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命而生 已完结

阴命而生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娘子 主角:程缺素素

《阴命而生》小说在线试读 《阴命而生》最新章节目录

《阴命而生》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阴命而生》,是网络红文作家“娘子”的呕心沥血力作,程缺素素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角。主要内容讲述:一九八九,那个农村女人生孩子都是大命换小命的年代,我是被人从娘肚子里生剖出来的。那天傍晚,我爹忙活了一天回家,发现我家门户大开,房间里也没开灯,漆黑一片,毫无往日的烟火气息,并且,黑漆漆的屋内,还断断续续的传出一两声微弱的婴儿啼哭声。...

《阴命而生》小说试读

我一边惊讶外公的身手如此利索,一边紧跟其后跑了进去。

屋门也是从里面插死的,外公推了一下没推开,也没墨迹,直接一脚给踹开了。

门一开,一股浑浊的味扑鼻而来。

“这~啥味儿啊?”我一把捂住鼻子站在屋门口止步不前。

外公却像是没闻到一般,在外屋看了一圈,然后直接推开了里屋的门,随即,他站在里屋门口愣住了。

一看外公那表情,我就知道出事了,憋着气儿走过去伸脖子往里一瞅,心里咯噔一下!

里屋地上横着一个老头的尸体,尸体满脸惊恐之色,那俩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嘴微张着

“这~这……”

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徐虎看到这一幕,吓的‘这’了半天愣是没‘这’出一句囫囵话来。

“这个人是徐大义吗?”外公问他。

徐虎满脸惊恐的点了点头。

外公走进屋,在尸体上摸了摸,叹道:“还是温的,咱们来晚了一步啊。”

“程先生,他~他是咋死的?这看起来不是寿终正寝啊,不会他家这~这屋子真有啥问题吧?”徐虎小声的问着,眼神恐惧的在屋子里来回瞟,好像这屋子里会忽然冒出个鬼来,弄的我的神经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他是吓死的,不知死前看到了什么东西。”

一听外公说人是吓死的,徐虎那脸立马就白了,他腿肚子打颤道:“这~这徐大义也没个亲人,我去村委通知下,让大家伙帮衬着处理一下身后事,程先生,我~我先走了啊。”说完转身欲走。

“等一下。”外公叫住他,问道:“他家这屋子当年是哪家工匠给盖的?”

“这都多少年的事了,我也不清楚。”徐虎说完,脚底抹油开了溜。

“外公,这徐大义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咱们来找他的时候他死了,你说这事是不是太巧了?”看着徐虎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我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外公正在检查徐大义的尸体,听了我的话,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露出一抹赞许的神色,点头道:“以我推断,徐大义那晚应该看到了凶手的真面目,凶手知道我们今天要来找他,所以选择了杀人灭口。”

我点了点头,觉得外公说的有道理,可随即我又想到,我们要来后屯弯是昨天晚上才做的决定,这事没有别人知道,凶手又怎么会知道呢?难道凶手……想到这里,我大惊失色,脱口而出道:“难道凶手是老村长!老村长就是抓走众鬼的黑衣人?!”

听了我的话,外公面上波澜不惊。

我能想到这一点,他显然早就想到了。

我不甘心,又问道,“外公,你觉得老村长会不会是凶手?或者他跟凶手是一伙的,不然事情怎么会这么凑巧。”

外公站起身来,在屋子里慢吞吞的转起了圈子,一边转一边回答我道:“我也想到了这点,可我思来想去,老村长并没有抓那些鬼的动机,没准是我们被人监视了,我们的一举一动皆在别人的掌握之中。”

一听外公这话,我一阵心悸,忍不住往院子里瞟了一眼,生怕墙头上趴着个偷窥的脑袋。

外公看我心惊胆颤的样子,道:“我也只是打个比喻,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真相有千百种可能,总之往后你也多留个心眼,不要随意相信任何人。”

我点点头,听外公那话意,对老村长还是有所怀疑的。

“外公,你说凶手是怎么进来杀人的?如果说是控鬼杀人,这大白天的鬼应该也不敢出来啊,如果是人杀的,这门的从里面反插死的,窗户上又都有窗棂,人是如何进来将徐大义吓死的?”我问出了心中第二个疑问。

外公摇头道:“这个我没法回答你,这世间巧术多了去了,邪门外道之人杀人的手段数不胜数。”说到这里,外公长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唯一的线索断了,事情也越来越扑朔迷离,看来,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啊。”

外公的话听的我心中分外沉重,之前还有老村长跟他并肩作战,现在老村长敌友不明,外公不仅失去了一个战友,还得小心提防着他,往后这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又替外公感到委屈,老桥一倒,一系列事情接踵而至,外公为此事几乎目不交睫,衣不解带,这么大的事情,关乎整个临河镇身家性命的事情,就这么全压在了外公一人肩上,外公这般年纪,如牛负重,连个帮衬都没有……

我越想越心酸,忍不住抱怨道:“外公,你为临河镇付出这么多,也没个人知道,暗处还存在着未知的危险,你图个啥啊?自这事一来,你整日愁眉不展,我都多久没见你笑过了,以前咱爷俩多自在……”

说到这里,我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

“呦呵,男子汉怎么还哭上了?怂样。”

我听的出外公语气里的故作轻松,心里酸的更厉害了。

“好了,别哭了,外公明白你的心思,可身为道家人,遇到这种事情理应鞠躬尽瘁,这是本分,不为其它。”

“你想啊,假若我不管这事,他也不管这事,那不就等于眼见着临河镇衰败吗?那世间要这修道者还有何用?外公做这些虽然累点,也有危险,可什么都不做我心难安啊。”外公说完,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外公很少这么语重心长的跟我说话,长这么大,第一次外公不是摸我的头,而是拍了我的肩膀,这让我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

我抹了把泪,道:“外公,往后我帮你。”

对于一个只有九岁,什么都不会的孩子,这话说出来没啥实质性的意义,可这就是我此刻的心里话。

外公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抹欣慰的神色。随即继续在屋子里来回转了起来,外公一会儿钻床底,一会儿敲灶台,一会儿又仰头望着房梁……

我心下好奇,忍不住问道,“外公,你这是找什么?”

外公没有立即回答我,又寻了一通,他踩着一个马扎敲了敲正对着屋门口的那面墙壁,招呼我道:“程缺,你给外公找个趁手的家伙来,外公要把这墙拆开看看。”

“拆墙干什么?”我不明就里的问道。

“找东西。”

一听找东西,我第一反应就是莫非这墙里藏了宝贝?可随即我又否决了这一想法,就徐大义家家徒四壁这样,能有啥宝贝啊。

四下打量了一圈,我从屋门后拎了一把锤子递给了外公。

外公接过锤子,“咣咣”就往墙上砸,砸了没几下,墙壁外那层泥土脱落,内里竟露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窟窿来。外公将手伸进去,自那窟窿里摸索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黄铜质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密封很好的小油纸包,包里包着一张古旧的黄裱纸。

外公打开那张纸看了一眼,冷哼道:“果然不出我所料,阴毒至极!”

我在下面急的不得了,惦着脚尖嚷着:“什么东西?外公,快~快给我看看。”

外公下来,将纸递给我,那是一张奇怪的画,画上是一座东倒西歪的房子,房屋门大开着,里面空无一人,屋内唯一的一口灶还是塌的,看起来颓败不堪,在那副画的旁边,还弯弯曲曲写了两行字,我瞅了半天,愣是一个没认出来,最后忍不住问外公:“这是什么东西?”

“程先生,您还在里面吗?”

外公刚要说话,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喊道,是徐虎的声音。

外公答应了一声,门外陆续走进来几个大老爷们,是村子里找人来给徐大义收尸了。

一众人等也不知听徐虎说了啥,一个个畏畏缩缩的进来,七手八脚的将徐大义的尸体裹进了一床破棉被,抬着就跑。

人死了,线索断了,我们留在这里也没啥意义了,众人一走,我们也随即离开。

这时的天已经快晌了,回家的路上,我旧话重提,问起了画的问题。

外公说:“那幅画是咒人绝户的东西,徐大义一家死绝,全是拜那东西所赐。”

外公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就这么一张画,就能咒人绝户?”

“那可不是普通的一张画,首先画的内容很明显,房灶都倒了,屋里没人,代表着绝户的意思。其次那画摆放的位置正对着屋门口,正屋门口是一间房子的气口,财气,运气,生气全都自此而入,而在正对气口的位置摆放东西,能关乎整个家的运道,摆好了家业兴旺,摆不好则家破人亡。”

“而将这画有特殊符咒的画装在金属盒子里,垒砌在墙内,这在道术中被称作‘金锁喉’术,意指锁住了这家人的气口,生气进不来,浊之气散不出,日子一长,这家自然就衰败了……”

自打外公决定教我道术以来,遇到这些事他总是给我讲的特别详细,像是要把自己毕生所学一下子都教给我。

外公从一幅画讲到了鲁班的厌胜术,从屋门气口讲到了风水八卦,一路滔滔不绝,最后一宿没睡的我,搂着外公的腰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以至于什么时候到的家,怎么下的车,我都不知道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是被王建中给吵醒的,这货在门口扯着嗓子喊伯啊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