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第一丑 已完结

沈家第一丑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莫浅笑 主角:沈薇宁太子妃聂承谦

沈家第一丑小说 沈薇宁太子妃聂承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沈家第一丑》小说介绍

《沈家第一丑》是近期点击量颇高的小说,是大神莫浅笑的得意力作,主角是沈薇宁太子妃聂承谦,属于必看的优质好文。《沈家第一丑》小说精彩段落:一朝穿越,她被迫成为当朝太子妃。还是个爹不宠,娘不爱的瞎太子。瞎子矜贵俊美,却阴郁凉薄,心狠手辣,她怕的要死。每日例行公事伺候,看着皇帝给太子送毒药,盘算着日子盼望太子死。终于,皇帝驾崩,瞎太子继位,她可以远走高飞。却不想,某瞎子把她堵在墙角,掐着她的腰,凶狠又委屈:“皇后给你,宠爱给你,都让你踩在我头上了,你还想跑到哪儿去!”他在最黑暗的地方苟延残喘,持着一手读心术,周围全是豺狼虎豹,痛不欲生,只有她,破开黑暗,把光洒进他的荒芜。...

《沈家第一丑》小说试读

步晚晚强忍怒气,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不想帝云冥就是个标准的混球,他微微侧耳,唇角扬着讥讽之意,沉声说:“做我的女人,什么都得接受,否则就滚出东宫。”

“我现在、马上,立刻就滚。”步晚晚怒吼起来。

“你不同……你不是我的女人,你是我的玩具。”

帝云冥恶劣地笑笑,把她抱紧了,身形跃起来。锦色披风在风里扬高,他抱着她,在雪中的假山林里窜过,很快就到了她的废园中。

翠姑姑正站在门口,担忧得乱转圈圈。

见二人像大鸟一样从天而降,一声惊呼硬生生忍了回去。

“出去。”帝云冥冷喝一声,翠姑姑屁也不敢放一个,勾着头就跑了。

废园子里只有他们二人。

“你那本春宫图,本太子看着觉得很好,不如,我们一页一页来照着做?”

步晚晚的脸涨得像猪肝,又苦于不能动弹,连骂他,都不知道用什么词才能表达自己悲愤的心境。

“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着?”步晚晚憋了半天,总算憋了一句话。

帝云冥笑了起来,耳朵微微动了动,眼中滑过一抹锐光,又不露声色地转过身,把步晚晚抱尚了床。

外面有人盯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汇报到帝慎景那里,他的准备还差一点点、他还需要一点时间……

他俯到了步晚晚的身上,有些粗鲁地开始拉扯她的亵衣。

“你……真不要脸!”

他挥手,撩下了帐幔,暗蓝色的锦布,遮住了外面的微光。

“睡觉。”他翻了个身,从她身上下来,为免她还骂人,直接把她哑穴也点了。再用锦被包住她柔软的身子,双眸一合,真的睡了!

步晚晚手指的疼痛慢慢消失,她绝望地盯着头顶的帐子,难道这辈子都要任人宰割了吗?在这种地方,男人才是主人、是神是天是地!女人必须讨好男人,才有生存下去的机会。那她为什么**越成为男人?

不,不要,就算是女人,她也要活成大女人!

发了半夜的呆,身上的穴道慢慢自己冲开了,可惜也麻木得像别人身上的,根本无法对付帝云冥。

她疲惫地一闭眼睛,睡了。

……

从嘈杂的梦里挣扎醒来,帝云冥的手臂还搭在她身上,难怪一夜噩梦!是这个噩梦制造者在她身边!

她呲呲牙,抬起酸痛的胳膊,把他的手从掀开,扯开了帘子往外看。

小院中有清脆的女声传了进来,她听了听,冷冷一笑,转手就打了帝云冥一巴掌。

“起来,你心上人来了。”

帝云冥猛地捉住她的手腕,往后一掀,力道之大,差点没把她从床上掀下去。

“以后再敢动手,小心我不客气。”

他缓缓睁开眼睛,墨瞳里盛满了凉意。

“太子殿下,皇上和兰蕙贵妃来了。”叶公公的声音也从外面传来。

帝云冥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呼吸沉了沉,好半天才慢慢吞吞地坐了起来,沉默了半晌,抬手弄乱了她的衣服。

“喂……啊……”步晚晚被他的突然袭击弄得愤怒异常,下意识地就反击了回去。

奇怪的,他没躲,只一抬手,往她嘴里塞了一丸药,冷冷地说:“步舒昕,本太子说过,只要你合作,一定奉上重金,放你离开,这段时间,好好地跟我呆着。”

步晚晚抬眼一瞧,他脸上满是狠绝和暴戾,不过只一瞬间,又恢复成了那苍白脸色的柔弱太子。

“你喂我吃什么?”步晚晚掐着脖子问他。

“糖。”他冷冷一笑,伸手撩开了帐子,低喝一声,“来人。”

叶公公立刻捧着一只锦盘上来了,步晚晚惊讶地看到,上面有两碗药!

“贵妃说这几日并非吉日,太子妃还是莫要怀上才好,喝药吧。”

叶公公伺侯帝云冥喝了药,又把另一碗给了步晚晚。

该死的,翠姑姑猜准了,她得给帝云冥陪葬了!她盯着那碗药,不敢伸手。这毒药喝下去,会不会让她肠穿肚烂?

“太子妃请喝药。”叶公公一双三角眼抬起来,有些不悦地催促她。

“喝吧。”帝云冥转过脸来,一脸温和地说。

步晚晚觉得帝云冥真的很恶劣,不愿意让心人喝毒药,所以揪着她不放!

这交易太不划算了,就算他今后真给她金山银山,她没命享受怎么办?她大步往前,眼泪汪汪地抱住了帝云冥,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说:

“云哥哥,我要给你生孩子,生好多好多孩子,生大胖小子,生小闺女,臣妾保证再也不喜欢摄政王了,他真没你……那个厉害……”

叶公公一听,手抖得让那小瓷碗都快翻了。

帝云冥的呼吸也渐沉了,屋子里只有步晚晚的抽泣声在回响,似乎真的很伤心。

绛芸的身影出现在门边,还是雪色的锦袄,换了一条碧色的长裙,披着帝云冥的狐裘披风,正一脸凄哀地看着屋里的人。

“太子,你不能有了绛芸郡主就对我狠心,你昨儿晚上还说喜欢我……”

步晚晚心一横,学着传说中步舒昕的泼辣样儿,一把打翻了叶公公手里的药碗,抽答不停,越加眼泪汪汪。

绛芸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嘤嘤地几声哭了起来,转身就跑了。

帝云冥脸色一沉,拂开了绛芸就往外追。

叶公公看着一地的浓色药汁,一脸黑线。步晚晚借机发火,可步舒昕还真是这么个人物,发起横来,泼得不得了。他也不想和步舒昕过多纠缠,让人收拾了地上的碎片,匆匆离开,去禀报皇帝和步兰蕙。

步晚晚长舒一口气,捡了一块瓷片轻轻闻,果然里面有那种毒药的味道。步兰蕙一定是怀疑前晚在屋顶上的人是她,全都怪额上这胎记,太好辩认了!

更衣梳妆完,前面就来人传诏她,皇帝和步兰蕙要见她。

她特地用笔把胎记描成了火焰形,这才独自前去。翠姑姑年纪大了,还是让她少受惊吓,免得吓出毛病来。

帝云冥和绛芸已经到了,并肩坐在一侧。

帝慎景一脸温和,一见着她就笑眯眯地点头。

“舒昕来了。”

“皇上,贵妃。”步舒昕行了礼,不慌不忙地抬头。刘海被雪花微微浸湿了,黏在额前,隐隐露出额间热烈的火焰。

“你额上怎么了?”步兰蕙眼中精光闪了闪,起身过来,温柔地轻抚她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