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朦胧恰似爱 连载中

烟雨朦胧恰似爱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软绵绵 主角:庄雨烟鹤霆霄

《烟雨朦胧恰似爱》大结局在线阅读 《烟雨朦胧恰似爱》最新章节目录

《烟雨朦胧恰似爱》小说介绍

《烟雨朦胧恰似爱》讲述了庄雨烟鹤霆霄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她一直爱的男人,却误把她的绿茶妹妹当成了她,百般疼爱。兜兜转转,她终究栽在他的手里。直到遇到了一个愿意帮助她的人,从此逃出生天。此生,只愿不复相见。她以为,能就此安生。岂料,他突然发现了事情的真相。从此,追妻路漫漫。...

《烟雨朦胧恰似爱》小说试读

花漾专供员工休息的小房子里,三三两两的员工坐在椅子上吃饭,现在是员工的吃饭时间。

花漾会所一向是深夜里达官显贵释放一天疲惫的最好去处,无论是生意应酬,还是平常的休闲娱乐,他们都爱来花漾,所以这里的员工最忙的时候,也是晚上。

 庄雨烟坐在椅子上,夭夭坐在她对面。

“小雨,你回来了,你的伤好了吗?”

夭夭拉着她交握在桌面的手,眼神里担忧的问道。

那天晚上的事情,让她对庄雨烟充满了好感。

在鱼龙混杂的会所里工作,面对凤城的那些商业巨鄂,谁不怕?

他们在那些人的眼里就如同蝼蚁一般,随便的让人碾压。

心中害怕、不甘,又能怎样?!

若是其他人遇到那晚的情况,怕是早就瑟瑟的躲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所以夭夭是真的感谢庄雨烟那晚的帮助。

“嗯,回来了,伤已经没事了。”

庄雨烟左手从夭夭的掌中抽了出来,再轻轻的夭夭的手背拍了拍,声音温和的回答她。

“你这次是来辞职,还是回来继续上班?”

“回来继续上班,你知道的,我眼睛看不见,不太容易找到工作。”

庄雨烟眼神中划过一抹哀伤,眼睛看不见,永远是她心里最深的痛。

因为这双看不见的眼睛,她连一份普通的工作都不好找。

只有真正的眼盲的人,才能明白看不见对于自己来说多么令人害怕,你永远不知道白天黑夜是什么时候,永远看不见这世界的一切美好的,开心的事物。

夭夭看着她眼底的哀伤,知道又触及到她心里的伤口了,立马换了一个话题。

“小雨,那天晚上的事,谢谢你啊,要不是你,也许我可能现在就不站在这里了。”

“没事,当时那个情况,换做其他的女孩子我也会帮的。”

庄雨烟说的是真心话,一想起给她温暖的那一个女孩子就是因为被灌酒而永远离开了,她就做不到看着夭夭被逼着喝下那些酒。

 ……

天空渐渐的暗了下来,花漾的门口,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逐渐的亮起来。

门口的那一块空地上,停放着一辆价值不菲的豪车,花漾的门童看到车子停了下来,机灵地跑过去开门。

车门打开,入眼便是一双意大利全手工的纯黑色皮鞋,黑色的奢华的西装库包裹着那一双修长的腿,但脖子上的那一根暗红色的领带,却被人扯的扭七扭八的。

徐开脸上戴一副墨镜,从车里出来,走到花漾的前台处,把眼镜摘下来放在食指上旋转把玩,眉头舒展,嘴角含笑看着前台的小姑娘。

花漾前台的小姑娘,早就被他这帅气的模样迷得脸颊都红透了。

但能在花漾工作的都是经过专业的训练的,即使在美男面前,还是保持的专业的素养。 

前台的小姑娘定了定心,烈焰的红唇,眉眼弯弯,露出标准的八颗牙笑容,问道。

“徐少,您今天想体验什么项目呢。”

徐天手撑着前台的大理石桌子,笑容温和,但说出来的话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你也配和我说话,叫洪姐过来。”

前台小姐标准八颗牙笑,像是静止一般,僵在了脸上。

“哎呀,原来是徐少来了呀,是我招待不周了,请徐少原谅哈。”

人未见到,声音却传了出来。

洪姐依旧踩着她的恨天高,咚咚咚的从前台后面的那块屏风出来。

徐天站直了身子,手中的那副眼镜依旧在转动着,眼神瞥了她一眼。

“停,懒得听你的废话,今天爷是过来**的,快点安排。”

洪姐捂嘴轻笑了一声,对徐天说:“徐少,我这马上就安排。”

转过身,又对着她身后的服务生说了一声:“你先带徐少到贵宾包厢先。”

话音刚刚落下,门口又停了一辆豪华的车,郭堃从车上下来,入眼就看见了站在前台的徐天。

“徐少,今天也是过来**的吗?”郭堃走到前台处,站在徐开的面前。

“对呀,郭少,一起?”徐开看见郭堃,立马笑呵呵道。

“那刚好,今天的**有伴了。”徐天仍旧是笑呵呵的道。

洪姐在一旁,眉颜喜悦的看着他们,心里盘算着,今晚又可以赚一笔大的了,徐少和郭少可是一向大方呢!

“徐少,郭少,那您俩先过去包厢,我这就去安排人。”

 “今晚,本少爷只要俏瞎子**,其他的那些全都不要,明白了吗?”

徐天拦着了刚想走的洪姐,眼神促狭的看着她。

洪姐听到这句话,楞了一下。

之前以为小雨只是被鹤少看上而已,没想到这徐少也惦记上,还好,她生病的时候她可是有好好照顾。

“唉,马上安排。”说完,洪姐就踩着她那恨天高去安排了。

庄雨烟推开包厢的门,双手在前方摸索着走,手突然被一只手抓住,吓得她立马的甩开。

“哈哈哈,俏瞎子,又见面了,几天不见,这皮肤越发的好了呀,来给爷摸摸。”

这声音是徐天的,这令人作恶的声音,她怎么会忘记。

“徐少,我,我只是一个瞎子,只是负责**的。”

庄雨烟忍住心中的那一股恶心感,回答。

旁边的郭堃听到了,接着说:“噢,倒是我们哥俩忘记了,小雨只是负责**而已。”说完猥琐的笑了出来。

庄雨烟将头垂下来,唯唯诺诺的往后退了几步,突然腰上被一条手臂捆住,手臂紧紧的贴着她的腰,一阵恶寒从她的胃上涌。

庄雨烟连连后退,挣脱了徐天的手臂。

“徐少,郭少我们......开始**吧。”

说完又,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开始**嘛,也可以,但是我们两个人,谁先来呢?小雨你来选。”郭堃又在一旁瞎搅合,说完手又去摸了一把庄雨烟的脸。

“徐少,说的对,你这小脸还是嫩的很呀。”

两人对视,不正经的笑了起来。

庄雨烟不在出声了,沉默的站在一旁,听他们吩咐什么时候开始,她这样无趣的样子,直接让徐天和郭堃失去了调戏的兴趣。

骂了一声无趣,便让她开始**了。

庄雨烟的手轻轻地放在徐天的背上,手指放在在肩胛骨处,按照前几天培训的技能找到穴位,轻轻地按了起来。

却不知在一旁等待的郭堃,将她的给人**的样子,全都录了下来,还将这个视频放在了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