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的逆袭成神之路 连载中

废材的逆袭成神之路

分类:玄幻科幻 作者:沉沦和尚 主角:宁尘寒烟柔

宁尘寒烟柔笔趣阁_宁尘寒烟柔废材的逆袭成神之路免费阅读

《废材的逆袭成神之路》小说介绍

主角叫宁尘寒烟柔的小说叫《废材的逆袭成神之路》,本小说的作者是沉沦和尚所编写的玄幻科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先天神道胎,混沌种青莲,不灭元始经,未出生我已无敌!九天最强祖神宁尘重活一世,于凡尘中崛起,踏上热血争霸之路,跨千山万水,闯九天十地,一路横扫无敌,只为斩尽前世敌,救最爱之人……......

《废材的逆袭成神之路》小说试读

寒烟柔新招的赘婿,要挑战慕容家少主慕容少青!

这个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播云隐城。

宁尘的名字一时间被所有人知道。

但是却没有人看好他,都以为他在找死。

寒府门前,慕容启等人狼狈离去,围观者也纷纷散去。

宁尘却站在原地,观察起体内的气海。

一般来说,气海分八色,灰、赤、橙、黄、绿、青、蓝、紫。

灰色气海是最普通的,赤色算是优秀,橙色为卓越,黄色可以称为普通天才,绿色是精英天才。

蓝色气海属于妖孽,只有那些超级大国才能拥有。

紫色气海则是传说中的存在!

现在整个云隐城,年轻一辈黄色气海也仅有三人,慕容少青就是其一。

宁尘刚刚开启境界时,他的气海还是灰色,但后面变化到了紫色。

此时变化还在继续,最终宁尘的气海突然绽放出耀眼的七彩光芒,一条彩虹横贯气海上空。

“七彩气海!”

宁尘对此并未有太过惊讶的情绪,仿佛早已在意料之中。

自己拥有完美无垢体,七彩气海也是理所当然。

对于凡间世界来说,紫色气海便已是传说级别,但对于宁尘来说,七彩气海才是终极。

宁尘刚才的表现,震撼到了寒烟柔、寒峰等人。

寒峰的脸色极其难看,这个少年太可怕,最好趁他还未成长,将之扼杀!

他很想出手,当场格杀宁尘。

但宁尘现在是寒烟柔的夫君,是寒家的姑爷,他没有理由动手。

凡间还是有一些规则的,同辈争斗可以向对方发出挑战,但若强行出手斩杀对方,就会引来执法者。

执法者是凡间世界维护秩序的存在,神秘至高,无人敢得罪。

当然,这种规则一般只对有身份的人才有效果。

不过宁尘现在的身份是寒烟柔的夫君,身份虽没有多高,但也不低,自然不能乱来了。

寒峰想了想,开口道:“烟柔侄女,你说回来就将家族令牌交给我,现在……”

宁尘微微一笑道:“你着急什么,等明天我就去挑战慕容少青,完了再做决定。”

虽然寒烟柔招他入赘都是假戏,但宁尘还是愿意陪她演下去的,这种红尘之事宁尘从前未曾经历过,此时融身其中,倒也有一番别样的感悟。

前世宁尘冲击源神境时,道心差了一丝,未得圆满,差的就是这一丝红尘历练,所以今世红尘渡劫,只为弥补前世遗憾。

寒峰脸色大变,咬牙道:“慕容少青是何等的青年英杰,就凭你炼气境的修为,根本不是他对手!”

“是吗?那要不要打个赌?”宁尘循循善诱。

“怎么赌?”寒峰问道。

“如若明天我输了,家主令牌双手奉上,但是如果我赢了,这家主之位马上还给烟柔,敢不敢?”

寒峰没有说话,反而看向寒烟柔。

寒烟柔愣了愣,她没想到宁尘会做这样的打算,但是看着光芒万丈的宁尘,她内心不由信服。

与其生生被人抢去家主之位,还不如和宁尘赌一把!

这么想着,她重重点头。

寒峰脸色阴晴不定,他不想冒这个险,但当着一众寒家弟子的面,他若是拒绝了,声望恐怕要一落千丈。

“爹爹,答应他又何妨,他败定了。”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传来。

只见一个青年缓缓入场,他一双鹰目阴沉,气息凝实,实力不弱。

他叫寒凌,乃是寒峰的儿子,亦是隐云学院的学生,拥有橙色气海,是一名卓越天赋的修行者。

寒凌是慕容少青的第一跟班,对慕容少青的实力最为了解。

寒峰大喜,问道:“我儿,你确定么?”

寒凌傲然一笑道:“慕容老大最近得了一些奇遇,实力再次暴涨,昨日挑战了隐云书院的一名通脉前期境的师兄,一招便败敌,眼前这小子不过炼气大圆满,在慕容少主面前跟蝼蚁何异?”

听到儿子的话,寒峰终于完全放下心来,直接拿来纸笔,与寒烟柔签下赌约。

“我的好堂妹,输了,你不仅要交出家族令牌,还要乖乖的嫁给慕容少主,要知道能服侍我老大,那是你的福气。”寒凌眼含冷光地盯着寒烟柔。

寒烟柔冷眼看着寒峰、寒凌父子。

按理说,一个是自己的二叔,一个是自己的堂哥,本应是她世上最亲的人。

但这些人早已化成了最凶恶的豺狼,一直以来对她虎视眈眈。

寒烟柔觉得有些悲哀。

若非是想追寻父亲失踪的秘密,她只怕早已离开寒家,浪迹天涯了。

她一直隐忍煎熬,就是为了满二十岁,正式成为寒家族长,才有资格踏入寒家禁地,那里有她父亲留下的线索。

寒烟柔冷视着寒峰父子,道:“我相信赢的一定是宁尘。”

说罢,拉着宁尘走入自己的小院中。

一回到小院中,寒烟柔便歉声说道:“宁尘,对不起,把你牵连进我的家事中来。”

宁尘摇摇头,微微笑道:“我挺喜欢的。”

他做事无需什么理由,自己喜欢,便已足够!

寒烟柔心中蓦然生出一股暖流。

她忘了有多久,没有人给她这一种感觉了。

寒烟柔道:“宁尘,虽然不知你来历,可明天与慕容少青的挑战太危险,要不我半夜送你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