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爱成瘾:病娇总裁偏执宠 已完结

囚爱成瘾:病娇总裁偏执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梦秋波 主角:陆湘岚纪萧衍

陆湘岚纪萧衍小说章节目录 囚爱成瘾:病娇总裁偏执宠全文阅读

《囚爱成瘾:病娇总裁偏执宠》小说介绍

陆湘岚纪萧衍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囚爱成瘾:病娇总裁偏执宠》,这本小说是作者梦秋波的最新热门佳作,在这里可以看陆湘岚纪萧衍小说阅读。《囚爱成瘾:病娇总裁偏执宠》这本小说讲述了:暴雨倾盆。闪光灯咔嚓咔嚓地闪烁着。虽然是雨天,却根本不影响那些记者对爆炸性新闻的狂热,话筒几乎要戳到人群中那个身影娇小的女孩子身上。“你是纪总司机的女儿吗,请问一下!对于纪总和他夫人在高速路出车祸的事故你事先知情吗,这是意外还是你爸爸被纪氏对手收买的蓄意谋杀?”...

《囚爱成瘾:病娇总裁偏执宠》小说试读

下楼的时候,佣人们一如既往地说着“陆小姐早”,而张嫂也一如既往地在厨房里做着早餐,除了客厅中多出的那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一切似乎没有什么改变。

也就是说,她们昨天就已经知道纪萧衍要回来,却没有一个人肯提前告诉她,是吗?

陆湘岚本能的感到了压抑,她默默的走到餐桌前坐下,早餐端上来的時候,纪萧衍终于放下了报纸,在陆湘岚对面坐下。

早餐是简单的面包煎蛋牛奶,但陆湘岚一点胃口都没有,食不知味的咀嚼着。

“我记得你几个月前还是大二。”

醇厚而清冷的嗓音蓦然想起,陆湘岚抬眸便撞上他深邃而凛然的目光,身体有些僵硬,最后还是低声回答:“我成绩好,直接跳级到大三的。”

三年前他离开时,她还在上高中。

她这几年一直在疯狂的学习用知识充实自己,闲来休息时就去**来贴补自己平时的零花钱。

陆湘岚想要快点毕业快点工作,她觉得自己已经欠纪萧衍太多了。从十年前她从荧光灯下救走自己到这十年来的吃穿住行无一不是纪萧衍支助的自己。

她利用闲暇的时间去**,寒暑假甚至一天只睡几个小时就是为了让自己少欠纪萧衍一点早日还清自己的债。

陆湘岚停止了胡思乱想,喝下最后一口牛奶,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我吃好了,要去学校了。”

纪萧衍抬眸,目光落在她几乎只动了一两口的早餐上,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略微点头。

如蒙大赫一般,陆湘岚快速的离开了别墅。

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带着沉闷的压抑感,零星的雪花飘落下来,越来越大。

陆湘岚背着小提琴来到教室时,许佳晴已经到了。

她垂下睫羽,似乎想了好一会,才问许佳晴:“佳晴,现在还可以住校吗?”

A大有配套的学生公寓,一般是开学时自愿报名住宿的,陆湘岚不知道现在还可不可以,只能来问身为学生会主席的许佳晴。

“可以是可以,不过现在需要家长打申请,还要交额外的住宿费……”许佳晴有些奇怪地看向陆湘岚,“你怎么忽然想住校了?”

陆湘岚犹豫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纪萧衍的关系,她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

毕竟不是什么可以上得了台面的关系。

“……我父母去世了。”最终,陆湘岚挑了一个折中的说法,“我现在住在亲戚家……总有些不方便。”

许佳晴没有起任何疑心,一脸心疼地看着她:“什么时候的事啊,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十年前了。

陆湘岚微微叹口气,没有回答。

好在许佳晴也没有追问,陆湘岚并不是擅长撒谎,将谎言说得滴水不漏的性格,如果再多说两句,说不定就瞒不住了。

“那让你亲戚帮忙在申请单上签个字就行了。”许佳晴说道,“空出来的宿舍还是很多的。”

陆湘岚苦笑。

要纪萧衍帮忙在住宿申请单上签字?

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

再说,就算是不提申请单的事,单单是住宿费,就又是一笔额外开支,A大的住宿费不便宜,如果要住的话,那么就意味着,她要在周末再多打一份工。

但只要一想到,她要和纪萧衍在同一个屋檐下,陆湘岚便觉得别扭。

陆湘岚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大概是因为早餐没有吃多少的缘故,浑身一点力气都提不上来。

许佳晴一抬头便看到陆湘岚的脸色,顿时被吓了一跳:“小岚,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我……”

陆湘岚强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

今天还有一场测试,她强打精神,去看眼前的乐谱,但完全集中不了注意力,不知不觉间,手脚都是一片刺骨的冰凉。

“下一个,陆湘岚!”

老师在台上叫着她的名字,陆湘岚急忙站起身,身体却不听控制一般,她听到身旁传来许佳晴的惊叫,眼皮越来越沉重,最终,陷入了一片全然的黑暗。

“……病人是贫血,长期营养不良所导致的,挂完这瓶葡萄糖大概就可以了,不过以后还是要多注意营养吸收。”

医生的声音响了起来,陆湘岚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学校医务室雪白的天花板,鼻翼间充斥着淡淡的消毒水气味。

手臂上还挂着吊针,陆湘岚脑袋犹自有些眩晕,她用力摇了摇头,便听到医务室外传来清冷低沉的声音。

“我知道了。”

陆湘岚瞬间清醒了。

纪萧衍怎么会在这里?!

不等她再想,医务室的门便被人推开,一道修长的阴影投了进来,几乎是本能的闭上了眼睛,装作没有醒的样子。

但不到片刻陆湘岚就后悔了。

就算是闭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她也能感受到那一道沉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带着天生的压迫感,让她的心脏不安的跳动着。

“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

熟悉的低沉声音冷不防在耳边响起,陆湘岚吓了一跳,受惊般的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站在窗边,表情淡漠的男人。

纪萧衍一身高定的手工西装,和狭小简陋的医务室格格不入,逆着光看不清楚表情,但陆湘岚本能的能感到他的不悦。

被发现了。

陆湘岚尴尬的笑了几声,对上纪萧衍的目光,挤出两个字:“刚,刚醒……”

出乎意料的,纪萧衍并没有拆穿她拙劣的谎言,只是冷淡地看着她,吐出了一句让她更加冷汗直冒的话:“听说你想住校?”

陆湘岚一瞬间脊背都是僵硬的。

藏在被子下的手死死抓着床单,指节都麻木了,脑海中一片混乱,睁大的漂亮双眸中满是惊惧。

纪萧衍是怎么知道的?!

“你似乎是忘记了一些事?是不是这三年你过得太安逸了?”

纪萧衍慢慢朝她走过来,俊美的脸上表情冷漠而讽刺,修长的手指重重捏住她的下颌,稍一使力,便将她的脸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