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连载中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草莓啵啵 主角:荆慕谣萧野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 第1章 :穿成棺中女 免费试读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小说介绍

荆慕谣萧野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穿越架空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二十一世纪著名警花荆慕谣穿成古代棺中女,还带着一个弟弟。父母双亡就算了,大伯还不仁,大伯娘惦记着她的彩礼钱,要把她嫁给无颜之人。荆慕谣撸起袖子收拾他们,顺便把救命恩人拽来合作成亲。萧野:你我成亲,我替你解决彩礼钱的麻烦,你把你的所学教我。荆慕谣:成交!后来——萧野:夫人,这亲成都成了,不如我们把名分坐实了,一起共看这天下盛世。荆慕谣手抚着显怀的肚子,气恼地瞪了萧野一眼:你给我往那跪着去!...

《穿成无赖将军的小悍妻》小说试读

是夜,清冷月光下有人挥舞着铁锹在挖。

一座刚起的新坟被挖得惨不忍睹,很快露出了底下埋着的棺材。

棺材不算顶好的木料做成,却算得上牢固,钉子一钉,保准是让里头的人无法掀盖而出。

萧野冷笑了一声,眸底隐晦划过一丝厉色,“谁说小爷不敢挖,这不挖出来了吗?”

“咚!”像是回应他的话似的,那棺材里突然传出一响!

萧野脸色一僵,“应该是我听错了吧?棺材里的人明明都已经死绝了,哪还能弄出什么动静来?”

话是这么说,可他脚下却是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而就在这时,棺材里再度传来了声响,“咚!咚!咚!”

越来越急,好似棺材里的东西在急着出来一般。

萧野脸色一变,转身拔腿就想跑,不料他脚下还没能跑出两步呢,身后就骤然传来了一声巨响,惊得他不由自主回头去看,便见那原本盖得好好的棺材盖被一股不知名大力给掀到一边!

有一人缓缓从棺中坐了起来,目光迷茫地看着萧野,她明明记得前一刻还在跟歹徒交手,怎么一眨眼,地方就换了?

不仅地方换了,面前的人也换了一个。

萧野惊惧地瞪圆了双眼,以为是自己挖坟的行为促使了诈尸,当即对着棺中人跪了下去,嘴里念叨道:“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是求财,没想打扰,只要你安息放过我,我一定每日晨起给你烧香供奉,助你早日投个好胎!”

“安息?”荆慕谣双眼危险一眯,她可没死,安息什么安息?

没等她想明白,脑子里突然就多出了一份不属于她的记忆——

木溪村荆慕谣,父母双亡之后带着弟弟借住在大伯家,原以为做事勤快点就能让自己跟弟弟过得好一点,却没想到阴毒的大伯母在鸡汤里给他们姐弟下了毒。

他们毫无所觉的喝下鸡汤后不久,就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荆慕谣长期劳作又吃不好,身体严重营养不良,喝下毒鸡汤后不久就一命呜呼,魂换成了来自异世,并且是一级警花的她。

而原主的弟弟比原主幸运,没喝多少,只是昏了过去,毒不致命。

萧野犹自不知自己说错了话,将头磕了下去,迭声应道:“是啊,安息吧,你已经死了,实在不应该起来,打扰了你是我的错,只要你回去,明日我定买许多纸钱来烧给你。”

“你好好瞧瞧,我像是死人的模样吗?”荆慕谣哭笑不得地扶额,揉了揉因为突然一下子接受太多记忆而有些泛疼的太阳穴。

不想,她头疼还未缓解,手就被一只泛凉的小手给牵住了,惊得她下意识转眸朝那小手的主人看去,那是一个约摸四五岁的小孩儿。

“姐姐,你好厉害!”小男孩带着还含着水光的双眼,依赖且崇拜的看着她。

“是厉害,不厉害咋能从棺材里出来!”萧野下意识地答了,随之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明明只有一个女人,这小孩儿的声音哪来的?

他好奇,即便此时此刻头皮发麻也好奇,所以他抬头小心翼翼地去看,不想这一看,就对上了女人旁边的小孩儿,心尖登时禁不住一颤,这会儿他装晕能不能行?

不管了,先晕再说。

萧野不等他们再开口,把牙一咬,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姐姐,人晕了。”荆慕霖眨了眨眼。

荆慕谣倒没想过人可能是装晕,毕竟眼下这种情况,换了谁,大概都得被吓得够呛,这人能坚持到这会儿才晕,已经算是不错了。

她先踏出棺材,将荆慕霖从中抱出来后,才牵着荆慕霖的手缓步走到萧野的面前。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大半夜的来挖坟,但看在我是因为你将棺材上所覆盖着的那一层土给挖开,才让我得以踹开这棺材盖,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地将你给带走吧,免得你醒来发现自己还在坟地给吓死。”

言罢,荆慕谣松开荆慕霖,让他自己走,而她则是弯下腰,有些费力地将晕倒在地上的男人给扶了起来,旋身将人给背到了背上。

荆慕霖有些担忧的看着姐姐,“这个大哥哥看着好重,姐姐你能行吗?不行咱们就将他扔在这里吧?”

左右能来坟地挖坟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将人给带走了,还不知道会惹来什么麻烦呢!

“不能扔,好歹咱们是因为他才能从那口棺材中出来,不能忘恩负义,走吧。”荆慕谣说着,咬牙背着背上的男人往前走了两步。

边走边在心中大骂:这个人怎么那么重?她怎么变得那么菜了?所谓的穿越潮流为什么要让她赶上?她一点也不想赶上这个潮流!

荆慕霖撇了撇嘴,抬脚跟上,好吧,姐姐既然能将那困住他们的棺材盖给弄开,那将这个男人给背走,当是没问题的。

一行三人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荆慕谣就有些支撑不住了,脚下一不小心绊了一块石头,没稳住,直接带着背上的人摔了下去。

装晕的萧野反射性地睁眼,手舞足蹈的企图稳住自己,可不曾想,他根本就没能稳住自己,反倒还将自己装晕的事情给暴露了。

见状,荆慕谣当机立断地松开了本来还想护着人的手,自己稳住站好了,目光直勾勾看着没能稳住自己,摔趴在地上的萧野,凉凉道:“合着你根本没晕啊!”

真是枉费她居然背着一个装晕的男人走了这么远,他是怎么好意思待在她背上不吭声的?

萧野闻声浑身一僵,“那还不是你们姐弟二人过于吓人,在下为了自保,这才选择了装晕的!?”

“啧,你装晕还有理了是吧?是,我承认我们一开始确实是有些吓人,但后来我将你背起来时,你可别告诉我你没察觉出来我是人而不是鬼。”荆慕谣冷笑。

所谓情有可原,那是在无知的情况下,已知却还装着,那就是罪不可恕!

荆慕霖幽幽看着萧野,尽管没说什么,但他却是点了头。

萧野唇角禁不住一抽,“我那是,不想醒来让你感到尴尬。”

“呵,既然你没事,那么你滚吧,别再让我看见你。”荆慕谣的记忆中没有这个人,想来当是与她们姐弟二人无关的人。

既如此,接下来他们要去做的事情,就不适合他知道。

萧野巴不得离这对诡异的姐弟远远的,但作为男人的面子不能丢,他起身后狠瞪了荆慕谣一眼,“我可不会滚,要不你给我示范一个?”

“示范是吧,行啊,你背过身去,我这就给你示范!”荆慕谣冷笑,示范还不容易,抬腿踹他一脚,他就知道什么叫滚了。

萧野脸色僵了僵,哪儿有人做示范却让学习的人背过身去的?

“你这分明是想要趁我不备,动脚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