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 连载中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苏皖 主角:苏宁灵溪

苏宁灵溪小说主角_苏宁灵溪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小说介绍

网络大神“苏皖”带来了一部最新作品,是一本悬疑灵异题材的小说,文中出场的主人公有苏宁灵溪,这本《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绝对是熬夜必看佳作。主要内容讲述:杀猪匠不杀五指之猪。守村人不守有庙之村。风水师不点邪龙宝地。接生婆的双手必须用公鸡血洗。世间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规矩。这些古老而神秘的规矩当真只是形式化?如果我告诉你有些规矩不可破,破了就会死人,你信吗?...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小说试读

第19章

红鱼是个漂亮的女人,她的美貌丝毫不输娱乐圈那些当红女明星。

同样,她也是个忠心的女人。

起码在陈玄君的心里是视若绝对心腹的。

他对红鱼的信任只低于帮他推演天机的道袍老者。

准确来说,他在陈家足够信任的人撑死不过两手之数。

而红鱼能在这两手之数中排进前三。

此刻,暗香浮动。

陈玄君望着魅惑如妖的年轻女子,听着她话中有话的暧昧寓意,坦言道:“童鸢没有继承真凰命格,自是失去了她的作用。认祖归宗也好,留在陈家也罢,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干涉她的人身自由。”

红鱼吐气如兰,轻俯陈玄君的耳旁,腻声道:“就算童鸢小姐不是真凰命格。”

“四爷舍得让童鸢小姐嫁给别的男人?”

红鱼趴在陈玄君的胸膛,指尖轻抚道:“那那时她该喊你四叔呢,还是该喊你什么?”

“咯咯咯,四爷果然在惦记这个她。”

......

中州往北,千里之外,道门观星台。

身着白袍的老头立于山巅之上,抬头望天,似如石雕。

他手中拎着一坛老酒,白发飞舞,衣袍烈烈。

寒夜里的凉风自山间回荡,发出阵阵轻吟,如哭如泣。

不远处的石墩上,一位身着休闲服的清秀少年低头酣睡。

他睡的很辛苦,身后没有依靠,只能躬着身躯以右手支撑下颚。

明明是寒冬时节,他却感觉不到冷意。单薄的休闲装裹着他本就瘦弱的身躯,像黑夜里的竹竿,晃晃悠悠。

“莫争。”白袍老头轻声低唤。

熟睡中的少年一个激灵,徒然坐直身躯,揉着睡眼惺忪的脸庞喊道:“师傅。”

“真凰已出,邪蟒吞凤,你该下山了。”白袍老头举起酒坛大口灌着,任由那酒香四溢的酒水从嘴边落下,打湿衣衫。

少年莫争跳下石墩,神态憨厚道:“师傅,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我不想下山,山下也没意思。”他小声碎念道:“我就想呆在山上,陪着师傅,每天诵经画符。”

白袍老头恨铁不成钢道:“天命气运分九斗,真龙真凰各占两斗。剩余五斗天下人悉数分之。”

“你天象命格初现,气运加身,若不下山争夺,来日岂有你容身之所?”

莫争磨叽道:“没我容身之所我就呆在道门哪都不去。””

“混账。”白袍老头怒目瞪眼道:“天命气运百年一循环,你若不争,哪还有道门的存在?”

“我给你取名莫争,不是真要你处处隐忍退让。而是你要铭记不争是为争矣。”

说到怒处,白袍老头直接将手中的酒坛丢下深渊山谷,气急而笑道:“道门自开山立派以来已有数千年,若无气运巩固,哪有今日辉煌?”

“你身为道门弟子,老夫亲传首徒,你不挑起道门的兴衰难不成还指望我这把老骨头?”

白袍老头语气悲凉道:“你师祖灵猫命格,百年前以半斗天命气运加持道门,这才换来道门百年兴旺。”

“老夫气运不佳,不受上天垂怜,无法夺运益宗。”

“所以老夫找到了你,收你为徒,更愿将道门交予你手。”

“不负历代先祖所托,不负道门恩德。”

白袍老头伸手抚摸视若子嗣的唯一徒弟,疲惫道:“痴儿,莫要让师傅失望,莫要让道门寒心呐。”

方才二十岁的少年委屈的双眼通红,又故作坚强道:“我该怎么去争?”

白袍老头手指星辰,意气风发道:“命可借,运同样可借。”

“不管是真龙还是真凰,在其命格尚未圆满之前,都只是嗷嗷待哺的羔羊。”

“坏其命格,其运自破。”

“就好比二十年前身怀真凰命格的方玟萱,她的命格便坏在苏家那个种田为生的庄稼汉手里。”

“而陈玄君借其气运成就邪蛟,现如今只差临门一脚。”

莫争崩溃道:“师傅,你这是让我去害人。”

白袍老头放肆笑道:“天命气运之争本就血雨腥风,何来害人性命之说?”

“你不争,自有旁人去争。”

“你不夺,自有旁人来夺你的。”

“谁是好人?谁又是坏人?”

黑夜中,山巅上,白袍老头越行越远。

莫争站于原地浑噩如梦,迷茫一片。

......

中州朝南,千里之远,运宗。

身为运宗少宗主,白南弦等这一天等了很久。

天命气运百年一循环,需真龙命格与真凰命格同时出现方才开启。

真龙命格早在五年前就引发了天地异象,只有真凰命格迟迟归隐,不曾露面。

而现在,真凰亦出,这场关乎大夏大地各个势力的气运争夺战正式拉开序幕。

白南弦月兔命格,或许比不上真龙真凰命格那般贵重,却也世俗罕见。

他的要求并不高,独占半斗气运足矣。

如百年前的道门那般,以半斗气运维持运宗百年兴旺。

“告诉父亲,我今晚就下山。”白南弦身披狐袄,目露期盼。

屋檐下,正在煮茶的恬静少女动作稍缓,不舍道:“新年未过呢。”

白南弦微笑道:“师妹,我等不及了,一刻都不想多等了。”

恬静少女听而不闻,小心拨动着炉中炭火道:“也不急这一时半会。”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再陪我半个月吧,过了元宵下山如何?”

白南弦似有犹豫。

恬静少女放下手中铁杵,背过身去,泫然欲泣。

白南弦置之不理,心如铁石。

她望着他离去的身影,越来越远,终是梨花带雨潸然泪下。

“师兄,天命气运当真那么重要吗?”

“你若想借运,我这半斗送你便是,何需争夺?”

有命格名九尾,独占半斗天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