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少,请你行行好 已完结

萧少,请你行行好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豆豆 主角:安然萧御

小说主角名叫安然萧御 安然萧御为主角的小说

《萧少,请你行行好》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安然萧御的小说叫《萧少,请你行行好》,它的作者是豆豆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年前,男人带着极浅极艳的笑,将她从噩梦般的小巷救下,也在十六岁的安然心中,留下了永远的烙印。A市,世人皆知萧家萧御权势只手遮天,还有位爱他如命的贤内助。安然苦笑着摇摇头,所有人都知道她爱他,只有他自己不知道。撞了十年的墙,却还是被他弃之如履,于是安然终于明白,两个人的世界里,不爱就是不爱,他对她,从未仁慈。"...

《萧少,请你行行好》小说试读

  “少给我啰嗦!立马给我签了!”萧御剑眉一蹙,冷声命令,丝毫没有讲情的余地。

  然而,安然也是出了名的倔脾气,别人越是强迫她,她的抵触心理就越发的严重。

  果不其然,一听他的话,安然瞪直了眼,凶神恶煞地怒视着他,字句铿锵地拒绝,“不!打死我也不会签!”

  听言,萧御真的有些生气了,眉宇间分明流露出一种让人忌惮的阴森之气。

  安然挑着眼尾,垂在身侧的小手紧紧地捏成拳头,一副做好了随时迎战的架势。

  见她对他完全没有畏惧之意,一向高高在上的萧御有了强烈的心理落差,眉眼沉了沉,他箭步上前,没给她反应的机会,强而有力的大手倏然攥上了她的手臂。

  一个使劲,身轻体盈的她就那么不听使唤地跌入了他的坚硬怀抱。

  “从来没人敢忤逆我!”萧御低头,声音森冷地警告她。

  安然有几秒的恍惚,脑子里的记忆顿时就好像潮水般汹涌而来。

  是啊,她还记得上一世的他,那种不可一世的姿态,那种霸道而不容置喙的口吻,他对她的种种冷情锋利,至今都是她午夜梦回的梦魇。

  呵!上一世,她爱他,所有的一切都隐忍了,可这一辈子,她再也不想为一个男人而活,更不会待一个虐她千万遍的男人为初恋……

  “呵!”想到这些,安然毫不掩饰对他的鄙夷,喉间发出一声冷嗤,眼角眉梢里都是对他的轻蔑。

  听着那一声充满鄙夷意味的低哼,萧御幽深的眸倏地一沉,那一道慑人的冷光,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女人,如一头猛兽对猎物虎视眈眈,格外的吓人。

  “放手!”安然瞅了瞅被他紧箍的手臂,那只大手就好像什么有病菌的东西,让她十分的嫌弃。

  “签字!”萧御也是不依不挠,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被她一说,反而还更加厚颜地加大了力度,颇有用男性力量来逼迫一个女人就范的意思。

  安然嘴角轻撇,紧咬一下牙关,脚一抬,猛地往他的脚步一踹,胳膊肘一抬,狠狠地推开他的手臂。

  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听到从他的嘴里发出的那一声“啊”,安然有几秒的恍然,定睛一看,见他表情痛苦,手护着手臂,眼神凌厉却又带着幽怨的气息,她顿时明白了。

  他的手臂受伤,还没痊愈,如今又被她来了那么一下,怕是旧伤未愈,新伤又来了吧……

  安然有些不安,眼底迅速闪过了一丝担忧,然而,只要她稍微动了恻隐之心的时候,脑子里就总会不合时宜地冒起上一世的记忆。

  对,记忆是在提醒她,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必须远离,她不能重蹈覆辙,否则……她会过得生不如死!

  眼神阴鸷地盯着疼痛得面目有些狰狞的萧御,安然一咬牙,最终还是选择了淡漠无视。

  转身,作势逃离,可萧御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顾不上手臂的疼痛,一个箭步冲到她的眼前,长臂一伸,毅然拦着她的去路。

  冷鸷的眸子直勾勾地瞪着她,眼里有着怒意,萧御嘴角一撇,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冷笑。

  “不签字,别想走。”萧御那架势堪比逼良为娼。

  安然怔愣了两秒,秋水般的眼眸缓缓抬起,直视着那双秋日寒潭般的黑眸,嘴角轻轻地勾起一抹鄙夷的笑意,“你这样折腾一个不愿意的人,有意思吗?”

  话落,安然侧身想要走过,可他还是阻拦。

  此时,一些路过的人忍不住停了下来,毕竟……这一出好戏的男主角是大名鼎鼎的萧氏总裁,而且萧御那么帅,自然是让很多女生都尤为惊叹。

  “那个女人不就是新闻系的安然吗?我听说,有不少男生都在追她呢!”

  “管她什么系的呢,我看啊……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她要不是招蜂引蝶,人家萧御怎么可能来纠缠她?”

  “哎呀,话可不是这么说啊,你看地面上那个合同……倒像是萧御找她麻烦呢。”

  ……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十分好奇地议论纷纷,不少人还举起手机给他们拍照。

  看到此状,薄脸皮的安然又怎么能淡定,秀眉一蹙,凌厉的眼神扫了他一眼,压着嗓音说道,“萧御,我跟你无冤无仇,你有必要这么为难我吗?我上一次去照顾你,完全是看在我爸妈的份上,可是……你总不能拿着这点小恩小惠,就想要逼良为娼啊!”

  闻言,萧御先是一怔,随之似笑非笑地回应,“好一句逼良为娼。”

  冷冷地瞪他一眼啊,安然扫视了一下围观的人,小脸情不自禁地闪过一抹尴尬之色。

  小手一攥,她轻抿唇瓣,猛地推开他就步履匆匆地离开。

  望着那个娇俏的背影从一路疾走变成最后的小跑,萧御脸色渐渐阴沉,修长的剑眉挑了挑,一转眼,扫视着围观的女生们,幽幽地问道,“看够了吗?”

  被他一说,围观的人立马就各自散开,只是大家还是忍不住窃窃私语。

  气冲冲地回到家中,安母一看安然那不对劲的脸色,紧张兮兮地迎上前,拽着她的手腕就担忧询问,“安然,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安然面色一僵,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后,明眸倏地一瞪,盯着她字句铿锵地质问,“妈!你跟爸爸究竟做了什么?”

  “嗯?什么做了什么?”安母有些蒙圈,睁大了眼望着她。

  安然挑了挑眉,冷笑着质问,“那个男人居然拿着佣人合同来找我,逼着我签字,这……难道不是你跟爸爸商量好的?不是你们同意的?”

  一听这话,安母怔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支支吾吾地否认,“安然,你……你这说的什么啊,我哪里有跟你爸爸商量什么了?还有,什么佣人合同?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啊。”

  顿了一下,安母一脸不解地问道,“你说的那个男人,是指萧御?”

  安然阴沉着脸,郑重其事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