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调酒师 已完结

阴阳调酒师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梦想旅行 主角:林莫张伟

主角林莫张伟的小说名字 《阴阳调酒师》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阴阳调酒师》小说介绍

以“林莫张伟”之间为故事主线而展开的小说,名字叫做《阴阳调酒师》,是作者梦想旅行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因为贪婪一份待遇极好的工作,而在黑夜酒吧担任调酒师,却屡屡遭遇到离奇古怪的事情而产生疑惑,调查清查才知道,每一个送酒的,都没有好下场。...

《阴阳调酒师》小说试读

做完一切后,赵瑶将一杯热水放在了我的面前:“说说吧,你找我来有设么事儿?”

“我我想离开那个酒吧!”

见我一脸认真,赵瑶张着嘴楞在了原地。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捂着嘴笑了起来:“你在说什么蠢话?难不成你不怕死了?”

“我不想死,但我也不想在那个鬼地方待下去了,赵瑶,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离开那个鬼地方?”

见我不像是在说笑,赵瑶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不见:“现在你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你已经收了张伟的好处,难不成你认为张伟会放了你?”

听完赵瑶的话后,我敢断定,赵瑶一定对黑夜酒吧十分了解,但此时她都说没有办法了,我顿时觉得心如死灰。

见我十分沮丧,赵瑶随手将一个挂坠塞到了我的手里:“平时你在黑夜酒吧工作,身上会沾染不少的阴气,把这个戴上,最起码能保你没病没灾。”

看着手里的挂坠,我随手挂在了脖子上。

从那之后,我和赵瑶之间的沟通变得越来越密切,甚至就连我自己都把她当成了女朋友。

但好景不长,突然有一天,我忽然联系不上赵瑶了!

打了十几遍电话也没人接,发了不知道多少条短信她也没回,万般无奈之下,我来到了赵瑶的家。

隔着猫眼,我发现房间里竟然还亮着灯,心急如焚的我连忙拍了拍门。

见里面没人出来开门,我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备用的钥匙。

早在几天前,赵瑶就给了我一把她家的备用钥匙,真是没想到,这把钥匙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

拉开房门,熟悉的香烛味扑面而来,虽然她的手提包和钱包都在桌上放着,但她却没在家。心急如焚的我连忙又拿出了手机拨了一遍她的电话,可那熟悉的**却在她的卧室响了起来。

手机也没带,钱包也没拿,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让我慌了神。而与此同时,我却发现赵瑶的床头柜上正放着一摞硬硬的纸片。

随手拿起来一看,我才发现这竟然都是去南通的汽车票,查了地图才知道这是个十分偏远的村寨。

就在我准备打电话报警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短信后,我的心顿时慌了起来。

只见短信上十分简短的写着:我在西和,快来救我!

看着这简短的五个字,我立刻按照电话号拨了回去,可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一想到赵瑶前段时间说要去南通办事,我当即决定去那儿一探究竟。

回到酒吧后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心急如焚的我决定和张伟请上一段时间的假,虽然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回是什么结果,但很显然,张伟并不想让我离开黑夜酒吧。

听完我的理由过后,张伟默默的点了一根烟,随后他看了看我:“你知道吗,现在的你已经是黑夜酒吧的一部分了,如果你超过十二个时辰不在酒吧,你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但赵瑶现在失踪了,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必须去找她!”

见我仍不肯放弃,他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确定要去找她吗?不论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我深呼了一口气后对张伟点了点头。

见我如此执着,张伟缓缓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黄表纸,只见他用手在上面划拉了半天,之后他把纸递到了我的面前说:“在这张纸上滴一滴血,我可以准许你离开酒吧一个月,不过我可事先警告你,不管出现了什么后果,你都要自己承担!”

虽然不知道张伟又在耍什么把戏,但一想到赵瑶的那条求助短信,我一狠心咬破了手指头。

很快,我的指尖上就凝出了一枚血珠,而当我小心翼翼的将血滴到黄表纸上时,那张黄表纸忽然变成了一缕青烟。

而当黄表纸变成一缕青烟后,我忽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轻快了不少。

“我现在就可以走了吧?”

“可以,这一个月之内,你就是自由的了。”

张伟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着桌上的纸灰,虽然不知道这黄表纸到底有什么名堂,但眼下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赵瑶。

可就在我准备到长途汽车站买票的时候,我在半路上却遇到了那个独眼的老头儿。

见我神色慌张,老头伸出胳膊拦住了我的去路:“小伙子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该不会是丢东西了吧?”

不知道为何,这老头儿就像是阴魂不散似的总是缠着我,看着正抱着黄表纸的老头儿,我没好气的说:“你才丢东西了呢,赶紧闪开,好狗不挡道!”

“小子你真是出言不逊,我好心好意要帮你,你反倒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自己的一魂一魄都被人勾走了,竟然还在这儿跟老头子我拌嘴!”

现在最关键的事情就是找到失踪的赵瑶,我哪还有时间跟这老家伙废话,于是我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

“哎你小子怎么回事,不信就算了,推我.干什么”

老头没好气的瞪着我,而我早就拦了辆出租车朝长途汽车站去了。

到了售票厅一问才知道,去这个地方的车每天只有白天的一趟,也就是说我得等到明天一早才能搭车赶过去。

既然去那儿的车只有一趟,我连忙掏出了赵瑶的身份证,在我不断的哄骗下,售票的小姑娘还是帮我查了查赵瑶的购票记录。

“这个女人的确买过票,就今天早晨的那一趟。”售票员说完后将身份证递了出来。

在长途汽车站凑活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我便挤上了前往南通的长途巴士。

一路上我都在想为什么赵瑶会不辞而别,她甚至连钱包都落在了家里,难不成她遇到了什么麻烦?

越是联系不上赵瑶,我越是心乱如麻。坐在长途客车上颠簸了大半天,车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

看着面前郁郁葱葱的树林,我不禁深呼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我直接顺着树林里的小路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