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第一丑 已完结

沈家第一丑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莫浅笑 主角:沈薇宁太子妃聂承谦

沈薇宁太子妃聂承谦完结版 《沈家第一丑》小说无删减

《沈家第一丑》小说介绍

沈家第一丑》是最近热门的穿越架空小说,该小说主角是沈薇宁太子妃聂承谦,该小说讲述了沈薇宁太子妃聂承谦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一朝穿越,她被迫成为当朝太子妃。还是个爹不宠,娘不爱的瞎太子。瞎子矜贵俊美,却阴郁凉薄,心狠手辣,她怕的要死。每日例行公事伺候,看着皇帝给太子送毒药,盘算着日子盼望太子死。终于,皇帝驾崩,瞎太子继位,她可以远走高飞。却不想,某瞎子把她堵在墙角,掐着她的腰,凶狠又委屈:“皇后给你,宠爱给你,都让你踩在我头上了,你还想跑到哪儿去!”他在最黑暗的地方苟延残喘,持着一手读心术,周围全是豺狼虎豹,痛不欲生,只有她,破开黑暗,把光洒进他的荒芜。...

《沈家第一丑》小说试读

步晚晚的笑意僵硬极了,脸部肌肉都跟着微微抽搐。

“舒昕有功,朕许久未见云冥你如此开怀了,朕今日一定要重赏舒昕!”皇帝的声音更大,更兴奋。

步晚晚觉得发笔小财也不错,精神受损,物质上得到点补偿也能安慰她的心。于是僵硬的笑意柔美了一些,从辇上下来,福身谢恩。

皇帝乐呵呵地笑了半天,一指地上的雪兔,大声说:“这是蕙贵妃刚刚猎到的雪兔,千年难寻的小兔,就赏给舒昕吧。”

“……”

小气到家了,这只兔儿能钝出一锅肉来么?

步晚晚的笑意又浅了,低眼看那雪兔,心里骂开了花,父子两极品!

步兰蕙的笑依然在,只是那目光有些冷。

步晚晚过去捡起了雪兔,在手里掂了掂,可怜的小家伙,这么瘦,就赶去股胎了。她用披风一角包住雪兔,走到了一边。

此时,又有匆匆马蹄声过来了。她转头看,一群俊朗男子正策马过来。个个身着锦衣王袍,都是皇家王子。

“见过父皇,蕙贵妃。”

男子们下马,抱拳向皇帝和步兰蕙请安。皇帝笑着点头,让皇子们起来,众人又转身看帝云冥,向他问安。

“太子殿下,太子妃。”

“各位哥哥不必多礼。”

帝云冥立刻化身为孱弱天使,笑容和睦,双手伸在半空,活脱脱瞎子。皇帝扫视一眼众人,这才笑着说:

“今晚猎狐,谁猎到了银狐,朕重重有赏。”

不就是那只银狐?步晚晚腹诽,小气爹生小气儿,谁真出力,谁傻冒。

众王子笑着散开,各自寻了方向走了。

帝云冥不用去,他盲的,只管钻进搭好的帐篷里,坐在檀木椅上取暖。这椅子造型别致,下面挖空,置放火炉,上面又搁着棉被。他窝在上面,听人为他念书,步晚晚听了会儿,大觉无趣,抱着小雪兔就出来了,她去安葬这小可怜的小家伙,但愿它来生跑得再快一点,可以逃开可恶的魔爪。

她找到一丛最高大的黑竹,用竹枝在雪上挖出深坑,把雪兔轻轻地放进去,然后再掩上了积雪。

“太子妃。”

红衣女子们从帐篷里钻出来,围到步晚晚的身边,其中一个大胆地拉住了步晚晚的手,指着林中,笑眯眯地对步晚晚说:

“我们去前面玩吧。”

这全是帝云冥的姬妾,今年皇帝前后赏赐了四十人,三天前仗毙了十二人,又有不小心开罪帝云冥被哄出去了十人,剩下的这些全是帝云冥的宝贝儿。

“不去。”

步晚晚冷冷瞟她们一眼,折了一支竹枝,转身往回走。

“哎,太子妃……大家都是姐妹,以后还要承蒙关照呢。”

那女子又拦到了步晚晚的面前,一脸挑衅。

步晚晚什么人物?怕这些女人?她正想说……我关照不了……可一抬眼,只见不远处,步兰蕙的身影在竹林里若隐若现……

她随即轻轻拉住了那女人的手,怯怯地一笑,“不敢不敢,还要姐姐关照我。”

“这样呀……我叫倩雪。”女人骄傲一笑,拉着步晚晚往林中走。

“倩雪姐姐是太子最宠的夜侍。”另几人在步晚晚身后大声说。

“哦,夜侍……”步晚晚轻轻点头,又问:“可是妃妾?”

众人沉默。

太子只一妃,即步晚晚。

“那就是奴才?”步晚晚又问。

倩雪脸一僵。

“不要紧,我们是姐妹。”步晚晚一笑。

众女子勉强笑起来。

倩雪眼中有怨意闪过,拖着步晚晚的手快步往前。因为皇子和侍卫们都在狩猎的缘故,所以前面的雪被踏成了污色,还有断枝残叶铺于其上。

步晚晚的唇角还勾着笑意,另一手却轻扯了一下唇角。

突然,倩雪一甩她的手,步晚晚一脚就踩在了浮雪之上,人往下坠去。

就当尖叫声刺得人耳朵痛时,步晚晚却迅速伸手,用力抓住了倩雪的脚,在半空翻滚了一下,脚在陷阱的墙壁上一蹬,硬生生把她给压到了身下,拿她当了肉垫子,砸到了陷阱的底下。

“倩雪姐姐。”陷阱上的女人们开始尖叫。

步晚晚躺在倩雪的身体上,心里发笑,不错,挺软。

“你、怎么可能……我的腿……”倩雪终于缓过气来了,痛哭着,指着她。

“我怎么了?”步晚晚起身,笑吟吟地看着她,“还是你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被她挑穿,倩雪呼吸骤然急促。

“和你那些蠢货朋友们商量好,以后别在我面前使这些蠢招,否则不是摔断腿这样简单。”

步晚晚站起来,用脚轻踢她的断腿,倩雪顿时疼的尖叫了起来。

步晚晚压根儿不同情,这陷阱是猎兽用的,若她独自掉下来,上面有人用积雪往下一埋,没人来救她,她一会儿就能冻成冰棍。

不多会儿,上面悬下了长绳,几名侍卫跳了下来。

步晚晚不客气、不谦让,让侍卫先把她背了上去。

皇帝和帝云冥都赶过来了,步晚晚一见着,便垮下了小脸,娇娇弱弱地说:

“皇上,太子殿下,舒昕无用,不能保护好倩雪妹妹,若舒昕知道那里有陷阱,怎么都不会走过去的。”

倩雪也被拉上来了,一看到帝云冥,立刻就哭诉起来:“是太子妃推倩雪的,请太子殿下为倩雪作主。”

“是吗?”帝云冥微微拧眉,耳朵侧过来。

“可我比你先掉下去啊。”步晚晚看着倩雪,黑亮的双瞳里尽是杀意,吓得倩雪一抖,居然没敢再往下说。

“妹妹怎么了?”步兰蕙的声音焦急地传来,步晚晚转头,只见她满脸关切大步而来,身后还跟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

步晚晚当即怔在原地。

他……俊颜冷锐,双眸深遂,正平静地看着苏染染。

这三个多月来,每次闭上眼睛,每次睁开眼睛,脑中先出现的,都是他的脸庞,他的眼睛,他的身影她的——景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