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连载中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草莓啵啵 主角:荆慕谣萧野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第2章 :回去讨公道 免费试读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小说介绍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是由作者草莓啵啵所著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精彩章节节选:二十一世纪著名警花荆慕谣穿成古代棺中女,还带着一个弟弟。父母双亡就算了,大伯还不仁,大伯娘惦记着她的彩礼钱,要把她嫁给无颜之人。荆慕谣撸起袖子收拾他们,顺便把救命恩人拽来合作成亲。萧野:你我成亲,我替你解决彩礼钱的麻烦,你把你的所学教我。荆慕谣:成交!后来——萧野:夫人,这亲成都成了,不如我们把名分坐实了,一起共看这天下盛世。荆慕谣手抚着显怀的肚子,气恼地瞪了萧野一眼:你给我往那跪着去!...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小说试读

“哟,难为你居然反应过来了啊!”荆慕谣冷笑更盛,抬脚作势就要踹,“来,不是要示范吗?你可别躲。”

“傻子才不躲,小爷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萧野猛地窜出去老远,头也不回地跑走。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日后他总会找到机会把场子给找回来的!

很快,萧野就不见了身影。

“姐姐,我们现在去哪儿?”荆慕霖转眸茫然地看着姐姐,他们就是被大伯娘下毒后埋进棺材里的,一定不能再回去。

可,若是不回去,他们好像也没地方能去?

荆慕谣抬手摸了摸荆慕霖脑袋上的发,笑道:“咱们没死成,那自然是要回去找大伯娘讨要一个说法的,你说是不是?”

“话是这样说,但以大伯娘的性子,怕是不会承认自己做过什么。”荆慕霖皱眉,明明小小年纪却像个大人似的担忧。

荆慕谣眸底飞快划过一抹暗光,“这可就由不得她了。”

木溪村。

村长苟富贵一打开自家门,瞬间就被两个躺在他家门口的人给吓了一跳,惊叫着整个人往后跳退了两步,“啊!什么东西!?”

“这一大清早的,你是见鬼了吗?吼那么大声干什么?”齐翠儿自里屋走出,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自家男人。

苟富贵抖擞着手,指着大门外,“这这这,真的见鬼了,不信你来看,我刚刚开门的瞬间看到了荆家前不久刚下葬的那两个孩子了!”

“我看你就是没睡醒!人都已经下葬了,哪里还会出现在你的面前?”齐翠儿是不信的,兀自忙着,半点没有要过去看看的意思。

苟富贵张嘴想说他不是没睡醒,可他的话还未出口,耳边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村长伯伯,我没死,我是阿谣啊,我回来了。”荆慕谣不知何时自地上站了起来,一手拉着弟弟,俏生生看着苟富贵。

苟富贵脸色一僵。

他,绝对是出现幻听了!

“富贵,你有没有听到阿谣的声音?”齐翠儿也听到了荆慕谣的声音,思及自家男人前不久刚说过的话,心头忍不住拔凉拔凉的。

这不能够啊,人下葬的时候他们都是亲眼看到的,这会儿她怎么就听到了荆慕谣的声音了呢?

苟富贵闻言简直要哭了,他很不想承认自己听到了,可连自家婆娘都听到了,那声就不可能有假,便只能哭丧着脸点头,“听,听到了。”

“哎哟!这到底咋回事啊!”齐翠儿猛地拍大腿,转身就要去厨房拿灶神来驱邪。

荆慕谣看着这对夫妻的反应,登时哭笑不得,忙再度出声道:“村长伯伯,你倒是回头看看我啊,我真是人,没死。”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跟弟弟在棺材里了,要不是恰好有人来挖坟,我与弟弟还真彻底没命了呢!”

“你,你真不是死人?”苟富贵听着荆慕谣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忍不住偷偷转头去看站在门外的荆慕谣姐弟二人。

荆慕谣毫不迟疑地点头,并抬手指了指自己与弟弟在早晨暖阳之下的影子,“当然不是,村长伯伯你看,我跟弟弟在阳光下是有影子的!”

“死人惧怕阳光,也没有影子不是?”

“这说的倒是有那么几分道理。”齐翠儿要去拿灶神的脚步也不动了,她看着荆慕谣姐弟二人在阳光下的影子,壮着胆子就抬脚转而走向姐弟二人。

这,都有影子,应当就不是那劳什子的脏东西吧?

荆慕谣领着弟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待走过来的齐翠儿确认了他们姐弟二人真是活的后,方才湿了眼眶,拉着弟弟对着齐翠儿两人跪了下去。

“还请村长伯伯,伯母替阿谣做主,去问问我家大伯,大伯母,为何要将我与弟弟活生生地钉进棺材中下葬!”

彼时——

“阿野,你昨儿个晚上真的去挖了?我们怎么就这么不信你有这个胆子呢?”木溪村外不远的小镇上,几个吊儿郎当的混小子围着萧野,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不信萧野真去挖了的话。

萧野年轻气盛,哪肯让这些人就这般看不起自己?当即便开口挑衅:“你们要是不信,大可跟我一起去看看啊,反正现在是大白天,于你们来说,没什么好怕的不是?”

那对姐弟在昨儿个晚上出来后就离开了,那个地方如今就剩下一座空坟,他没什么好怕的!

将这些人带过去,然后趁着坟地的诡异气氛,一脚一个踹进棺材里,肯定能看见他们无比惊恐的嘴脸。

“成啊,去就去,谁怕谁是狗!”萧野挑衅,几个混子自然不可能在萧野面前示弱,当即纷纷表示要去看看,萧野是不是真的去挖了。

萧野二话不说地就给他们带路,一行十人浩浩荡荡的往木溪村坟地而去。

好巧不巧,一行人赶往木溪村坟地时,荆成和柳盼因着心中不安也前往木溪村坟地查看荆慕谣姐弟坟墓的情况。

不想到时发现,荆慕谣姐弟二人的墓被人给挖开了!

“这,这怎么成这样了?”柳盼错愕地看着那被掀开放到一边的棺材盖,棺材里的姐弟俩不知所踪。

他们木溪村穷得很,这一片墓地所葬皆是他们村的人,陪葬品根本没有,按理说不该有人会来挖坟偷盗才对。

荆成想到了某种可能,脸色瞬间变了变,“难道阿谣没死?”

“怎么可能没死?”柳盼瞪了一眼自家男人,荆慕霖她是不敢肯定,可荆慕谣是她亲自动的手,分明确定人都已经没气了,方才将人入棺中匆匆下葬了,怎么可能没死呢?

再说了,就算荆慕霖还活着,那也不过就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哪有那么大力把比他大上那么多的姐姐从棺中给弄走?

荆成也知道自己猜测的可能很是荒谬,可若不是如此,又怎么解释如今荆慕谣姐弟二人的尸体不在棺中?“那你说,要是他们死了,那么他们的尸体现在哪去了?”

“你可别告诉我,那些个偷盗者还偷尸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