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满画楼 连载中

春花满画楼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苏囧囧 主角:裴卿卿

春花满画楼小说_春花满画楼小说免费阅读

《春花满画楼》小说介绍

苏囧囧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春花满画楼》讲述了裴卿卿的故事,文章内容精妙绝伦,扣人心弦。裴卿卿小说精彩节选:月影憧憧,烛花跳动。张灯结彩的裴府后院,蓦地爆出一阵尖叫,很快又消弭无踪。守夜的婢女揉了揉眼睛,一脸懵然。怀疑自己生了错觉,头一点,又飞快的睡去。无人知道,裴家大小姐裴卿卿的寝房中已经多了一个人。...

《春花满画楼》小说试读

这话是陆淮安刚才说过的,一字不差。

陆淮安被裴卿卿气笑了,伸手托住她下巴摩挲着,“这是拿我的话儿堵我呢?”

裴卿卿察觉到他指腹处的粗粝,抿紧了唇儿,不敢作声。

陆淮安还要进宫述职,不能久留,他站起身,掩去了眼底欲色,交代道,“把自己洗涮干净了,明晚在琼院等着。”

说完,便转身离开。

裴卿卿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整个人仿佛脱力一般,跌坐在床榻上,以手掩面。

她和江策认识四年了。

江策的妹妹江清樱是她在白鹿书院进学时的同窗。因为江清樱,她与江策结识。

后来,她落入陆淮安手里,被迫从书院退学。

江策是唯一撞破的人,可他却从未低看过她一眼。

在陆淮安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来时,他更是主动收留了她,待她百般珍惜。

可就是这样好的江策,她明日却要辜负他,用最恶毒的话语侮辱他,将他满门踩进泥里。

裴卿卿一夜未眠。

次日一大早,裴府的丫鬟从外鱼贯而入,喜气盈面的服侍裴卿卿起身。

显然,她们对昨夜裴卿卿的遭遇一无所知。

裴卿卿也不愿解释太多,她遮掩了心里的疲倦和不安,顺从的任人摆弄。

待她净完面,上了妆,江府的迎亲队伍也到了。

另一边,江策到底是世家子弟,文武双全,很快就过五关斩六将的到了二门处。

“新娘子该出门了,”喜嬷嬷得了信儿,亲自搀着裴卿卿朝外走去。

一步一步,她走得轻快,裴卿卿却像是踩在了刀尖上,每一步,都是煎熬。

终于到了前厅,喜嬷嬷将她引到江策身边站定,两人一起拜别了裴家夫妇。

裴家夫妇和蔼地勉励了两人两句,便亲自送两人出门。

江策走在裴卿卿的身边,温润如玉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红光,侧过头,柔声交代道,“卿卿,裴府到江府的路程有些远,我让人在喜轿里备了果子,你路上可垫着些。”

“劳你费心了。”裴卿卿语气里带了些鼻音。

“你昨晚可是受凉了?”江策听出不对,下意识的关心。

“有一些。”裴卿卿将错就错地回道。

“那我回头让人请个大夫进府。”竟是一点也不在意新婚夜看大夫是否吉利。

裴卿卿没再言语,面对江策的无微不至,她怕多说一句,眼泪就要涌出来。

好在,裴家的宅子小,距离短,江策来不及再说什么,一行人就到了府门处。

“新娘子小心台阶,”喜嬷嬷提醒了一句,亲自搀着裴卿卿上了花轿。

江府接亲的队伍起行。

裴卿卿坐在花轿里,闭着眼,一遍又一遍回忆陆淮安交代她的话。

直到确定自己能七分面无表情,三分讥诮的说出来。

一个时辰后,花轿也到了江府门外。

“叮!叮!叮!”随着三声箭镞中的声响起,轿帘被人掀了开来,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出现在裴卿卿眼前,“卿卿,到了。”

裴卿卿慢慢抬手,将自己的微凉地指尖搭在他的掌心,被他牵着出了轿子。

两人一起跨过火盆,进了江府。

江府厅堂,已经人声鼎沸。

裴卿卿却仿佛什么都听不进,她耳中只有礼部司仪大人的唱和声: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慢着!”眼看就要礼成,她突然出声,同时一把扯掉了头上坠着明珠流苏的鸳鸯红盖头。

江策没想到大婚之日会出变故,他极力维持冷静,看着裴卿卿道,“卿卿,不管有什么事,先拜完堂好吗?”

“我恐怕不能答应你。”裴卿卿下巴微抬,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眼看着厅堂里的宾客都变了变色,低声议论起来,江策看向裴卿卿的眼神已经带了恳求,“不管什么事,都等拜完堂之后再说好吗?”

“我从来就没想过嫁给你!”裴卿卿不想再跟江策僵持下去,她的目光越过他,冷冷的扫向高堂上的江大人和江夫人,讥诮又冷漠道,“你们江家先祖马房出身,如今当家的夫人又是个窑姐儿,怎可能是我良配,我与你不过玩玩而已,不过是你江策蠢,当了真。”

“你!你……”江夫人哪里想到,她一心善待的儿媳妇竟会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将她从前最不堪的底细抖落出来,当即铁青了脸,整个人摇摇欲坠,半天说不出话。

站在江夫人身边的江清樱也是半天才反应过来,眼看母亲受辱,兄长下不来台,她恨红了眼,冲上前,用尽全力一巴掌扇在裴卿卿的脸上,“裴卿卿,我没有你这样的嫂子,你滚!”

江清樱是习过武的,她用了全力这一巴掌,裴卿卿缓了半天,那种发麻的感觉才消退,她未理会嘴角的血迹,只定定的看着江夫人,目光越发讥诮,“江夫人非要我说出你当日的花名不成?”

江夫人原就体弱多病,眼下连番遭裴卿卿**,哪里还持得住,突然张口,一口血喷出。

“够了!”只听一声爆喝,一直隐忍不发的江大人终于拍案而起,他先是吩咐江清樱将江夫人带下去,然后朝着满堂宾客一拱手道,“今日之事,让诸位见笑了,来日江某定一一登门赔罪。还请各位给江某一份薄面,如今且先回去,让江某腾出手处置家事。”

他逐客令一下,很快,厅堂中就只剩下江家人和裴卿卿。

江大人看也没看裴卿卿,只朝江策道,“这就是你不顾一切要娶的女人,你自己看着办。”说完,拂袖而去。

江策在江大人走后,僵硬的转身,看向裴卿卿,“为什么?”

“为什么,这般处心积虑地折辱我,伤害我的家人?”

“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你江策官微人轻,先祖马房出身,母亲又是个窑姐儿……”

“啪!”江策没控制住自己,向来温润如玉的他,突然扬手,一巴掌掴向裴卿卿。

裴卿卿左脸被江清樱甩了一巴掌,右脸又被江策打了一下。

鲜血混着红妆,好不狼狈。

她却并不在意,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了一句,“你出够气了?那我走了。”

江策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远,脚下是想追的,可看着满地的空旷狼藉,想到口吐鲜血的母亲,却怎么也迈不出去脚步,突然一转身,大步朝后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