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少,请你行行好 已完结

萧少,请你行行好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豆豆 主角:安然萧御

《萧少,请你行行好》完结版精彩试读 《萧少,请你行行好》最新章节列表

《萧少,请你行行好》小说介绍

主角叫安然萧御的小说是《萧少,请你行行好》,本小说的作者是豆豆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年前,男人带着极浅极艳的笑,将她从噩梦般的小巷救下,也在十六岁的安然心中,留下了永远的烙印。A市,世人皆知萧家萧御权势只手遮天,还有位爱他如命的贤内助。安然苦笑着摇摇头,所有人都知道她爱他,只有他自己不知道。撞了十年的墙,却还是被他弃之如履,于是安然终于明白,两个人的世界里,不爱就是不爱,他对她,从未仁慈。"...

《萧少,请你行行好》小说试读

  “说什么呢?”就在此时,安父大步凛然地走向沙发,见到她们母女俩在小声说话,忍不住随口一问。

  见他来了,安然用力咬了一下唇,轻轻推开了安母,疾步朝着安父走去。

  “哎?安然……”见她气势慑人,安母略有担忧,唯恐他们父女俩一会又吵架。

  这些年来,安然跟安父就好像八字不合似的,一说什么总是能轻易掀起战争,而她总得费力地两边周旋。

  “爸!”安然往沙发前一站,板着脸冲他叫唤。

  刚惬意地坐下在沙发上,一听她那不怀好意的嗓音,安父颇为警惕,缓缓抬眼,睨着她。

  “怎么?有话要说?”安父表面风平浪静,心里却在犯嘀咕。

  他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从小到大,只要她板着脸叫他一声“爸”,多半没什么好事,而且一般都是来兴师问罪。

  见他神情冷肃,安然红唇嗫嚅,内心有一丝丝的挣扎。

  其实,经历了上一世之后,她已经深深地意识到,什么爱情什么男人,全都不靠谱,只有生养自己的父母是最靠谱的。

  安然直盯盯地望着安父,沉了沉气,字正腔圆地质问,“爸,你是不是跟那个萧御说了什么?”

  “什么说了什么?”听言,安父匪夷所思,目光闪了闪,幽幽地说道,“你问这话,是几个意思?”

  安然一声冷哼,神情紧绷地说道,“他拿了一份佣人合同,逼着我签字,还说是你同意的。”

  “佣人合同?”一听她的话,安父有些惊愕,眼珠子都瞪得好像要掉下来了似的。

  沉默好几秒,他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否认,“我哪里同意了,再说了……什么佣人合同,我也不知道这回事。”

  “什么?你不知道?”安然一脸诧异,内心咯噔的一下,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好你一个萧御,原来你是在耍我?

  安然秀眉一蹙,纤长微翘的睫羽颤了颤,声音清冷道,“爸,你真的没骗我?”

  “我说你这孩子,这种事,我骗你干嘛,我再怎么样也不会让他拿个合同去逼迫你吧?”安父神情严肃,掷地有声地为自己辩解。

  深吸口气,安然抬手挠了挠前额,小脸耷拉了起来,略有惭愧地低声给安父道歉,“那……是我不好,我不该怀疑你。”

  “哎呀,好了好了,现在搞清楚了也就没事了。”安母忙不迭地走过来打圆场,一边说着一边朝安父使了个眼色。

  安父沉下了脸,清冷的目光淡淡地扫过安然,见她若有所思状,他清了清嗓子,温吞着说道,“安然,既然萧御想要让你签约,那你就签了吧。”

  “爸!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合同?那是佣人合同啊,我签字了,我可就是他的佣人了,那不就是保姆吗?我……我凭什么要给他做佣人啊?”安然十分抵触,满脸嫌弃地拔高了嗓音反对。

  安父拉下脸,轻瞥了安母一眼,而后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萧御是什么人,我们都很清楚,你给他做佣人,只要他高兴了,以后我们安氏有什么需要跟萧氏合作,或者需要他帮忙的话,那可都好办多了。”

  此言一出,俨然一颗炸弹在她的内心炸开。

  她杏眸圆睁,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他。

  红唇轻颤,支支吾吾地问道,“爸,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卖女为奴吗?”

  “安然!”听到她那不中听的话,安母急忙走到她的身边,一把拉扯她,压低嗓音解释道,“你知道你爸爸不是这样的意思,胡说什么!”

  安然幽怨地瞥视了一眼安母,一句多余的话都懒得说,转身就作势离开。

  安父却冷脸一沉,眉宇间流露出一丝不悦,声音低沉有力地一声吼,“站住!”

  刚要迈腿的安然脚下一顿,有些不情愿地回头看他。

  “那份合同,你签了!”安父丝毫不理会她的意愿,口吻跟萧御如出一辙,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安然扼制内心的情绪,秀眉挑了挑,步履沉稳地走回到他的眼前,眼神阴鸷地盯他。

  良久,字正腔圆地严肃表态,“爸!那份合同,我是坚决不会签的,我安然绝对不可能做萧御的佣人!”

  上一世,她爱他十年,可最后还是逃不过被他弃如敝履的命运,若不是因为他的无情,她又怎么会被绑匪撕票,最后落得葬身火海的惨剧。

  这一辈子,他还胆敢猖狂地出现在她的世界里,还妄想用一份合同让她变身为奴,一次轮回,难道他还想延续上一世的作风,狠狠地折磨她吗?

  不,她绝对不允许那个让她肝肠寸断的男人在这一辈子继续折磨她,对于他的一切,她都要果断地说不!

  “不!我不会再跟那个男人有任何的关系!”安然恍然回神,分贝提高不少,眼角眉梢间尽是悲愤,还隐隐地透出了一丝的惶恐不安。

  是的,她原以为她能重生到18岁,是上帝开眼,愿意给她全新的美好人生,岂能料到她这么快就跟那个男人碰上面了,还陆续地有了更多的交集。

  重生之后的这一切,压根就不是她想要的啊!

  见她一脸抵触状,安母没有多言相劝,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安父,急忙说道,“好了,振国,安然不愿意就先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

  安母说那话的时候,颇有几分小心翼翼的意味,眼神有一丝忌惮。

  在那个家里,是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安父又比较大男人主义,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他都是帝王般的存在,他说一,无人敢说二。

  安母一向性子温顺,更是对安父唯命是从,甚少会跟他对抗。

  然而,她的话语一出,安父就两眼一瞪,十分不悦地扫她一眼,而后幽幽地说道,“锦兰,平日里你可不会这样的,今天为安然说话?”

  觉察到他有所不满,安母唇瓣嗫嚅,迟疑几秒之后,沉着脸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哎……安然这孩子什么倔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既然她现在不愿意,你就由着她好了,没准过段日子她想通了,自然也就乐意了嘛。”

  “哼!我不强硬点,她一辈子都不会乐意!”安父面色阴沉,眉宇间尽是对她的不满。

  听着那一声鄙夷的低哼,安然隐忍已久的情绪终于如同火山般爆发了。

  “爸!你想要安氏有更好的发展,你为什么不能靠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做萧氏的跟屁虫!”安然全然不知道自己说那一番话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安振国一向好面子,就算安氏没发展好,他也是要在外人面前打肿脸充胖子的那种性子,如今被自己的女儿这般讽刺,他又怎么能淡定。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华丽丽地甩在了她的脸上,安然瞬间失神,茫然地望着眼前的男人暴怒得好像一头猛兽,让人格外的心惊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