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总的宠妻101式 已完结

薄总的宠妻101式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酒熙欢霓 主角:安意薄煜然

安意薄煜然阅读_安意薄煜然《薄总的宠妻101式》

《薄总的宠妻101式》小说介绍

《薄总的宠妻101式》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该小说主要描写了安意薄煜然之间的故事,是由作家酒熙欢霓写的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小说,小说情节与文笔俱佳,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一场替嫁,却让她遇到了将她从深渊中拯救出来的男人,传闻轮椅上的男人容貌尽毁、性格阴鸷,安意初次见他怕得发抖,却不曾想过这样的男人日后会成为她的守护神,让她逃离过去的一切阴霾。烈阳下,薄煜然褪去伪装,将安意抱在怀里,满脸宠溺,只有在这个他心疼得发紧的女人面前他才能放下一切,做自己。……林岩“总裁,夫人又赚了100亿!”男人的嘴角上扬,却偏偏冰冷的语气“意料之中。”...

《薄总的宠妻101式》小说试读

“什么!又失手了!”安云瑶震惊地惊呼出声,她明明已经把安意扔给那群男人了,也观察过那附近没有别人,怎么可能还让她给躲过了!

“是的!瑶姐,你的忙我们可不敢再帮了。”电话那头的男人说话声音夹杂着恐惧,他差一点连打这个电话的机会都没了。

安云瑶皱眉,脸色黑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我们要是知道那女的后台这么硬,打死也不会为了十万块钱去冒这个险!”他已经见识过对方的实力了,再多钱也没有命重要,他实在不敢再有下次。

听到这句话,安云瑶便明白怎么会回事了。

“她的后台硬?哼,不就是有一个瘸子未婚夫么!”她冷哼一声,面上满脸地不屑。

那个男人还不是自己看不上,不然哪轮得到她安意!

“瑶姐,你可不知道,今天来了多少人对付我们,兄弟们全被废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这可不是十万块能解决的事啊!”他还算是幸运的,还能给安云瑶打这个电话,其他人都是断胳膊断腿,说话都困难。

安云瑶脸色越来越黑,她没想到薄煜然竟然这么维护安意!

“行了,住院费用我会给你们报销,要是敢说出去一个字,后果你知道的。”她咬牙,气得捏紧了手机。

事情没给她办好,她还得贴钱进去!这笔账她早晚都要找安意好好算算!

“谢谢瑶姐!”电话那头的男人等的就是安云瑶这一句话,得到了想要的回复,满意地挂断了电话。

她屡次给安意设难却屡次失败,她怎么也受不了这样的羞辱。

安意还没安稳几天,安云瑶就坐不住了,召集了平日里聚会的小姐妹朝着她在的会所去了。

就算安意是薄煜然的未婚妻,她今天也要新账旧账一起算!

“姐…安云瑶,你怎么在这?”她还没等到201的客人过来,却等到了自己最不想见的人。

她下意识的准备像以往一样叫她姐姐,可一想到她对自己做的事,不由的改了称呼,语气也变得冷漠。

安云瑶显然对她直呼自己名字很不满意,当即瞪了过去,“以前不是见到我就喜欢叫我姐姐吗?怎么今天敢叫我名字了?”

安意并不想搭理她,转身准备离开,“我还有工作,你自便。”

自上次的事情过后,安意再也不会相信她会安什么好心。

“安意!”见着安意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安云瑶急了,当即伸手抓住要走的安意,下一秒,杯子里的酒就稳稳的泼在了安意脸上。

“你干什么!”安意惊恐,忙抽过纸巾擦拭着脸上的酒水。

“手滑。”安云瑶淡淡开口,脸上没有一丝歉意,这点手段不过是开胃小菜罢了,她还没真正动手呢!

安云瑶一个眼色,身旁的姐妹连忙将安意围了起来,这让她想走也走不了了。

她抬手捏住安意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手上也越来越用力,“安意,别以为有人护着你我就不敢动你,我就不信他还能时刻护着你!”

安意有些,“安云瑶,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为什么三番两次都要跟我过不去!”

“呵呵,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让我丢脸!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安大小姐对我的未婚妻有什么意见?”身后传来低沉的男声,语气充满不悦。

又一个多管闲事的!安云瑶不耐烦的回过头去。

看到来人时,她整个人都呆住了,“薄……薄煜然……”

他怎么会在这里!如果被他知道自己在找安意的麻烦,只怕不会有好下场!

安云瑶身边的朋友见到薄煜然时,也震惊的不行,他们哪里知道薄煜然的未婚妻居然是一个会所的服务员!

此时,薄煜然正坐在轮椅上,身边还跟着四五个黑衣保镖。

他脸上的面露虽遮住了他半张脸,但还是盖不住他脸上的怒气。

“你好像很怕我?”薄煜然直盯着安云瑶,冰冷的眼神像是要将她看穿。

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多次为难安意的人,果真是人丑心灵也美不到哪里去。

安云瑶连连摇头,“没有没有,薄总能记得我,很荣幸,我跟安意在闹着玩呢,她是我妹妹,我怎么会对她不客气呢!”

说不怕是假的,但要是承认自己害怕他,岂不是等于承认自己是因为欺负了安意,所以怕他找自己麻烦吗!

“哦?是吗?那她脸上怎么回事?谁这么大胆子,敢欺负我薄煜然的女人?”

“刚刚楼上不知道谁倒水下来,刚好倒在安意头上,是不是?”安云瑶匆忙找过一个理解释着,还不忘朝她的姐妹们求证。她们要是不知道安意是薄煜然的未婚妻一定会给安云瑶做这个伪证的,可薄煜然出现后,所有人都默默闭上了嘴。

薄煜然也不急着拆穿她,反而附和着她的说法,给身后的保镖下了命令,“按照安大小姐说的,找出那个人,跪下来给我的未婚妻道歉。”

“是!”那些保镖当即行动起来,在整个会所搜索起来,大有找不到人不撤退的架势。

安云瑶没有想到他会如此较真,心里早就慌了,眼下只想着快点离开,“我就不打扰妹妹和薄总的约会了,还有事先走了。”

“安云瑶。”薄煜然叫住了准备开溜的她,自己控制着轮椅朝她靠近。

“再敢有动作,我会废了你的手。”他声音低到只能两个人听清,安云瑶脸色当即变得煞白。

“是。”她咬牙应声,像是逃一样快速离开了会所。

解除了,安意也松了口气,今天要不是薄煜然出现及时,只怕她的下场就不只是被泼酒那么简单的了。

想着她就走到了薄煜然的面前,满是感激:“薄先生,谢谢您替我解围。”

“安意,薄家的女主人可不能这么弱小。”薄煜然没有理会她的道谢,而是留下这句话便让人推着轮椅离开了,只留给安意一个冷漠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