐翠儿拿来的东西远不止是她嘴上说的锅碗瓢盆,还有米盐之类的必需品,更令荆慕谣惊喜的是,其中居然还有八角,辣椒,花椒,香叶这几样做卤味能用上的作料。

“瞧婶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这时候能给我们姐弟俩送来它们,无疑于是给我们雪中送炭,我们哪儿会嫌弃东西是旧的?”

荆慕谣从齐翠儿手上接过那些东西,并妥善地安放好后,想也不想地就动手抱住了齐翠儿。

“哎,阿谣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齐翠儿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她脸色一变,就动手不容反抗地将荆慕谣给推开。

荆慕谣眸底划过一抹讪讪,咳,她忘了这里的人表达感谢的方式比较含蓄,可能有些吓到齐翠儿了。

“不害臊!”萧野瞪了荆慕谣一眼,虽然被抱的人不是他,但他就是觉得不爽。

这要是给她送来这些东西的是个男人,她为了表示自己的感谢,是不是也要上去拥抱他?

荆慕谣不知道萧野的不爽到底是怎么来的,可那并不妨碍她将萧野瞪回去,“我抱我的,与你关系吗?”

“比起早就该离开这里的你还在这儿不走,我跟你到底是谁比较不害臊?”

“你!”萧野被堵得你了半天说不出下文来。

齐翠儿在两人之间来回看,有些担心,“阿谣,你一个女人家带着弟弟生活,有什么事儿你可得一定要说,别让人给欺负了。”

“她那么虎,谁能欺负得了她?她不欺负别人就算是不错了。”萧野一脸‘你怕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瞥了齐翠儿一眼,她是不是对荆慕谣的武力有什么误解?

还是齐翠儿选择性眼瞎,把前不久荆慕谣以一人之力,把柳盼娘家那几个兄弟给撂倒了的事情当做没看见?

齐翠儿没好气地瞪了萧野一眼,“再怎么虎,阿谣也还是一个女孩子,你个不知打哪儿来的野男人知道什么?”

野男人?

萧野脸色一黑,这个词是这么用的?

“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她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男人就是野男人,这是什么歪理?

齐翠儿脸色一僵,就这人先前对柳盼丝毫不留手的样子,她相信换成她,他也一定依旧不会有任何留手!

“婶儿,我这儿还有点乱,劳烦您跟小霖帮我好生规整一番。”言罢,荆慕谣伸手拽住萧野的手,将人往外拖,不给萧野丝毫反抗的机会。

萧野骂声还未出口,就已经被荆慕谣拖出了茅草屋,脸色登时就变得非常难看。

“你什么意思?”

“让你圆润离开的意思。”荆慕谣环抱双手,冷眼睨着萧野,“独来独往,不懂人情世故不是你的错,我不怪你对帮我的人出言不逊。”

“但,现在请你从我眼前消失。”

“不识好歹!”萧野气得不想再多看荆慕谣一眼,愤而转身抬脚就走。

走出好长一段距离后才猛然反应过来不对,他什么都没拿走,自己这不是亏了吗?

萧野停下脚步,回头想要回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可走出一点儿距离后,他却又反悔了。

方才他在气头上,那般干脆地就抬脚离开了,这会儿要是回去,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算了,今儿个他不跟荆慕谣计较,日后他总会有机会将场子给找回来。

萧野勉强说服了自己,重新转身离开,但心中的郁气却还是没消。

离了木溪村,萧野走进了自己每次宣泄情绪的赌坊,

然而,以往都会小赢一番,今儿个却像是被霉运附身了似的,把把都输了,没一刻钟时间,萧野身上带的银子就全都输给了赌坊。

这下,更是郁结了。

荆慕谣顺利送走了萧野,反身就回去跟着一起收拾。

两刻钟后,齐翠儿确认没什么是自己还能帮忙的了,便告辞回家,留下荆慕谣姐弟二人对着收拾出来的厨房。

“咕咕……”突然,荆慕霖的肚子响了起来,他下意识抬手捂住肚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姐姐,“姐姐,我饿了。”

荆慕谣抬手揉乱了荆慕霖的头发,“淘米会不会?我们现在做饭。”

“会!”荆慕霖眼睛一亮,当即行动起来。

荆慕谣确认荆慕霖真的没问题后,放心地将火生了起来,并开始处理剩下的猪下水等。

他们现在肚子已经饿了,没时间再去等卤味做好,毕竟卤味做起来需要好几个小时,她只能挑用时比较少的猪下水处理了,尽快爆炒出来。

等荆慕霖淘米好,将饭给煮上,荆慕谣手里的猪下水也处理得差不多了。

很快,一股勾人的味道就传了出来。

这味道谈不上香,却莫名地让人禁不住流口水。

荆慕霖眼巴巴看着姐姐将锅里的猪下水出锅,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猪下水还能吃,不仅能吃,还可以做得这么的诱人。

“好了,我们今儿个就先吃这个,明日等把猪头肉猪耳猪蹄什么的卖出去了,我们再吃更好的东西。”荆慕谣将煮好的饭盛了两碗出来,其中一碗放到荆慕霖面前。

荆慕霖端起饭,迫不及待地动筷,尝试。

原以为入口会有不好的味道,却没想到不好的味道完全没有就算了,竟还让他吃出另一番滋味,一筷子完了还想继续吃。

见状,原本还担心荆慕霖接受不了这个味道的荆慕谣顿时放心了,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猪下水的味道。

姐弟俩就着爆炒的猪下水,吃了一顿算是满足的晚饭。

荆慕谣收拾好碗筷,就开始忙活着将猪蹄还有猪头肉猪耳给卤起来。

待一切都忙完,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荆慕谣确定火一时半会儿的不会有问题,转身就去让荆慕霖洗漱,拿稻草铺一铺,先将就一晚,明日再让人打两张床来。

夜渐深,飘散而出的奇怪又诱人的味道也越来越浓郁。

荆慕霖早就睡了,荆慕谣为了看火还在强撑,两眼要睁不睁,要闭不闭的。

茅草屋外,明亮的月光下,似乎有道身影在鬼鬼祟祟地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