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朦胧恰似爱 连载中

烟雨朦胧恰似爱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软绵绵 主角:庄雨烟鹤霆霄

烟雨朦胧恰似爱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地址 主角庄雨烟鹤霆霄

《烟雨朦胧恰似爱》小说介绍

主角叫庄雨烟鹤霆霄的小说叫《烟雨朦胧恰似爱》,它的作者是软绵绵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一直爱的男人,却误把她的绿茶妹妹当成了她,百般疼爱。兜兜转转,她终究栽在他的手里。直到遇到了一个愿意帮助她的人,从此逃出生天。此生,只愿不复相见。她以为,能就此安生。岂料,他突然发现了事情的真相。从此,追妻路漫漫。...

《烟雨朦胧恰似爱》小说试读

“去你们会所上班,需要登记身份证吗?”

“不用不用!”对方听庄雨烟态度松动了,立刻又热情了起来,“只要做个体检,没什么毛病就行。咱们做这行的,谁都有谁的痛楚,连名字都不需要。给自己起个花名,就可以上班了。”

庄雨烟低下了头,陷入了思想斗争。

“哎哟,姑娘,你就别犹豫了。我这人说话直,虽然干这行说出去不怎么好听,可谁也不会在这一行干得有多长啊。稍微好点的,在店里和客人好上了,直接去当了富太太。就算次点的,也能赚笔不小的钱跑去国外生活。一到了国外,谁认识你啊,什么过往都没有了!”

对啊!

这句话一下点醒了庄雨烟。

只要去了国外,所有的恐惧就可以结束。鹤霆霄即便手眼通天,那也伸不到国外去。

“你们那……有宿舍吗?”

“有有有,就在会所后面,近的很,你去了也方便。”

“那能不能麻烦您陪我回趟家,把行李拿上,我晚上就住进去。”

那中年女人立刻应了下来,直接打了辆车陪着庄雨烟回了家。庄雨烟的东西少得可怜,一个行李箱就装满了所有。那中年女人殷勤地替庄雨烟提了行李箱,又打了车带着庄雨烟来到了会所。

“洪姐,我今天又带了个新姑娘来。”那女人一进门,就乐呵呵地说道。

庄雨烟皱了皱眉头,这个会所,不是这个中年女人的?

只听那位洪姐开了口:“哟,你这眼光倒是越来越好了!今天这一个,顶的上你之前十个。就是太瘦了点,再养胖点就好了。不过看着是个闷葫芦,也不知道会不会招呼客人。”

“洪姐,她不是过来当公主的,就来做个**技师。她是个盲的!”

洪姐听了这话,才仔细瞧了瞧庄雨烟的眼睛:“是个漂亮瞎子?也不错,这样也算是我们花漾的特色了。姑娘,你想明白没?你要进了我的门,就得听话,有什么事,我会护着你。但你要是不听话,可别怪我不客气。我们花漾的客人,非富即贵,别说你了,我都惹不起。”

庄雨烟深吸了一口气,在这里受欺负,总比在外面被鹤霆霄抓到强。

“我想明白了,以后就跟着洪姐了。”

洪姐点了点头:“倒是个懂事的。带进去安排住着吧。”说着洪姐拿了一沓钱塞给了那中年女人,中年女人接了钱,欢天喜地地就陪庄雨烟入住去。

三天后。

在一番“职业技能培训”后,庄雨烟正式上岗了。

在进包厢前,洪姐拉着庄雨烟反复交代:“也不知道你撞了什么大运,上班第一天就来了那么多大佬。凤城有头有脸的人都在里面了,说接待个外来的贵客。你可千万小心,别得罪了客人!”

“是!”庄雨烟唯唯诺诺地点了头,就被人领进了包厢。

“小雨,这是你的客人,郭少。”

小雨是庄雨烟在花样的花名。

“郭少你好。”庄雨烟什么也看不见,只能下意识地对着某个方向问好。

“瞎子?真是瞎子啊?”郭少伸了手,在庄雨烟面前摆来摆去。

庄雨烟心中不由得一阵刺痛,却还是勉强挤出笑容:“是,看不到郭少的脸,可惜少开一次眼界了。”

“不可惜不可惜,我能看到你的脸就行。”

话音刚落,庄雨烟就感觉到一双手在她的脸上滑过。

“郭少……”庄雨烟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哎呀,别怕别怕,知道你就是个技师,不会为难你的。你给我好好按,按好了今晚就赏你两千!”

庄雨烟深吸了口气,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摸索地摸上了郭少的脊背,认真地按了起来。

“不错不错……这小手还挺软……”

这时,有人推门而入。

“听说花漾来了个俏瞎子?快给我点上。”

俏瞎子?

庄雨烟只觉得心中不好,难道洪姐真把自己当成了招牌宣传了起来!

“你来晚了,正给我按着呢。”郭少嚷道。

“长得倒够清纯,那你按完了我按。”几秒钟过去,这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庄雨烟的耳边,“按那么多,你……不会累吧?”

炽热的气息吹过庄雨烟的耳垂,庄雨烟下意识地马上躲了开。

“嗯?”

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掐住了庄雨烟的嘴巴。庄雨烟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被捏碎了……

“躲?怎么?看不上本大爷?没人教过你规矩吗!”

“对……对不起……我刚来,不懂事,别见怪!”庄雨烟艰难地从嘴巴里挤出几个字来。

“认错还挺快,不错。”

那大手终于松开,庄雨烟刚要松一口气,“啪”的一声,**竟然被人拍了一下!

天啊!是谁?是这个男人?还是那个郭少?

庄雨烟眉头紧蹙,在黑暗中又急又怕。

而拍**这一幕,恰恰被刚进门的黑西装男人看在眼里。瞬间,男人眉头汇聚到了一处,一股寒气陡然而升。

“哟,鹤少来了!快进来。”

鹤少?!鹤?!

听到这个姓氏,庄雨烟只觉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倒流了一般,一股冷意立刻在身上蔓延开来。她不由得在心中念上了一万遍,不要是他,不要是他……千万不要是他……

“鹤少,想要什么妞?今晚我们买单,只要鹤少你玩的开心就好。”郭少热情地招呼道。

“我要她。”

刹那间,庄雨烟五雷轰顶。

这声音……她刻骨铭心,即便三年时间过去,她也从不曾忘记过。这个声音,让她每日惊惧,夜夜入梦,折磨她时时刻刻,分分秒秒……

“这可是个瞎子,就会**。别的,可干不了。”郭少猥琐地笑了起来。

“我要她。”

鹤霆霄的语气里,又多了一分寒意。

他说的话,从来都不容置疑,不可协商。

“好好好,小雨,快过去吧,鹤大公子看上了你。”

庄雨烟只觉得双脚如灌了铅一般,怎么也迈不动步子。前进也不是,逃也不是。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竟小的这样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