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梵音 已完结

冥界梵音

分类:玄幻科幻 作者:一叶秋 主角:蓝鸢梵离

冥界梵音全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蓝鸢梵离小说完结版

《冥界梵音》小说介绍

《冥界梵音》是一本玄幻科幻小说,作者是一叶秋,主人公叫蓝鸢梵离,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在沧溟大陆,他身怀最废命魂,命魂千奇百怪,可能是动物,植物,器物,甚至是怪物!为晋级他疯狂修炼,却遇到了她,从此追妻是主业,打魂兽是副业。世人皆怨她恨她想得到她,既如此,那便毁天毁地毁空气,灭兽灭神灭众生!...

《冥界梵音》小说试读

“还有一点,所谓百级成神,说着容易,可要摆脱这血肉之躯,就需要一个命格寄宿人的魂魄,命格也是来源于你们的命海,命格如同大海的一颗珍珠,只有一点一点的累积,才会形成,存入命海的魂息越多,命格的形成就会越早。”

“命格会有三阶,每阶命格的用处不同,以后你们进入高级学院就会知道了,我不多说。”

云凉凉说完这一切,夜七的疑惑更深一层,他有两个命魂,那他是不是有两个命格,可他的命海只有一个,会有两个命格吗?

夜七本想请教云凉凉,可,夜七自然知道两个命魂的特殊性,他,不得轻易相信别人,最后的一节课,夜七很平常上完了,下课**响起,云凉凉宣布下课。

接下来的日子,夜七的日子可谓苦痛并存,一五六都是云凉凉的课,每当星期六上完课,夜七就好像瘪了气的海绵一样,累到只想睡觉,这个云凉凉的教学,真是残暴和野蛮并和啊。

不知不觉的已经过去了一月,在一月的日子里,夜七攒够了五个铜魂币,还上了云君君的钱,因为这周云凉凉要外出,所以周六放假,夜七也终于有时间去找一家裁缝店了,他要是不抓紧点攒钱,怎么去A餐吃饭,自从那日何若尘请他吃了一顿A餐之后,他就一直感慨金钱之间的差距啊。

自从那日何若尘背着跑了五十米之后,他们都关系,似乎有些奇特,何若尘不再去纠缠衣罗,而与夜七的相处却变得暧昧起来,在外人眼中,这似乎成了一个新闻,学校里都在传何若尘和夜七之间是情侣,为此,秋老还特意问过他。

夜七没有去解释那么多,那些人又不是他在乎的人,他何必去解释那么多呢?

走在宽敞的大街上,或许是因为周末的原因,人特别多,可以看见各式各样的人在行走,他们,都在各自交谈,声音嘈杂,夜七的身子较小,在人群中,就是被埋没的,夜七在人群中穿梭,寻找自己心中的目标。

终于,夜七定住了,面前的一家店十分的靓眼,鲜花在门前堆放,似乎是一家新开的店铺,在店铺的上方,写着“香榭丽舍”,在门口上,两件白色的纱裙特别的美丽,夜七一眼就被吸引了。

夜七抬脚进入店铺中,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来,没有浓郁厚重的感觉,吸入这熏香,夜七觉得身心都得到了放松,一周的疲惫一扫而空的感觉。

“小公子要看些什么?”

走上前一个漂亮的美人,神态温婉,言语亲和,一身粉红色的衣装,站在夜七的面前询问夜七。

“我想要找工作。”

“什么?你这么小就出来工作…你父母呢?”

女子看着夜七,夜七今日穿的是一件普通的针织衫,黑色的衣服显得夜七的皮肤白净,面容俊俏,而夜七的严肃表情也不像撒谎的样子,女子自然要多问一句了。

“我家里穷,父母又病重…”

夜七那惨兮兮的样子让女子看得一脸的心疼,这么可爱俊俏的孩子,却是一个身世如此可怜之人,女人看着夜七,这孩子还那么小,五六岁的年纪,那里做的了她们这里的针线活啊。

“你这么小,姐姐这…也帮不了你啊,小公子。”

“我会刺绣。”

“你?”

夜七点点头,女子的脸上写满了不相信,可奈何夜七的样子着实太可怜了,女子妥协的带着夜七去了后院,在后院里,是一处假山堆成的小桃源,一进去,桃花香弥漫开来,这味道,有点不适。

在一座亭子下面,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在刺着绣花,白色的芍药插在发丝里,一身白色纱裙,纱裙之上,一朵朵白色的莲花美到极致,而那冷清的背影,显得很孤僻,那女子看见夜七的到来,温婉一笑。

“胭脂姑娘,这孩子想找事干,他说,他会刺绣。”

“哦,男孩子刺绣?”

“有意思。”

胭脂放下手中的绣品,看着夜七,看着夜七的面容,面容俊俏,一身正气,那黑色的眼睛就好像会说话一样。

“那你便绣一个我看吧。”

胭脂指了指桌上的布料,绣针和丝线,示意夜七做出一个绣品来,夜七点点头,从手腕的手链中取出一根铁针,虽然是铁针,但不缺乏它的锋利,夜七没有用自己的线,因为,他的线太少了,上次绑住何若尘浪费的线太多了,他得省着用,买又买不起,可怜啊。

夜七拿出铁针的时候,石凳上的女子眼睛亮了一下,夜七走到石桌旁,拿起了红色的丝线,随意拿起了一块布料,没有用刺绣专用的刺绣棚子,而是直接用魂息固定住绣布,然后铁针穿线,快速的在绣布上秀出一片红艳艳的曼珠沙华,夜七所绣的花朵栩栩如生,好像风一吹就会浮动一样。

直到完成作品,夜七也不过用了几个眨眼的功夫,简直是完美,当夜七把绣品递给胭脂时,胭脂和那女子的表情是满脸的惊讶,胭脂拿着绣品反复观看,这这严密的缝合,这搭配的颜色,这如同活物一样的既视感。

胭脂的手有些颤抖,这那里是一件绣品,这分明就是一件艺术品啊,若是把这个放在刺绣大赛上,必定夺冠啊。

“孩子,我们香榭丽舍欢迎你这样的绣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工作呢?”

“我还是学生,只有星期日有空…所以,不知道…”

夜七要表达的意思很直白,他只有一天的时间,云凉凉的教学太紧凑了,他一周不被玩死就不错了。

“可以,只要你每周完成两件这样的绣品交到香榭丽舍就可以了。”

“我会派人周日送去,你下周日的时候交上绣品便可。”

胭脂的做法让夜七很满意,有人送的话,他就省了不少的时间了,只是,现在他想问的不是绣品的问题,而是…他的薪酬。

“那我的绣品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