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太太又离家出走了 连载中

楚太太又离家出走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南桥听雨 主角:楚安年夏晴天

楚安年夏晴天小说名字_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楚安年夏晴天)

《楚太太又离家出走了》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楚太太又离家出走了》是南桥听雨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安年夏晴天,书中主要讲述了:某日“楚安年,我不回去!”“楚太太,你已经离家出走8小时3分27秒了!”夏晴天委屈巴巴:“谁让你昨晚那么凶,我那个地方现在还疼着呢。”楚安年一脸心疼:“让我看看。”夏晴天把贴着创可贴的小拇指伸出来,“你看,都肿了。”“楚太太,明明是你非要闹着学切土豆,我拦都拦不住。”......

《楚太太又离家出走了》小说试读

沈竹青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气派十足的走到夏晴天跟前,一把将夏晴天的手,从王太太手中强行拉了过来。

“我的小宝贝,吃饭了没有,干妈给你带了你爱吃的石锅拌饭,还有西风塘的酸奶。”

沈竹青把夏晴天拉到一边,让她坐下,直接无视同在一个房间的王太太。

“干妈,你怎么来了?”夏晴天问。

“有些不舒服,找你看看?没什么大事儿,你先吃饭!”

“哪里不舒服?”夏晴天紧张的问。

“嗯,不是我,是......是你年哥哥!”沈竹青故意把‘年哥哥’这三个字说的大声,像是故意说给王太太听似的。

楚安年?听到这个名字,夏晴天心不自主的漏了一拍。

沈竹青起身走到门口喊:“愣着干什么,快点进来!”

过了几秒钟,一脸不耐烦的楚安年出现在夏晴天的门口。

王太太看到楚安年,眼睛闪过一抹惊艳和诧异,然后她又看看程婉玉,发现俩人的眉宇十分相像。

这是她儿子吗?可这个女人看起来比她小,怎么儿子都这么大了!

沈竹青把楚安年拉到夏晴天身边:“他前些天身上出了很多红疹,一会让他脱了,你看看是怎么回事。”

沈竹青又故意加重‘脱’这个字,似是在生命,这俩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能在对方面前脱-衣服的程度。

王太太自然能感受到,来自沈竹青那赤-裸-裸的敌意,虽然一肚子气,但也能认清她处于下风的局面。

于是她知趣的跟夏晴天说了声再见,就带上口罩拎起包往门口走。

“等一下!”沈竹青看到了桌子上,那张商场购物卡,顺手拿起,走到王太太面前。

“这位太太,您的卡忘拿了,咦,真巧,我家天天也喜欢逛这家商场,这卡我给过她好几张,但这孩子马虎,总是弄丢!您的卡可要千万小心拿好,别弄丢了。”

沈竹青说的没错,这些年夏晴天但凡过生日,在收到的生日大礼包里,总有这个商场的卡,还都是钻石VIP的金卡。

但她觉得那个商场的东西太奢侈,就没用过,对沈竹青就谎称卡找不到了。

此时沈竹青云淡风轻的对王太太说这些话,说白了就是,这样的卡夏晴天多到可以随便丢,不在乎多这一张,但同时又嘱咐王太太谨慎收好自己的卡,别丢了。

这样有意的对比,分明就是在告诉她,在她看来,算得上能拿出手的宝贝东西,在她这里根本不值一提。

王太太被沈竹青不温不火的话,气的口鼻生烟。

可沈竹青从头到尾也没说一句重话,同时为了彰显她是一个有修养的富家太太,她不得不,打碎牙齿和血吞的咽下这口气。

她接过卡,从牙缝里挤出挤出一声“谢谢”后,踩着高跟鞋,快速离开了夏晴天的办公室。

待人走了之后,夏晴天抱住沈竹青,“干妈,看你把王太太气的,不过,我喜欢!”

“她就是嫉妒我年龄比她大,保养的比她好罢了。”沈竹青先是得意的拨了一下头发,然后又语重心长的说:“天天啊,出门在外,一定要懂得保护自己,记住了吗!”

“嗯!记住啦。”

沈竹青看了眼门口,得意的抿起嘴。都是千年的狐狸,谁不知道谁呀。

从一进门她就看出那个刚才女人打的什么算盘,估计是自己家基因不好,想找个秀外慧中的儿媳妇儿传承后代。

仗着有些家产,就想用来当砝码,哼,也不看看站在这里的准婆婆是谁!

沈竹青宠溺的摸了摸夏晴天的脑袋,“我现在去医院看你妈,一会儿你吃完饭,就给你年哥哥看一下,主要是家里的医生放假不在家,他又不方便去医院,我这才把他领到你这里来。”

“好,我知道了干妈!”

夏晴天明白,像一些财力强大的豪门,对在位者的健康隐私都十分看重,因为一点风吹草动,对手就能买通记者写一些恶意揣测的文章,造成股价波动。

楚安年刚回国,根基不稳,所以这方面会更加注重。

“我先走了,你坐着吃饭不用起身送!”沈竹青转身,看到了双手插兜,脸色阴沉,神情冰凉的站在一旁的楚安年。

她皱褶眉头,哀其不争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年啊,妈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说完沈竹青又往楚安年身边凑了凑:“完事之后,在这里等天天下班,送她回去,不然的话,你就别想拿回你身份证!”

楚安年:“......”,他沉默不语的把脸扭到一旁。

沈竹青走后,房间的气氛立刻变得尴尬。

有楚安年站在一旁,夏晴天也没心思吃饭,最后索性放下了筷子。

“你那里不舒服?”夏晴天问,她现在只想帮楚安年处理完问题,好让他早点离开。

“过敏!”楚安年指了指自己。

“皮肤过敏?”

“对!”

“那你跟我来,去无菌室,我检查一下。”

到了房间,夏晴天关上门。

刚一转身,就看到楚安年正对着他解扣子,胸前的衬衣已经解了一大半,隐约露出健硕的胸肌。

“你干什么?”夏晴天一手遮住眼睛,一手护在胸前。

楚安年看到她惊慌害羞的样子,浅浅的勾了下嘴角,继续解着扣子:“你不是要检查吗?我不脱,你怎么检查,不然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夏晴天听了这话,脸颊滚烫的烧了起来,有分分钟想撞墙的冲动。

她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硬是让自己平静下来,缓缓放下挡在眼前的手。

房间的暖色灯光打在楚安年脸上,勾勒出他刚毅俊美,又带着深深冷漠的面部轮廓。

脱掉衬衫的楚安年赤-裸着上半身,从精装挺阔的胸肌到线条流畅的人鱼线,无一不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气息。

抛开险恶的本质不讲,这个男人真的是人间尤物啊,脸蛋好看不说,身材还这么完美!

夏晴天在心里默默感叹了许久。

楚安年看到夏晴天正用之前他见识过的----‘你看起来很好吃’的眼神盯着他,兴许是习惯了她这个样子,这次他倒是坦然许多。

“是不是发现,当初喊5000块,价格有点低?”楚安年说着朝夏晴天走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