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侯门娇女 连载中

重生之侯门娇女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叶流光 主角:叶青栀齐云毅

重生之侯门娇女叶流光_叶青栀齐云毅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之侯门娇女》小说介绍

强烈推荐好文《重生之侯门娇女》,作者是叶流光,重生之侯门娇女》讲述了叶青栀齐云毅的故事,文章内容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叶青栀齐云毅小说精彩节选:新帝登基,头一件事便是灭了怀宁侯叶氏满门。阿舒,看在你的份上,朕以公侯之礼厚葬叶家,你还不满意吗?叶青栀看着齐云毅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最无耻的话;满意?去他的风光大葬,谁稀罕!有幸重生回到十四岁,叶青栀磨刀霍霍;先下手为强,砍了渣男,以绝后患。只是,一回头,被那位“谢修罗”逮个正着;完了,叶青栀吓哭了......再后来,谢言朝轻轻擦干她的眼泪,说:“阿舒,别怕,有我在,你心中所愿皆可实现”原来,谢言朝是煞神,却是她的守护神...

《重生之侯门娇女》小说试读

第19章

马车停在正门,叶青栀见叶老夫人来了,连忙迎上前来,“祖母,都安排好了,我们走吧。”

一见叶青栀也在,叶湘雨脸色瞬间微僵。

“阿舒也要去?”胡氏先问出了口。

显然,胡氏这会儿的心情并不美妙,她在叶老夫人面前又是哭又是闹的,才让叶老夫人答应带叶湘雨进宫。叶湘雨此去是有重任的,如今叶青栀也去了,岂不是会影响她们的计划?

“四妹妹也去,那真是太好了。”叶湘雨唯恐胡氏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立马飞快地接过话去,“我不常进宫,心头正惶恐着,四妹妹在我就安心多了。”

说完,又连忙转头与胡氏道:“娘,您先回去吧。”

胡氏很是不满,但接收到叶湘雨的眼神,这个时候不要多事,若是惹恼了叶老夫人,她可能就去不了了。胡氏无奈,只得嘱咐了叶湘雨两句,便离开了。

......

马车哒哒前行,叶湘雨和叶青栀并排坐在一辆马车中,她悄悄拿余光打量了一番堂妹,见她衣裙装扮虽明丽却不失雅致,并未见十分华丽繁琐。

“四妹妹,我从前并不怎么进宫给贵妃娘娘请安,也不知有何禁忌,还请妹妹能指点指点。”叶湘雨试探性地问道。

叶青栀摇摇头,“没有,姑姑对叶家人很好,三姐姐不用紧张。”

叶湘雨笑容讪讪,心道叶贵妃当然对你好了,可她却不一样,上一次给贵妃请安还是几年前,那时候她还小,懵懂无知,以至于没能在叶贵妃面前留个深刻印象。

“那贵妃姑姑可有什么喜恶?”叶湘雨又问,“比如我今日这身装扮可会让贵妃姑姑不喜?”

叶青栀看了看她,笑道:“三姐姐很漂亮,姑姑怎会不喜。”

见叶湘雨这般小心翼翼,叶青栀想了想,委婉地嘱咐道:“三姐姐,其实这次姑姑召见的是祖母,我们只是陪衬,姑姑与祖母叙话时,多半会让我们自己出去转转。”

言下之意,不要过分在叶贵妃面前表现自己,扰了她和叶老夫人的叙话。

叶湘雨是个聪明人,自然听出了叶青栀话中之意,笑了笑,“多谢妹妹告知。”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叙话,很快便到了宫中。

马车在宫门口停下,叶贵妃早派了宫人在门口迎接,宫人笑眯眯地将叶老夫人一行人接到了凤仪宫。

凤仪宫中

“老身见过贵妃娘娘。”纵然是亲母女,叶老夫人也依着规矩先给叶贵妃见了礼。

叶湘雨与叶青栀也与叶贵妃行跪拜之礼,“见过贵妃娘娘。”

“母亲,您快起来。”叶贵妃连忙扶起叶老夫人,搀着她坐下后,这才摆了摆手,“你们也都起来吧。”

那厢早有宫人端来锦凳,供两位小姐坐。

叶贵妃先与叶老夫人寒暄了几句,母亲身体如何,此去祭祖可还顺利云云,叶老夫人一一答了。

待喝了一盏茶的功夫,叶贵妃这才转过头来看向两个侄女,“湘雨今日也来了?转眼间,都长成大姑娘了。”

虽说叶贵妃不常见这个大侄女,不过并不妨碍她猜得出来是谁。

叶湘雨没想到叶贵妃还记得她,当即心下一喜,连忙起身,恭敬地行了福礼,“侄女湘雨给贵妃娘娘请安。”

叶贵妃唇角微扬,涂着丹蔻的手指微勾,“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坐下说话。”

叶湘雨见叶贵妃态度和善,本以为还会再寒暄两句,然而却见叶贵妃又转头与叶老夫人叙话,并未再理会她,一时间心头有些失落。

她又悄悄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叶青栀,心里瞬间又舒坦了一点,叶贵妃好歹还和她说了句话,压根没理会过叶青栀。

同时,她也觉得奇怪,叶贵妃不是很疼爱叶青栀吗?怎么今日对叶青栀这般无视?

叶湘雨都注意到的事情,叶老夫人自然也知道了,遂与叶贵妃道:“娘娘,这两个孩子枯坐着也是无聊,让她们出去转转可好?”

“母亲说的是。”叶贵妃随手指派了一个内侍,“带小姐们去外面御花园走走。”

姐妹俩与叶贵妃行了礼,方才退下。

两人刚走出凤仪殿,忽然有一宫女追上来,“叶小姐请留步。”

叶湘雨与叶青栀回头看去,也不知叶小姐喊的是谁。

只见宫女与叶青栀俯身行礼道:“叶小姐,娘娘说让您去库房里挑几件适合叶老夫人的东西,一会儿走的时候带回去。”

叶青栀眉头微皱,叶贵妃挂念叶老夫人,也曾让她替她选几样合适的东西带回去,只是叶贵妃显然还在生她的气,方才还故意冷落她来着,怎么忽然改了态度?

“娘娘什么时候说的?”叶青栀问。

那宫女答道:“就方才,娘娘吩咐下来,掌事姑姑让奴婢立刻赶来告知叶小姐。”

叶青栀狐疑地看了看这宫女,“你看着面生,在凤仪宫里做什么的?”

宫女答道:“奴婢如荚,在娘娘宫中做杂洒,今日正好在大殿当值。”

“你可见过她?”叶青栀问身后的内侍。

内侍仔细地看过后,方才点头,“见过。”

这时,叶湘雨接过话去,“四妹妹,你若不想去,不如让姐姐替你跑一趟好了。”

“三姐姐......”

叶青栀话还没说完,就被叶湘雨打断,“我是你姐姐,替你跑一趟也是应该的,四妹妹你不用道谢。”

然后,拉起如荚,“走吧,带我去库房。”丝毫没给叶青栀开口的机会。

叶青栀无奈地摇头,罢了,她想去那便去吧。想来方才内侍也确认了如荚的确是凤仪宫的宫女,当也没什么问题。

皇宫她来过许多次,对这里十分熟悉,遂与内侍吩咐道:“你在此等候我三姐姐,我自己出去走走,一会儿自己回来。”

内侍也知青栀小姐不用引路,便点头应下了。

叶青栀一个人走在御花园里,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叶贵妃的神态,她没有看她更没有和她说一句话,看来真是生气了。

她该怎么向叶贵妃解释呢?

她满腹心思,垂眸低首,不知不觉间走到一处宫殿门口,门口宫人将她拦住,“这位贵人请留步,未经允许,不得入内。”

叶青栀这才回过神来,抬头看去,只见上方门口写着几个字——朝云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