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妃:凌王殿下放肆宠 连载中

盛世医妃:凌王殿下放肆宠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一丹 主角:白皎皎凌云敛

白皎皎凌云敛小说主角 白皎皎凌云敛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盛世医妃:凌王殿下放肆宠》小说介绍

主角是白皎皎凌云敛的小说是《盛世医妃:凌王殿下放肆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丹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意外穿越成不待见的嫡长女,被继母与庶妹轮番陷害,白皎皎却拍拍手表示毫无压力。身怀医毒绝技的她,势要将所有的不公都一一讨回。...

《盛世医妃:凌王殿下放肆宠》小说试读

第16章

“冤枉啊!”

“饶了我吧!我真的没有放火啊!”

“娘!快来救我啊娘!”

“啊——”

今夜的白府,注定是个不眠夜。

内院传出的尖叫,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痛苦,让听的人也跟着毛骨悚然!

更可怕的是,在最后一声尖叫后,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有人忍不住好奇,扭头朝屋外看了过去,却吓得打了个哆嗦!

只见浑身是血的香草背过了气,从板凳上翻了下来,但很快又被人拖着一路过来,在地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天哪!”

“她还活着吗!”

“不会真是她放的火吧?她可是大小姐的贴身丫鬟啊!”

“......好久没见老爷这么动怒了,真可怕!”

“说来也奇怪,老爷对大小姐一直不冷不热,怎么今天如此紧张?”

“毕竟血溶于水嘛......”

下人们一律束手站在外面屋檐下,没有主子盯着,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表情都是戚戚然。

屋里,却安静的诡异。

白睿坐在太师椅上,一张脸阴沉得犹如雷雨天。只有当目光看向白皎皎时,表情才稍稍缓和一些。

“皎皎,你真不去歇歇?”

白皎皎捧着热茶取暖,摇了摇头,神情低落道:“大家是为了我的事彻夜不休,我怎么好去歇着,再说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罢,她的余光扫了眼坐在对面的白玉溪,“只是害得玉溪妹妹没法休息,真是不好意思。”

白玉溪从进屋就开始发呆,此刻猛地回神,慌忙道:“不,不妨事。姐姐差点出事,我这个做妹妹的也很担心,反正回去也睡不着,不如陪在皎皎姐身边。”

明明心乱如麻,还不忘说漂亮话,看来是心存侥幸,以为今晚能逃过这一劫!

呵,做梦!

白皎皎神色不变的捧着热茶喝了一口:“那就辛苦玉溪妹妹了。”

这时,护卫拖着香草进来。

看着香草血淋淋的样子,屋里的女眷都吓了一跳,王玟蕙怒道:“拷问就拷问,何必拖进来?当心吓着两位小姐!”

“是我让拖进来的。”白睿板着脸道:“我要亲自审问。”

王玟蕙马上乖乖闭嘴。

忽然,香草睁开眼睛,挣扎在地上爬起来:“我没有…不是我…不是我!”

白玉溪本来因为心虚,决定今晚低调行事,但她此刻看见香草没死,还能出口反驳,不知怎么突然烦躁起来,猛地站了起来喝道:“不是你是谁!你们院子着火,姐姐差点葬身火海,偏你毫发无损!你说不是你,你骗鬼呢!”

“你......你......”

香草听见这话,眼睛突然腾出恨意!

她想抬起手指向白玉溪,却手怎么也抬不起来,她想告诉大家真相,可受伤太重,居然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早知道,就不贪那只金镯子了!

如今所有人都认为是她纵火,便是死了也是戴罪之身!

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香草绝望的趴在地上痛哭起来。可就连哭,也是发不出声音的哭。

白玉溪见状,心头狂喜。

太好了!知道秘密的只有香草,只要她开不了口,自己就不会被牵连其中!

一直守在屋外的香叶,也跟着松了口气。

白皎皎却面露不忍,小声说道:“爹爹,香草为人老实,应该不是她放的火。”

白睿冷哼:“要是真老实,她就该第一时间喊人救你!”

白皎皎闻言,表情变得难过起来。

王玟蕙叹道:“唉,皎皎平时对这个小蹄子可不薄,想不到生死关头,竟然见死不救!”

白皎皎闻言,愈发难过的低下了头。

白睿斥道:“行了,你就少说两句!”

王玟蕙本想在夫君面前卖个乖,博一个贤妻良母的好名声,不想被劈头训斥,一口气堵在心口,脸都憋红了。

突然,她无意发现了什么,惊讶道:“这小蹄子袖子里藏了什么?”

闻言,荣妈妈走上去,弯腰撩起香草的袖子,露出了惊愕之色。

金镯子!

是金镯子!

一个低等丫鬟的手腕上,竟然戴着一只金光闪闪的金镯子!

所有人都惊讶了,唯有白玉溪愣在原地,好似被雷劈了,脑袋嗡嗡作响。

这个蠢货,如此贵重的镯子也不好好收着,竟当夜就戴了起来!

活该被打死!

荣妈妈一把把金镯子撸下来,先给白睿看了看,又交给王玟蕙:“夫人,这只金镯子怕是有三十两。”

三十两!

屋外的下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以他们的工钱,就算是十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这三十两的金镯子啊!

白皎皎一脸茫然,仿佛第一次看到这只金镯子:“香草早上手上什么都没戴,怎么现在突然多了只镯子?”

王玟蕙细细打量白皎皎,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一时懊悔自己刚才揭露金镯子的举动太鲁莽。

这时,只听白睿冷笑:“看来现在只需要查清楚这镯子哪来的,就知道是谁放的火了。”

白皎皎眨了眨眼睛,不解道:“爹爹此话何意?”

白睿看了她一眼,见她耳边的几根发丝都被火撩了,却一声苦都没喊,一句惨都没卖,不禁摇头道:“你心思单纯,自然不懂。”

白皎皎单纯?王玟蕙瞠目结舌,差点吐血!

“行了,这么贵重的东西,肯定是从库房流出来的。”白睿沉声下令:“常山,命人开了库房,对着账簿一项项的查,直到查出这只金镯子的出处!”

常管家应了,带着手下匆匆赶往库房。

白玉溪却彻底傻眼。

这要是被查出来是她的金镯子,白睿岂不是就断定火也是她放的?

可那火真不是她放的啊,她还奇怪怎么突然着火了呢!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白玉溪心急如焚,想找香叶帮忙出主意,却发现原本站在门外的香叶突然不见了踪影。

她心中一沉。

完了,那小蹄子怕是见势不妙,溜了。

突然,外面一阵闹腾,常管家去而复返,还带回了逃跑未遂的香叶。

“老爷,这个丫鬟鬼鬼祟祟的要翻墙出府,这火可能就是她放的!”

“不是我!不是我!”

看见地上奄奄一息的香草,香叶害怕的浑身颤抖,突然裤子一湿,竟然吓失了禁!

白皎皎面露不忍,上前安慰道:“别怕,爹爹不会冤枉好人的。”

说罢,瞥了眼站立难安的白玉溪,又慢慢的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过,有些事你得想清楚,你还有父母兄弟,一辈子还长着呢,可千万别做傻事。否则落得香草这样的下场,你父母兄弟该多伤心啊。”

香叶直愣愣的看着白皎皎苍白而秀丽的脸,突然发现她的眼神无比澄亮,好似一切都了如指掌。

一边是虚弱却笃定的白皎皎,一边是故作镇定实际内心惶惶的白玉溪,还有虎视眈眈的白睿......

香叶猛地闭着眼睛,伸手冲白玉溪一指:“那金镯子是三小姐给香草的!不干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白玉溪脸色倏地白了:“你!你这个贱婢!”

“畜生!”白睿一巴掌扇了过去!

“啊——”众目睽睽下,白玉溪来不及辩解就被扇倒在地,嘴角鲜血直流!

她茫然的回头,看到的却是白皎皎微微上扬的唇角,大脑突然嗡了一下!

不对!

整件事都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