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之嫡女不下嫁 连载中

盛世医香之嫡女不下嫁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锦池 主角:范清遥百里凤鸣

范清遥百里凤鸣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范清遥百里凤鸣为主角的小说

《盛世医香之嫡女不下嫁》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范清遥百里凤鸣的书名叫《盛世医香之嫡女不下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锦池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一世,范清遥是名门之女,神医传人,医术精湛卓荦超伦。可她却毒害逆党忠良,认贼作父,威胁至亲为他谋权夺得皇位。外祖一家死无全尸,哥哥烧成一把灰烬,姐姐沦为万人欺压的娼妓。被榨干价值的她打入冷宫,惨死在他手中的剔骨刀下。再次睁眼,她竟是回到了十岁那年。人还是那些人,事儿还是那些事儿,范清遥却誓要扭转乾坤!病重的母亲,废物的姐姐,无名的哥哥,她要亲手为她们谋一个幸福安康,鹏程万里。霸她母亲的名分的继母,你既爱财,我便让你终生贫困潦倒。偏心的父亲,你若喜欢权势,我便让你身败名裂!蒙骗她的渣男,你钟于皇位,我便让你眼睁睁看着别人坐上那把椅子!笑里藏刀的妹妹,你喜欢的一切,我都会亲手在你的面前捏至粉碎!这一世,亲人要护,仇人要斗,当然,仇不是一天报了的,路不是一朝走完的,只是这条复仇之路怎么走着走着,竟是凭空又多出了一个人!太子殿下,麻烦您能让让吗?...

《盛世医香之嫡女不下嫁》小说试读

雕花的马车门被打开,一穿戴华贵的妇人由车夫搀扶着走下马车。

“赶紧将你那破板车挪开,我家主子的路可不是你这个小丫头能挡的。”车夫高举的兰花指指着范清遥。

妇人并不想张扬,按下车夫高举的手,瞧了一眼将花月怜紧紧抱在怀里的范清遥,那么瘦那么小,目光却难得的坚定清透,倒是个叫人心疼的。

只是妇人不懂,为何这孩子会在看向自己的瞬间闪烁出了莹莹的泪光。

妇人解下了自己身上的貂裘大氅盖在了范清遥的身上,又拍了拍范清遥那干瘦的肩膀,这才由车夫搀扶着踏上了花府的台阶。

一滴泪,滑下范清遥的眼眶,滚烫了冰凉的面庞。

甄昔皇后。

西凉永昌帝唯一册封的皇后,因永昌帝十分感念皇后的陪伴,故将封号取了珍惜的谐音。

前一世,甄昔皇后于她有点醒之恩,奈何当时的她坚信自己的爱情,并将甄昔皇后的劝诫告知了百里荣泽,百里荣泽从此将甄昔皇后暗恨在心,登基的第三天就给甄昔皇后列下三十一项欲加之罪,并赐了毒酒。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背影,范清遥的心扭涩的发疼。

她并未亲手杀死甄昔皇后,可甄昔皇后却因她而死。

花府门前,车夫抬手敲响了大门。

“叩叩叩……”

府内看门的小厮听见敲门声还没等往门口跑,就见大儿媳凌娓从正厅内一摇一摆地走了出来。

小厮赶忙弯腰,“大奶奶。”

大儿媳凌娓摆了摆手,“滚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儿了。”

小厮在这花府多年,早就知道这大奶奶是几个奶奶之中最张扬跋扈的,赶忙点了点头,躲到一旁不敢看不敢听。

“叩叩叩……”敲门声还在继续。

大儿媳大儿媳凌娓看着府门冷笑,难怪丞相的儿子宁愿娶个妓女也不要她,果真是个不要脸的赖皮缠,厌恶地呸了一口,“敲什么敲,花府的主子们忙得很,没空搭理你这种不要脸的上门狗,知趣的就赶紧滚。”

门外还在敲门的车夫被大儿媳凌娓的大嗓门震得一激灵,花府的人莫不是疯了?

甄昔皇后见花府的人迟迟不开门,连身份都顾不上了,亲自抬手敲起了面前紧锁着的大门,奈何她此番是私自出宫,断不能张扬惹得了旁人的注意,所以哪怕是再心急如焚,也只得敲门而不得出声。

站在门里的大儿媳凌娓不但是铁了心的不开门,叫骂的声音还越来越大。

范清遥将一切看在眼里,记忆慢慢回转。

上一世,甄昔皇后只得一子,永昌帝很是疼爱,三岁便立为太子,奈何这太子命犯煞星,十四岁病死在皇宫,连还差三日的年关都没能过去。

如此想着,范清遥心中一惊,转头朝着马车看了去。

难道那马车里的人……

正是当今的太子百里凤鸣!?

寒风呼啸,车帘卷动,马车内的少年脸色已由红变紫,明显进气多出气少。

范清遥知道不能再拖,将怀中的娘亲轻轻放在了板车上,迈动着一双冻到僵硬的小短腿,趁着台阶上甄昔皇后和车夫不注意的时候,一骨碌爬进了马车中。

车内躺着的少年浑身滚烫,薄唇微张,抠在身下的十指已血肉模糊一片。

范清遥一手探上了少年的脉,一手伸手朝着少年不停鼓动着的脖颈按了去。

病入膏肓的少年正被身上的烧热所折磨,当察觉到有一只冰凉的小手按在自己身上时,下意识抬起了那刀削的面庞,寻着那冷如冰块般的小手蹭了去。

如此暧昧的举动,让范清遥巴掌大的小脸燥热一片,赶忙抽回了自己那满是冻疮的小手。

少年如同丢失了珍宝般用面颊四处寻找着,乱蹭着。

而就是他这么一动,再次惹得自己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起来。

范清遥知道,这是发热引起的肺疾,若不能将那口卡在喉咙里的气顺出来,这人就真的完了。

事不宜迟,她将所有的银针拢起在自己的掌心里,两只小手死死地攥着那被捏成捆的银针,用尽所有力气朝着少年锁骨下三寸的地方扎了去。

“咳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少年精瘦的身体蜷缩成了一个弓字形。

不过很快,少年的呼吸便渐渐恢复了平稳。

范清遥赶忙收起了银针,只是就在她刚要转身离去时,一只手,忽然攥住了她细细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