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第一丑 已完结

沈家第一丑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莫浅笑 主角:沈薇宁太子妃聂承谦

沈薇宁太子妃聂承谦完结版 《沈家第一丑》无广告阅读

《沈家第一丑》小说介绍

沈家第一丑》小说的主角是沈薇宁太子妃聂承谦,这本小说是作者莫浅笑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沈薇宁太子妃聂承谦小说讲述了:一朝穿越,她被迫成为当朝太子妃。还是个爹不宠,娘不爱的瞎太子。瞎子矜贵俊美,却阴郁凉薄,心狠手辣,她怕的要死。每日例行公事伺候,看着皇帝给太子送毒药,盘算着日子盼望太子死。终于,皇帝驾崩,瞎太子继位,她可以远走高飞。却不想,某瞎子把她堵在墙角,掐着她的腰,凶狠又委屈:“皇后给你,宠爱给你,都让你踩在我头上了,你还想跑到哪儿去!”他在最黑暗的地方苟延残喘,持着一手读心术,周围全是豺狼虎豹,痛不欲生,只有她,破开黑暗,把光洒进他的荒芜。...,

《沈家第一丑》小说试读

突然,他抱着她,不动了!

步晚晚气喘吁吁地掀开了他,从这价值连城的古琴上爬起来,狠狠地在他的脑门上戳了几下……

把他拖上榻,一丢,放下了重重锦帘,又在他胸前揍了一锤,步晚晚这才飞快地往大殿后窗奔去。

步晚晚曾偷溜进步相的书房,看到过步相和步兰蕙之间的密信,他想让步兰蕙的儿子当太子,除掉帝云冥,在步相的书房里,甚至还有东宫详细的地形和防卫图!步晚晚曾经觉得这东宫建筑很别致有趣,所以研究过,知道从哪里出去最方便。

一路小心翼翼地疾奔,绕过大道,靠近了摄政王府。从王府南侧的墙上翻过去,在房顶轻手轻脚地走,慢慢摸向烛光最明亮的地方。

月光涂抹在青色的瓦片上,一片连着一片,如同鱼鳞一般,闪着幽光。步晚晚很快就寻到了一个别致小院,三间厢房半列,看得到夜沧澜的身影正在窗前轻晃。

她一定要搞清楚,这不是景枫,是不是和她一样,同时坠落到这无名的时空。

蓦的,雪花又轻洒起来,落进步晚晚的脖子里,害她连打好几个冷战。心一横,索性决定下去当面问问他,反正步舒昕姑娘早就有花痴之名,再花痴一回也无所谓。

刚猫起了腰,扳住了屋檐上的兽头雕时,回廓里响起了叮咚的环佩声响。她赶紧又伏下去,低眼一瞧,只见一名姿容俏丽的女子,带着两名丫头,捧着白净的瓷盅,姗姗踩过灯影,走进了夜沧澜的房间。

可摄政王并未娶妻,举城皆知!

“茯郡主。”夜沧澜起身,温和地唤了一声。

“摄政王,茯儿为你煮了人参粥……头一回下厨,摄政王别嫌难吃。”

茯郡主的脸颊上抹上了羞意,从丫头手里接过瓷蛊,放到桌上。

“茯郡主勿需操劳……”

“这怎么是操劳,你我下月就要成亲,蒙你不嫌,让我住进摄政王府,若不是你,茯儿连命也没有了……”茯郡主眼眶一红,居然偎进了夜沧澜的怀里。

夜沧澜轻拍着她的背,温和地说:“都过去了,没事了。”

“摄政王,以后,茯儿一定做个贤惠的妻子。”茯郡主搂着他的腰,娇侬软语。

步晚晚的脖子缩得更紧了,她捂着眼睛,心里难受得像刀纠一样。一模一样的声音,一模一样的面孔,就算这不是景枫,也让她不忍看。

“谁?”突然,夜沧澜抬眼看来,深遂的双瞳中,皆是寒意。

步晚晚一惊,连忙往后躲,不想隐于暗中有数道白影扑出,阴冷的暗器全打向了夜沧澜和茯郡主。

糟糕,步晚晚暗叫背时,这如雨一样的暗器,别不长眼,扎自己身上来了!她赶紧往屋后面爬,四肢使劲划拉着。

打斗声已经激烈起来了,一名白衣人冲着步晚晚飞来,一脚踢向她的腰,步晚晚心里骂了声,灵活地在屋顶翻滚起来,黑衣人又挥剑一刺,步晚晚用力一滚——滚下屋顶,她心里一沉,本想在空中翻腾一下,却强忍住,任自己直挺挺摔了下去。

她会武功之事,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满院男子,刺客着白衣,头蒙白布,只留一双眼睛,躲于雪地中,确实难以发现。而摄政王府的侍卫皆银亮铠甲。步晚晚一身蓝衣,格外打眼。

夜沧澜的脸陡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一脸愕然。

“摄政王。”步晚晚嘴角抽抽,强忍骨头的剧痛,坐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夜沧澜脸色冷竣,身后明明刀光剑影,他却似是听不到一样,只盯着步晚晚逼问。

“哎……”步晚晚长叹,仰头看他,“小女想你……”

除此之外,她还有什么理由出现在这里?

夜沧澜的双瞳里涌出古怪的神色,薄唇抿紧。

“摄政王,刺客已经全部清理完毕。”侍卫快步过来,刀尖往下淌血。

夜沧澜转过头,扶住吓得花颜失色的茯郡主,沉声说:“送太子妃回去。”

“不劳大驾,我自己回去。”步晚晚连忙说。

“城中已经宵禁。”夜沧澜头也不回,拥着茯郡主进了屋子里。

纷纷扬扬的雪落下来,沾在步晚晚的长睫上,冰得眼睛难受。她这是瞎蹦哒什么啊?就算夜沧澜就是景枫,就冲着他在船上松开她手的那一刹那,她也不应该还惦着他啊!

可是,越如此,她就越不甘心,越想问个清楚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爬起来,脚踝扭着了,痛得她倒吸凉气。

侍卫们倒还客气,见她不能走路,抬来一顶小辇,送他回东宫。

叶公公带着人匆匆出来,一看见她,便倒吸口凉气。

“太子妃,您这大晚上去哪里了?”

侍卫上前,简单说明情况,叶公公的脸都绿了。才立了太子妃,就去给太子戴绿帽子。

才扶她进了东宫大门,帝云冥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就跪在外面,不许进来,若敢站起,即以箭射死。”

步晚晚猛地抬头,他这么快就醒了?只见他就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乌发被风撩得老高,唇角弯着森冷的怒意。

“明天请步相过来,让他把这贱妇领回去。”

不是沉塘,不是点天灯,也不是宰了她,还好!步晚晚才舒了口气,腿弯处挨了重重一脚,人扑嗵一声就跪了下去!

这可是硬梆梆的玉石地面!

步晚晚痛得眼前一黑,感觉膝盖骨都裂开了!愤然扭头,只见一名宫婢正冲她冷笑,她认出,这是倩雪身边的人。

难道她出去的时候,已经被人发现,并且弄醒了帝云冥?

众人都回到了暖烘烘的屋子里,只有步晚晚一人跪于纷纷大雪之中。鹅毛一般的雪,一直往她身上扑,她的脸都要冻成冰块了,耳朵也木了,手脚更不用提多僵硬……

她想站起来,可一挪动,立刻有箭飞过来,狠狠擦过她的身子,飞向她的身后,然后冷咧铮响……

几次三番,她不敢再动,衣裳都被箭划破了,风雪直接贴在皮肉上,血管都要冻爆了。

“太子妃。”

翠姑姑心疼的声音传过来,步晚晚僵硬地挪了挪脖子,看到翠姑姑举着伞过来了——然后,步晚晚一头栽进了雪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