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场女工日记 连载中

火葬场女工日记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冰儿 主角:唐曼真石

唐曼真石是哪本小说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唐曼真石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介绍

《火葬场女工日记》由冰儿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唐曼真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用一个火化场女工的视角,把人最终要去的场所,经历,过程,诠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完这一切,就知道人死后,灵魂没有离开人的肉体前,所要经历的一切。作者到火葬场深入,给读者剖晰出一个横断面,更清楚,更明了的看清楚这一切。这是一个火葬场女工。...

《火葬场女工日记》小说试读

第20章

唐曼和牢蕊喝完酒,出来的时候,服务员就把一个画盒拿过来了。

唐曼接过来,说声谢谢,上车回家。

回到家里,唐曼呆呆的坐了有一个多小时,天黑下来了,她才去洗漱。

她把发生的事情,回忆了一下,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她想不明白,三间到底是什么?那门是怎么存在的,不知道。

师傅怎么能看到三间的门呢?

不知道。

唐曼洗漱完后,把画儿拿出来,看着这画儿,诡异,芳草地上,突兀的就立着一道门,漆黑的门,看着诡异,吓人。

她不想挂到墙上,可是师傅说了,她挂到墙上,怎么看也不舒服。

唐曼看了一会儿电影,早早的就睡了。

第二天,休息,顶班,那个化妆师还班。

唐曼十点多出去了,到王府井去买衣服。

她遇到了高中时候的两个同学,非得要去吃饭。

唐曼也就去了,高中的时候,处得还不错。

吃饭的时候,唐曼想起那个高中同学来,问了一嘴,一个同学说。

“我正好有他电话,前两天还联系了,我打电话让他来。”

电话打通了,说二十分钟就到。

那个同学真的就来了,唐曼浑身发冷,他的骨灰存在骨灰室里,此刻坐在她面前的人,是活生生的。

吃饭,聊了一会儿,唐曼说上洗手间。

她到洗手间给师傅打电话。

“师傅,进间的时候,骨灰室里我高中同学,那个怎么回事?”唐曼问。

“你进的是人间,就是说,你看到了,以后要发生的事情,你的这个同学的骨灰,会出现在骨灰室的。”牢蕊说。

唐曼额头的汗冒出来了。

“什么时候?”唐曼问。

“那卡片上有时间,你没有注意到,三天后。”牢蕊说。

“师傅,有解吗?”唐曼问。

“无解。”牢蕊挂了电话。

唐曼蹲到了地上,她理解不了,这都是遇到什么了什么鬼了?

她回去,脸色不太好,那男同学生龙活虎的,三天后就会死吗?

不行,她得想办法。

唐曼喝完酒,打车就去了红村。

她没有敢告诉师傅,现在她没办法,似乎找到吉克这个女真的巫师,就能解决问题一样。

吉克看到唐曼就说:“今天就别回去了,陪我一晚上。”

唐曼心想,什么毛病?来了就让人陪着她,她可不想和巫师睡一晚上。

“我明天还有工作,外面的车还有等着我。”唐曼拒绝。

“那你现在就走。”吉克的脾气太古怪了。

唐曼想想,就得留下来了。

陪着吉克喝酒,这老巫师,喝酒一口一杯。

“你说吧?”吉克说。

唐曼就说了发生的事情。

吉克听完,看了她半天说:“你当我的徒弟吧。”

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我没兴趣。”唐曼拒绝。

“那你就走吧。”这吉克就会这招儿。

“好吧。”唐曼想,我就答应你,但是我什么都不做,也不跟你学,你能把我怎么办?

“你这个同学,无解,你进了三间中的人间,那是未来的一个人间,可以看到没有发生的事情。”吉克说。

“他很年轻。”唐曼说。

“有的人死,是结,是束,是命,是运,无解。”吉克说完,把酒又干了。

唐曼还要说什么,吉克说:“睡了。”

这巫师,倒头就着了,瞬间就呼噜起来了。

唐曼坐到沙发的一角,看着这巫师,着实是让她害怕。

唐曼不知不觉的竟然睡着了。

她惊醒,竟然是吉克用一只羽毛弄她鼻子,她激灵一下醒了,吓得大叫一声。

“你干什么?”唐曼很生气。

“起来,陪我喝酒。”吉克“咕咕咕”的笑起来。

唐曼看了一眼手机,半夜12点,这是睡醒了。

“这大半夜的你还喝?”唐曼不想喝,等到天亮,她要抓紧离开这儿。

“喝酒。”吉克瞪着她的眼睛,让唐曼害怕。

陪着喝酒,聊天。

“真的没解?”唐曼不甘心,又问。

“你烦不烦?你把自己的小命保住就行了。”吉克嘴狠。

喝了两杯,吉克又是一到,睡着了。

唐曼捂着脸,快哭了。

唐曼又缩在沙发上睡,那吉克的炕有味。

五点多,吉克突然尖叫一声,唐曼一个高儿跳起来,摔到地上。

吉克“咕咕咕”的笑着,出去了。

唐曼心想,要是跟她生活,几天就神经了。

吉克半个小时后回来了,拿着酒菜。

“喝酒。”吉克说。

“我早晨不喝酒。”唐曼说。

吉克就瞪眼睛,巫师的眼睛让人真是哆嗦。

喝吧!

“你和三间有缘,但是记住了,如果误入三间,原地不动就可以了,你师傅会进三间找你的。”吉克说。

“不行,那样很危险,我师傅能看到进三间的门,但是不知道出三间的门,也得碰。”唐曼说。

“到是能为师傅考虑,没事,放心吧,你师傅有你师傅的办法。”吉克说。

“不行,你得让我看得到三间的门,我就不能识误进了。”唐曼说。

“你定力不够,不行。”吉克阴了脸。

把酒干了,就让唐曼回去。

唐曼在路上给牢蕊打了电话,说情况。

牢蕊就发火了。

“谁让你找吉克的?”

“师傅,对不起,我就想怎么有解决我同学的事情。”唐曼说。

“那是不可能的,滚回来。”牢蕊说。

牢蕊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

唐曼回去,直接去了火葬场,牢蕊的已经换完衣服,准备下班了。

唐曼进去。

“师傅。”

“你给我记着,老实呆着。”牢蕊走了。

唐曼因为找巫师吉克的事情,发了火。

唐曼回家,就睡了,昨天一夜没睡好。

天黑后起来,吃过晚饭,就在房间里看书。

她出现在异样,是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

她把那个盒子从角落捡起来,看着里面的两件裙子,还有手镯。

那手镯通透,是上好的玉,她竟然拿起来,戴在了手腕上,看着,确实是漂亮。

可见,江曼的父母对江曼是多么的爱。

唐曼把那蓝色的带星的裙子拿起来,看了一会儿,挂上,红色的裙子也挂起来,她坐在那儿看着。

其实,她很喜欢这两件裙子,江曼一定是非常的喜欢。

唐曼的脑袋里冒出来一个人,一个男孩子,很帅的,她不认识。

谁能为我熬白青发,公子是你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