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诡事杂谈 连载中

民间诡事杂谈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一人之下 主角:陈浩陈玉龙

民间诡事杂谈陈浩陈玉龙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民间诡事杂谈免费完整版

《民间诡事杂谈》小说介绍

陈浩陈玉龙是悬疑灵异小说《民间诡事杂谈》中的主要人物,这是一本别具一格悬疑灵异小说,是作者一人之下的倾心之作,主要讲述了:孤身不入荒山庙。夜路不谈鬼神事。葬人不葬穴中心。杀猪匠死时往往断不了气。生在人世间,处处有诡异。看似寻常事,实则要人命。不信的话,转身看看?...

《民间诡事杂谈》小说试读

第6章

挖坟掘墓已经是犯了大忌讳,倘若再强行开棺的话,那就不是仅仅忌讳与否的问题了,事态的严重性就已经上升到王家子弟带头亵渎先人了,如果这事再传出去,估计十里八乡都会将王姓族人当反面教材,用来警告后辈子孙。

王海生不愿意背负这么一个臭骂名,在场王家之人也没有谁愿意被人戳脊梁骨,毕竟他们还要在农村生活,如果走到哪里都挨骂,想想都让人觉得可怕!

但估计是觉得我爸爸神色严肃,语气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因此他们也不敢直接开口拒绝,最后在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谁开口出言,也没有谁照着我父亲的话语去开棺。

很快,我爸爸手中夹着的烟头就只剩下半截,过程中一直没有人说话,于是他将半截香烟直接丢在了地上,然后抄起地上的锄头,大步朝着生漆涂抹的暗红色棺材而去。

见得此幕,王海生被吓得一个激灵,赶紧上前拉住我父亲的手臂,语气万分急切的询问道:“玉龙,你要干嘛?冷静,冷静点!”

此刻但凡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我父亲的目的是开棺,但是王海生却故意问了我父亲一句要干嘛。

“既然你们都不敢背这不孝之名,那么只能由我陈某人来替你们开棺了,今天这事如果不开棺,就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们王家!”

说着,我爸爸一把推开王海生,然后吐了一口唾沫在手掌上搓了搓,这样可以起到润滑作用,让挥锄过程更加省力。

紧接着,他便锄头高举,猛的砸在了棺材板上,整个棺材板发出“砰”的一声猛闷响,棺身则狠狠一颤。

待到我爸爸将锄头再次举起时,棺材板上已经被挖出了一个深坑,约莫两寸深,可是就在他准备继续挖的时候,王海生却上前抓住了锄头。

“不行不行,玉龙,不能挖,不能挖呀,你挖了棺材,我们王家人以后在镇上要遭白眼啊!”王海生左手仅仅攥着锄头的锄把,语气异常激动。

“究竟是你王家人的命重要,还是你们王家的虚名重要?”

我爸爸闻听王海生之言,当即眉头一横,语气略有愤怒,在他眼里显然是人命更为重要的,否则他也不会带头挖棺!

他一个外姓尚且不怕被戳脊梁骨,王家作为受害人,竟然反而畏首畏尾起来,这让他如何不怒?

“当然是王家的人命重要,可是你也不能二话不说就挖棺啊,如果棺材有问题我们可以补救不是吗?短了咱们就加长,窄了我们就加宽,只要不动我父亲遗体,我都依你的!”

王海生摇了摇头,他还是不敢任由我父亲挥锄挖棺,没有勇气去承担不孝子这个称呼。

“棺材?呵,你家这棺材可是镇上赵家棺材铺打造的,不可能有问题,相反质量还很好,不然根本经不起数次折腾,问题不是出在棺材上,而是出在了你父亲遗体上!”

我爸放下锄头,指着棺材,近乎以责骂的语气朝着王海生吼道。

救人心切的他,早已经是顾不得道士先生该有的斯文了。

“我父亲遗体?”王海生眉头微皱,双眼疑惑的望着我父亲,语气不解。

“你父亲凶尸下葬,这里是风水宝地,催生壮大其煞气,必须要将他尸体挖出来,才能斩断他与这穴场的联系,否则你王家就等着死人吧!”

我爸爸语气恨铁不成钢,但依旧向王海生重新解释了一次。

“真的有这么玄乎吗?”王海生终于是提出了质疑,他虽然信道士的话,但是他本人并不迷信,此刻的他已经开始怀疑我父亲是不是在吓唬他了。

“玄乎?这是事实!”说着,我父亲一把揪住王海生的衣领,将他身材瘦弱的他提着凑到黑棺材前,然后伸手指着棺材道:“我且问你,你活了几十年,可曾见过发丧时断龙杆的尸体?”

王海生摇了摇头。

我爸爸继续问:“我再问你,你这半辈子,可曾见过半路飞了的发丧鸡?”

王海生摇了摇头。

“可曾见过埋了人,回家立马上吊的道士?”

王海生再次摇了摇头。

我爸爸这才放开他,语重心长的解释道:“发生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你谎报了你父亲的生辰八字,以至于他前半生杀猪的业债未能还清,本就是恶尸,偏偏还在相冲的日子发丧,因此,尸体自埋下去开始,就已经是凶尸了!”

“凶尸占据风水宝地,养的不是财气,也不是生气,而是莫大的凶气,以及无尽的死气。”

“不信你自己想想,你可曾闻听过,谁家的尸体下葬不足一日,便开始迅速腐烂,臭气熏天的?”

“想要尸臭透过棺材发出,就算是在夏天,也需要七八天,但是你父亲却仅仅耗费了一个晚上,你不觉得奇怪吗?”

“凶煞之气被风水宝地滋养,尸体会以最快的速度恶化,你王家家属的运势,也会随着尸体的腐烂,而被迅速恶化。”

“轻则家人受伤生病,重则血光之灾临头,全家都要死绝,至于愿不愿意信我,你自己想吧!”

说完,我父亲当即转身自棺材前离开,缓步走到我面前,抬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脑袋,双眼则静静盯着王海生。

王家一众人都被我父亲的话吓得一愣一愣的,王海生更是如此,他在我爸声音落下后,整个面色都变得极为难看,张了好几次嘴巴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时间慢慢悠悠的过去,约莫过了十分钟,王海生眉头一横,牙冠一咬,语气极重的说道:“好,我答应你的话,开棺,马上开棺,为了王家不绝后,这不孝子的骂名,我王某人背了!”

王海生说完,就大手一挥招呼着一众王家人上前,然后他率先举起锄头挖在了棺材板上,见他开挖,其他王家亲戚也不再犹豫,一个个都举起锄头开始狂挖。

“砰砰砰......”

一声声锄头砸在棺材板上的闷响传入我耳中,我全神贯注的盯着他们的动作,小时候的我跟着爷爷生活,埋人是见过许多次了,而开棺却是头一次见,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

七八个人,全部举着一个锄头,钢钎,锯子等工具开棺进度自然比我爸快多了,转眼间就将十三公分厚的棺材板削去了大半,还剩个四五公分的样子。

然而,就在我以为成功就在眼前之时,王海生却传来一声惊呼,与此同时其他王家亲戚也直接愣住了。

“玉龙,快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就是就是,这图案是怎么来的啊?”

“玉龙,赵家棺材铺里面的棺材是不是都有这东西?”

............

我爸见王家众人的异样反应,于是赶紧拉着我上前,不久之后,让王家众人停下动作的东西映入我的眼帘。

这是一个暗黑色的图案,这图案与棺材板里面干燥的淡黄色木材明显不同,整体呈现出潮湿且颜色极深的人影模样,就像是有人用脏水在上面勾勒出了一个人形影子一般。

有头有手有身体,四肢明显,不过却有些歪歪扭扭,像极了小儿随手为之的涂鸦。

就在我爸定神思考这东西是什么时,王家的一个亲戚竟然蹲下身子,伸手出手要抚摸着暗黑色的人形物体。

“小心,别碰!”我爸反应极快,当即一声厉喝,不允许他触碰。

然而,终归还是慢了半拍,在我爸开口之时,那人已经摸到了棺材板上的人形影像。

现场气氛顿时宁静了下来,全部人都像是被施展了定身咒,双眼都盯着蹲下之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动作。

“你......你没事吧?”王海生试探着问了问。

然而那人却并未回答,背对着众人保持着蹲下姿势,没有任何动作。

诡异,十分诡异!

他像是变成了一个木头人一般。

就在我爸准备上前观察其具体情况之时,令人惊骇的一幕陡然发生。

原本没有动作背对着我们蹲下的王家亲戚,突然回过头来,他双目凸出,面容狰狞,整个肌肉都紧绷着,嘴角却挂着一抹笑容,但这笑容却不像是活人,反而像是一张猫脸在笑。

更让人感觉恐怖的是,这人的头并不是正常转过来的,而是直接转过来面对我们,而身体一动不动,换句话说,他的头是直接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这绝对是违反生物常识的动作,正常活人的脖子最多能转左右各九十度,而三百六十度就是要折断颈椎骨的,换句话说,这动作是基本不可能完成的。

他的笑容也不像是正常的笑,整个面部肌肉都在抽搐着,尤其是嘴角的肌肉,还发出了肉眼可见的跳动,口水顺着他的嘴角流出,眼神里充满了血色,如果不是他身体还直挺挺的蹲着,估计在场众人都会认为他已经死了。

这诡异的场面可以说是极其骇人的,主要在场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幕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