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 连载中

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云开时见月 主角:陆时安傅谨御

《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陆时安傅谨御小说免费试读

《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小说介绍

主角陆时安傅谨御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现代言情小说,名字叫做《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主要内容精选:俊朗少年柔和了岁月,一眼就惊艳了陆时安整个人生。深爱十年,她终于嫁给他。然而,她不知道,自己枕边人,心有长刀,时刻想着剜出她的心血。家族覆灭,孩子夭折,这一切皆拜他所赐。这一路走来,她终于,累了,倦了,放手了。少年早已成为冷峻男人,他折磨着陆时安,也在折磨着自己的心。他得到了她所有的爱,十年爱恋,终是深恩尽负。当他终于放下过往,却听闻那女人早已葬身鱼腹。兰因絮果,兰因,絮果。...

《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小说试读

“结案。”

云开邺眉头微蹙,担忧的目光落在陆时安身上,站位恰到好处挡住门来的方向,“时安……”

他刚开口叫她,陆时安吸吸鼻子站起来,胡乱抹掉眼泪,冲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没事的。”

云开邺拍拍陆时安的肩膀,无声地叹了口气。

门内响起细微交谈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大,随着“咔嚓”一声轻响,大门应声而开。

陆时安瞬间收起难过的神情,换上职业假笑,面上看不出丝毫异常,只有眼尾微微泛着的红证明她哭过。

季非非跟着傅谨御走在最前边,见到这幅场景心中冷笑,娇弱地往傅谨御背后躲了躲,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后面的人听到,“御哥,时安姐姐这是在……做什么?是听闻噩耗受不了正好倒在朋友怀里么?”

在门内出来的人看来,正是云开邺扶着陆时安的肩膀将她揽进怀里安慰,立马看陆时安的眼神都不对了。

傅谨御眸色深沉,面无表情地看着搭在陆时安身上的手,只觉得刺眼。

饶是陆时安对这些目光不怎么在意,可这些目光的存在却像根刺一样扎在她身上。

尤其是……傅谨御的神色也不对。

她跟了他这么多年,本以为她懂他,他对她不同,到头来却是个笑话。

她根本不曾走进过他的世界。

垂了下眼,她斜迈一步从云开邺身后走出,凉凉看季非非:“眼睛如果不好用,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季非非睁大眸子,“你说谁呢!我好心好意关心你身体状况,担心你刚流完产受不住……”

“闭嘴!”陆时野狠厉打断季非非,手铐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陆时安给了陆时野一个安抚的眼神,神色间有一瞬的忧虑,又凌厉地扫过对面的几个人,“真要担心我受不了,就不会有今天这个场面。”

季非非被吼吓了一跳,一想傅谨御还在身边心安许多,不屑地道:“你弟弟干了什么在场的心里门清,拿刀捅了自己亲姐夫,真不知道你父母怎么教的你!”

陆时安神色一沉,看了眼不做声的傅谨御,等了两秒才开口:“姐夫?你还知道他是我弟弟,你身边这个是我丈夫么?我还以为你跟在狗身边脑子都被狗吃了什么都记不得了呢。”

眼中闪过一丝深意,陆时安一字一顿,语气一转稳得不可思议:“我们家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季非非语结,想说什么又硬生生憋回去,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阴毒地看了陆时安一眼。

傅谨御开口:“非非怀了我的孩子。”

陆时安手指一颤,眯起眼睛,“所以呢?”

所以你就坚信我的孩子不是你的了吗!

它还没来得及到这世上看上一眼,就被你残忍的剥夺生存的权利!

也罢,不来也好,这样的爹,不配!

傅谨御挑眉,“还不够明显吗,她是我的人。”

其他人挤眉弄眼,纷纷表示这口瓜吃得真**。

陆时野冷嗤:“你的人?傅总不愧是傅总,家大业大连婚内出轨都说的理直气壮!”

“你姐姐也怀了孽种,要论错,双方都是过错方,更何况她的月份比非非大。”傅谨御慢条斯理地理着袖口,好贵优雅的模样像是画中走出的天神。

呵,她的月份大?

DNA报告都能做假,改几个字又算得了什么?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难不成要她去火葬场翻灰烬吗?

陆时安脸色苍白如纸,在傅谨御看来却是她心虚的表现。

一时冷了场,工作人员趁机开口:“那我们就先走了。”说完就要带着陆时野离开,陆时野却拖着人硬是往陆时安那走了一步。

“姐,照顾好自己。”

陆时安冰冷的脸上这才有了些波动,她小跑几步抱住陆时野,颤着声音:“时野,无论发生什么,我只求你能平安回来。”

陆时野带着手铐无法动作,用下巴蹭了蹭陆时安的发顶,“放心吧。”

不过“关照”而已,比起姐姐的安危,这些算得了什么。

陆时野防备地看向傅谨御的方向,沉声道:“傅总,管好你的二奶,不要做伤害我姐姐的事,我在里边也能看得一清二楚,要不等我出来,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一点都不会冤枉你们。”

“知道傅总权势滔天,可我陆家人,绝不是吃素的!”

“你不要我姐姐,我要!”

傅谨御缓慢放下胳膊,单手揣兜,微挑下巴看着对面那个与他差不多高的少年。

两个男人争锋相对,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

季非非尖厉的声音响起:“哟,看看,多么深情的姐弟,做姐姐的这么浪荡,有没有顺势把弟弟也收为裙下臣啊?小弟弟,擦亮你的眼睛,别因为她是你姐姐你就坚信她,陆时安是不是给你洗脑说御哥坏话了?”

陆时安抬头,将比她高一头的少年护在身后,“就你看得清楚,你知道我弟弟为什么这么做么?!内心肮脏的人看什么都是脏的!你这么清楚这些事是不是代表你就是这么干的?!”

“你!”

季非非想骂人,碍于在法院傅谨御又在身边忍住,忍下又气不过,竟然伸手推了陆时安一把!

陆时安身子一歪,跌跌撞撞地后退几步结实地摔在地上,后脑勺磕在地上,晕了过去。

三个男人都动了,陆时野被拉住,云开邺离得远慢了一步,看着傅谨御将人横抱起来。

手里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傅谨御不自觉地紧了紧手臂,皱着眉头,无情地看季非非:“你越界了。”

季非非心惊,弱弱的连连摇头:“我没使劲啊。”

管你使不使劲。

闭着眼的陆时安在心里大大翻了个白眼,垂下来的手悄悄摆了个手势,心焦的陆时野松了口气,仍担忧地目送人离开。

傅谨御没注意这些,抱着陆时安往法院大门走,陆时安小脸歪在他胸口,看着毫无生机,心里一慌。

刹车声响起,云开邺开着车急停在他面前,帮着打开后车门,“愣着干嘛,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