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 连载中

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云开时见月 主角:陆时安傅谨御

陆时安傅谨御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陆时安傅谨御做主角的小说

《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由网文大咖“云开时见月”创作编写,以陆时安傅谨御作为男女主人公,小说概述:俊朗少年柔和了岁月,一眼就惊艳了陆时安整个人生。深爱十年,她终于嫁给他。然而,她不知道,自己枕边人,心有长刀,时刻想着剜出她的心血。家族覆灭,孩子夭折,这一切皆拜他所赐。这一路走来,她终于,累了,倦了,放手了。少年早已成为冷峻男人,他折磨着陆时安,也在折磨着自己的心。他得到了她所有的爱,十年爱恋,终是深恩尽负。当他终于放下过往,却听闻那女人早已葬身鱼腹。兰因絮果,兰因,絮果。...

《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小说试读

她不自然的抿了抿唇,卷翘的长睫遮盖住她眸底的神色。

傅谨御指尖动作一滞,目光晦暗不明,“你刚刚说什么?”

陆时安摇摇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没什么。”

男人锐利的眸子轻眯,仿佛能直透人心,她不逼不让的回视。

僵持片刻,她率先开口,“你手机还在响。”

傅谨御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将手中剥了一半的橘子放在桌面上,又不紧不慢的擦擦指尖,这才摁下接听键。

“御哥,你怎么这么久才接人家的电话啊!”

不远不近的距离,恰好听得清电话那头女人的娇嗔,陆时安垂眼望着雪白的床单,眸底带着几分冷漠。

他们二人在说什么,她都没有听清,仅仅是忍住让自己不要恶心到吐出来,就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喊他他会走神,她说了什么他不在意。

之前的傅瑾御,是会缠着她不停地问,会在接电话时纳她入怀,只为不让她自己孤独的待着。

如今对她有多好,现在就有多讽刺。

甚至,这次她为什么住院他都不知道吧?

“好,我知道了,你等我一会。”傅谨御的声音响起,拉回了她的思绪。

在挂断电话的瞬间,陆时安抬起头,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不满与嗔怒,眼底更是布满失落,雪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你要走了吗?”

傅谨御挑了挑眉,“怎么?”

陆时安眨了眨眼睛,抬手拉住对方衣角,“能不能多陪陪我,我不想一个人在医院。”

他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角,“一个人?不是有人陪着你吗?”

“我只要你陪着。”

傅谨御忽然附身,大手掐住小女人精巧的下颌,目光幽深,墨黑的瞳孔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般,“你说的话,有几分真心呢。”

“当然是十分的真心。”陆时安抬手,借力揽住男人的脖颈,将他拉下,二人距离越发接近。

就在这时,电话铃再一次响起,傅瑾御强硬地掰开她的手,后退一步接电话,季非非不依不饶的在电话那端撒娇,嗔怪。

“我先走了。”挂断电话,傅谨御毫不留恋的拿起外套,准备离开。

陆时安眼底的光迅速黯淡下去,在男人准备踏出病房的瞬间,喊道,“谨御!”

脚步一顿,傅谨御眉头微皱,回身望了她一眼,“我会请专业护工来照顾你,你好好养病……”

话还未说完,陆时安忽然起身,不顾跌下床的危险,隔着老大一段距离往前扑,一把揽住对方的脖颈,二人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

“一个吻,换我好好休息……”陆时安眨巴眨巴眼睛,“好好休息一天。”

“那明天呢?”,傅谨御垂眸望着她。

“嗯……明天就要拜托你,再来给我充一次电啦。”陆时安歪头笑道,眼底带着几分天真的笑意,仿佛刚刚得了蜜糖的小孩子。

傅谨御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唇角,面色如常,没再多说什么,敷衍似的轻碰,一触即分。

“好了,走了。”说完,男人拉下陆时安的手转身离开。

病房门缓缓合上,看着男人的身影逐渐被掩盖,陆时安眼底的笑意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冷到极致的漠然。

“他走了?”病房门再一次被人从外推开,云开邺缓步走进来。

陆时安点点头,抬手示意,“麻烦给我递一下卫生纸。”

“嗯?”云开邺虽有些疑惑,但仍旧拿起纸盒。

下一秒,他就看到,陆时安拽出一张卫生纸,丝毫不温柔的擦拭着自己的嘴唇,本来因为生病而有些苍白的唇色,转瞬间就沁出几分被摩擦过渡的血色。

他正想开口劝阻,可是,看到她星眸中掩饰不住的厌恶神色,未出口的话,尽数梗在了喉咙里。

直到陆时安将卫生纸扔进垃圾桶,他才犹豫的开口,“你知道自己是什么病吗?”

陆时安抬眸,眼底是几近无谓的冷漠,“结果不太好吗?”

“你……”云开邺见她不慎在意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是胃癌。”

不等陆时安做出什么回应,他就连忙继续道,“你别太担心,以现在得医疗技术,胃癌并不算什么太严重得癌症,只要好好治疗,治愈率非常高,你现在还是中期,只要尽快接受化疗,相信……”

“不用了。”他的话还没说话,就被陆时安打断了。

“不用,是什么意思?”云开邺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就算能治愈又能怎么样?我要继续活着,被季非非和傅谨御侮辱吗?”陆时安自嘲的笑着,眼底带着几分决绝。

“你要拒绝接受治疗?!”云开邺声音不受控制的变大,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薄薄的唇禁抿成一条直线,“你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只有好好活着,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报复。”

见她依旧是无所谓的态度,云开邺咬咬牙,狠心道,“想想你未出世的孩子!你只有好好活着,才能为她报仇。”

陆时安放在身侧的手轻轻一颤,浓烈的恨意漫上她的眸底,可她嘴角的笑意,确实越发愉悦,仿佛想到了什么极其开心的事情。

“你错了哦,我要送给傅谨御,送给季非非一份此生难忘的大礼。”

“你确定这份礼物,不是让季非非更加开心,更加得意吗?!”云开邺忍着心底的怒气,气陆时安对自己的轻视,对生命的轻视。

“你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就算赢了又怎样,这不是赢家,这是愚蠢!”

“那又怎样,我家里人被抓,就剩下我,我贱命一条不值钱,可他们不一样,季非非不是机关算尽嘛,她怎么会不明白,活人是永远争不过死人的,至于傅谨御……”陆时安冷笑一声。

“傅谨御,堂堂傅氏总裁,厉害的很,我活着,永远都逃不出他的阴影,等我死了,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手眼通天,能从阎王爷那,把我给拽回来。”

就算真的来了,她也不会随他回来,而是会拽着他,一同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