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 连载中

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云开时见月 主角:陆时安傅谨御

陆时安傅谨御为主角的小说 陆时安傅谨御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小说介绍

《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该小说的剧情节奏感很强,情节与文笔俱佳,陆时安傅谨御小说精彩段落阅读:俊朗少年柔和了岁月,一眼就惊艳了陆时安整个人生。深爱十年,她终于嫁给他。然而,她不知道,自己枕边人,心有长刀,时刻想着剜出她的心血。家族覆灭,孩子夭折,这一切皆拜他所赐。这一路走来,她终于,累了,倦了,放手了。少年早已成为冷峻男人,他折磨着陆时安,也在折磨着自己的心。他得到了她所有的爱,十年爱恋,终是深恩尽负。当他终于放下过往,却听闻那女人早已葬身鱼腹。兰因絮果,兰因,絮果。...

《前夫追爱:千亿小娇妻》小说试读

陆时安两眼弯弯的模样娇俏可人,傅谨御一下想到多年前他们刚相遇的场景。

那时,就是她干净的笑容吸引了他。

可现在……

傅谨御刚软化的心瞬间凝结,寒意顺着血液流淌至全身,带着滚滚寒气上涌,本就沉如墨的眸色更加深沉。

手指几不可见地抬了抬,傅谨御几步站立在床前,低着头,居高临下地俯视陆时安。

疼痛蓄势汹汹,像是一百台重型车在她肚子上来回弹跳,又像是骨头里的物质互相排斥,不死不休。

她说不清哪里疼,又好像全身都在疼。

陆时安咬着牙忍,面上没有丝毫异常,笑看他:“我……”

手机**恰巧响起,盖住了她的声音,傅谨御看到手机界面,原本不耐的神情消散,温柔染上眉眼,没几秒钟,戾气盈满。

这变脸功夫,陆时安自愧不如。

整个人和个调色盘似的,还想成当代画家不成?

正看戏,迎面而来的耳光打懵了她。

傅谨御下手很重,陆时安头直接偏到一方,喉咙血液翻涌,又被她强行咽回去。

“陆时安你是不是贱?!我好吃好喝好条件供着你不在乎,在别的男人那就是替他遮掩,你是离不开男人了吗?”

傅谨御话中讽刺,将手机怼到陆时安眼前,“离不开男人可以和我说,我满足你当公交车的愿望,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可这既当又立——没人惯着你。”

屏幕放着视频,正是云开邺抱着她离开的场景。

视频声音细小听不真切,画面熟悉的很。陆时安眸光闪动,硬着脖子转头,冷漠地看完。

手机适时震动,是季非非发来消息:刚刚到御哥这听管家说你住院了,时间太紧我没法去看你,只能让御哥亲自跑一趟了,你和御哥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有什么事就和御哥说,我们都会帮你的。另外还有一份大礼,希望你能喜欢。

呵。

陆时安牵了牵嘴角,牵动伤口带来疼痛,却不及心的冰凉。

御哥,叫得真亲呐。

原来这都不是她的专属了吗?

她这些年的坚持,到底算得了什么?!

陆时安,你可真蠢。

心脏抽痛,每疼一下陆时安就加重一丝决心,“他不过送我去医院,有什么问题吗?”就让她任性最后一次,给他们,最后一个机会。

“不过?”傅谨御冷漠地嚼这两个字,“原来在陆小姐眼里这些都是小事么,也对,能在丈夫家里当着管家的面和奸夫偷情,陆小姐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陆时安眼里的亮光渐渐熄灭,平静地看着他,“管家给你的视频吗?”

傅谨御冷声道:“不然呢?我倒是很好奇,陆小姐和这位先生做了什么,情况激烈到需要上医院?”

“我……”

“管家说收拾房间用了一个多小时,地上全是你流的东西,无缝衔接?你上辈子是个缝纫机吧?我走了正好腾了地方,我满足不了你吗,你要再去找人,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有几个爹?”

客厅有监控她一直知道,可监控有好多个角度,偏偏发来的视频只能看到云开邺抱她离开,根本没有正面的她。

她的身上,可是有好多血啊。

也就是血迹才不好打扫,要都是水,要脱水死了。

他们不想让傅谨御看到,傅谨御也根本不曾起疑,如此,她还坚持个什么劲?

“对不起,事先没有跟你说。”陆时安没有暴怒,反而温柔平和地跪坐在床上,面朝傅谨御,“昨晚这么晚还找你一定是有大事要你处理,你工作忙辛苦我不想打扰你,云开邺是这的医生,我身体不舒服想问问他情况,想着问了他就不用跑来医院了,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没想到身体不争气,只能拜托云医生跑一趟。”

云开邺要是没来,她现在骨灰都得让季非非给扬了。

她和季非非的账,还要慢慢扯。

傅谨御:“哦?这样么。”

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他不信,她也不指望他能信,她解释的还少吗,可光靠一张嘴说了不算,还要有证据。

心念一动,陆时安坐直身子,手撑在膝盖,微笑着点头,“这种事我怎么会骗你。”她以后可是要所有事都骗的。

傅谨御眸色一沉,陆时安察觉到他的情绪:“什么事也不会骗你。”只会框你。

“给我个机会,好吗?”

傅谨御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上的戒指,“孩子的事,是不是该给个说法?”

陆时安眼尖地认出戒指不是他们的婚戒,而是……傅氏旗下珠宝店最新款对戒。

她突然就笑了,软着身子靠回床头,“没什么好说的,你不追究我,我也不追究你,这事儿,翻篇,行不行?”

傅谨御玩味挑眉,“我有说不行的机会吗?”

“有啊。”陆时安巧笑嫣然,对着傅谨御一个飞吻。

傅谨御沉默不语,墨瞳里像是蕴藏着风暴,神色冷的可怕。

陆时安却不在乎,随手从床头捞过一个橘子,眼波流转间看到傅谨御紧绷的下颌,动作一顿,将橘子递过去。

“谨御,我想吃橘子,你能不能帮我剥一个啊。”见傅谨御依旧沉着脸,陆时安微微蹙眉,红润的唇嘟起,软糯的声音听的人骨头都酥了一半。

男人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细长的眉眼冷漠,看不出究竟是何情绪。

就在她以为对方不会回应时,傅谨御突然站起来,饱满的橘子躺在男人大手间,修长的手指将橘皮撕下,酸酸涩涩的味道迅速在病房内氤氲开来。

陆时安看着他的动作目光定格在他指尖的微黄,有片刻的失神,恍然间,她好像回到了当初二人刚刚相爱时,她生病住院,旁的都没有味道,只想吃橘子,是傅谨御亲自去买来,为她剥开,亲手喂她吃下。

就连她生病胃口不好闹脾气不吃饭,他也是耐心的一遍遍哄,陪她饿着肚子,见她终于吃下第一口才松了口气,开心得像个孩子。

可现在,物是人非。

“御哥……”就在她脱口而出的瞬间,刺耳的电话**在病房响起,陆时安身体微微一颤,被拉回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