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以深情葬白骨 已完结

愿以深情葬白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春雷炮 主角:蒋舟意江晚漾

蒋舟意江晚漾小说无广告 《愿以深情葬白骨》小说无删减

《愿以深情葬白骨》小说介绍

主角叫蒋舟意江晚漾的小说是《愿以深情葬白骨》,本小说的作者是春雷炮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曾视蒋舟意为生命,等来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她被蒋舟意磨掉所有棱角,成为最声名狼藉的女人。后来,她终于从他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愿以深情葬白骨》小说试读

江晚漾当晚就离开了。

蒋舟意接过离婚协议书,看到她的名字,唇扯起一抹笑意。

她终于肯签字了。

蒋舟意每天都去医院看望顾知恩,晚上习惯性的回他一个人的住处——龙苑华庭,也是他父母生前的住处。

蒋舟意的父母于三年前因一场车祸不幸离世。

生前几个月,企业出现危机,因每天疲于处理公司各类事务,操劳过度,情绪低落,时常分心走神,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撞上了迎面驶来的大货车,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他的父母永远的离开了他。

他和顾知恩在其父母在世前有过婚约的,两人已经订婚的消息全城都知道。

那时,顾恩看到蒋舟意父母离世后,留下的企业是个破烂摊子,料定是要倒闭,顾知恩不再愿意嫁给蒋舟意了。

于是她求助于她的父亲顾国苍,帮她想办法,不要让自己嫁给蒋舟意。

其实顾国苍和顾知恩想法一样,也不愿意让女儿嫁进这样衰败的家庭,已经在暗自想办法了。

他想出的办法就是,提前几天送顾知恩出国,他在这边设计一个顾知恩死去的假象,对外宣称她已经死亡,然后将计就计,设计将江晚漾送上蒋舟意的床,顺水推舟的把江晚漾嫁过去。

江晚漾是顾知恩干女儿,外人不知道到底是他哪个女儿和蒋家有婚约。

这样不会落个不完成婚约的坏名声,从而也不会造成公司股价下跌,一举两得!

计划成功了。

就这样,蒋舟意不得不娶江晚漾。

所以,蒋舟意认为江晚漾是个为了蒋家少夫人的位置,趁着表姐离世的机会,主动将身体送给他的女人。

蒋舟意只用了三年,令家族企业起死回生。

而顾知恩从父亲那里得知这个消息,开始后悔。

于是父女二人便商量顾知恩回国之事。

回国后,就告知蒋舟意、告知媒体,江晚漾为了坐上蒋夫人的位置,狠心下药想毒死顾知恩的消息。

顾知恩出院后,一直紧紧跟着蒋舟意。

她小心翼翼的对蒋舟意好,就是期待蒋舟意能赶紧娶她。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半个月。

可是蒋舟意感觉自己内心越来越空洞,像是失去了什么,但又说不清道不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已经如愿以偿的和江晚漾离了婚,起初还觉得挺痛快,但这段时间以来,他总会想到江晚漾。

这使他开始变得心烦意乱。

顾知恩与蒋舟意半个月相处下来,见蒋舟意对他俩结婚的事只字未提,并且也敏锐的发现蒋舟意情绪不对。

总裁办。

“阿舟,咱们该筹备结婚的事了。”顾知恩站在蒋舟意的身后给他捏肩。

蒋舟意怔了下。

见他没有马上回应。

顾知恩慢慢低下头,双肩颤抖着小声的啜泣起来。

“你是不是和江晚漾相处时间长了,对她有了感情,爱上了她?”顾知恩问。

“我不会爱上那个歹毒的女人。”蒋舟意道。

“那你是不是不爱我了?”顾知恩泪眼婆娑的看向蒋舟意。

“不会。”

说完这话,蒋舟意突然怔了一下,他原本一直都是这样以为的,可是现在他不确定了。

“今生只要能和你做夫妻,我这辈子不枉来人世一遭,便再无遗憾了!”

顾知恩哪里看不出蒋舟意的迟疑,她低声道,蒋舟意看到她眼睛都红了一圈。

他的内心柔软了下来。

“知恩,是你救了我的命,你一个纤弱女子都能保护得了我,现在该换我来保护你了,再过1个月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江晚漾不过是个歹毒的女人,他不该惦记。

“嗯!”顾知恩如小鸡啄米一样欢快的点头,开心的笑了。

“我会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蒋舟意吻了一下顾知恩的额头。

当日下午,蒋舟意和顾知恩要结婚的消息在整个紫云城传的漫天风雨。

正在画室工作的江晚漾听到这个消息后,波光潋滟的眸子里没有泛起任何涟漪,就好似听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消息。

第二天早上,江晚漾和殷朗要去户外写生,怕中午赶不回来吃饭,殷朗便去超市买吃的,江晚漾在超市门口等着。

蒋舟意的车正好路过,而他看到了江晚漾。

他眼神眯了迷,正准备下车,看到殷朗从超市里出来,走到她的身边,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江晚漾低头浅浅的笑了一下

那笑意刺痛了蒋舟意的眼。

他下车,走向江晚漾。。

“光天化日之下,和其他男人不清不楚的搞暧昧,真是不知廉耻。”

蒋舟意冷嗤,眸底暗芒涌动。

江晚漾看到他,倒是没什么表情。

她笑道:“蒋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做什么事情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别说我和别的男人搞暧昧,就算我要结婚了又与你何干?”

“你……”

蒋舟意被江晚漾的这句话噎的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最后只冰冷的说了句:“我是为你好,别不知好歹。”

江晚漾不想和蒋舟意继续废话,偏头对着殷朗说:“我们走!”

便转身离开了。

蒋舟意充满怒气的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握紧的双拳发出“咔咔”的响声。

就在距离蒋舟意十几米的隐蔽处,有一双眼眼窥视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晚上,江晚漾如往常一样去公园散步消食。

走累了找了个长椅便坐下了。

有人从她的身后逼近,男人粗壮的手臂横在她的脖颈上,另外一只手捂住她的口鼻。

生拖硬拽的把江晚漾拉向附近树林里。

感觉到她的挣扎,男人摁住了她的手脚,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放开我,救命!”她刚喊出声,男人便将一团布塞进了她的嘴里。

就在她绝望之时。

男人身子突然一僵,向后倒去。

殷朗举着棍子的手在颤抖。

他回了回神,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披在江晚漾的身上。

抱起江晚漾离开公园,送江晚漾回了家。

江晚漾将自己缩了起来,殷朗心里隐隐不安。

如果他没来,后果不堪设想。

他试着抱住江晚漾,生疏的抚摸她的头发,“没事的,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